第447章 以身试险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47章 以身试险!

    鸣翠山,深柳读书堂之中。

    闲谈叙旧已毕,众人开始商议正事。

    柳无方当先开口,取出了《尘世暗夜》一书,放在了石桌之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之事,乃是与日前戒座与垢无尘在太极宫遗址当中所发现的万毒盆有关。关于此事,我已经咨询了数位前辈,暂时虽有怀疑人选,却尚不确定。这一本《尘世暗夜》,则是一位前辈所赠的关键线索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将事情简单的复述了一遍,同时也将书的内容大略一提。

    众人听完,面面相觑,显然都不曾听闻这一段被尘封的历史。

    柳三变想了想,说道:“小方,你是怀疑这万毒盆乃至于太极宫的覆灭,皆是这暗夜所为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之前往苗疆,便遭遇了一名自称是‘夜’的强者,而且此人十分特殊,乃是以灵魂之体存活,在结合他所表现出来对于苗疆蛊毒的了解,这暗夜的嫌疑,十分严重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说道:“太极宫,想不到你们竟在调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太极宫之事,裁决者自然不可能不知,不过却并不想涉入太深,因而起身说道:“抱歉诸位,裁决者尚需寻找剑主,便不久留了,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准备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柳无方忽然喊了一声,说道:“前辈,或许你可以往太湖一行,将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嗯?好,多谢告知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回头看了看柳无方,点点头后离去了。

    刀天下说道:“看来此事裁决者无意介入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麻烦之事,裁决者如今也被诸事困扰,无暇他顾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摇了摇头,心中却很理解裁决者的做法。

    柳无方说道:“师尊,此事留下,你若是有空可以翻阅,徒儿认为这暗夜或许将要浮出水面了。”

    夜以残缺的灵魂之体,尚且能在苗疆之内搅动风云,操纵着黑白苗的矛盾。若是当真入世,恐怕又将会是一名充满野心的阴谋家。

    而且根据书上的记载,暗与夜,很有可能是两个不分轩轾的强者,而非一人!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,此事我会留意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将书籍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无方说道:“目前戒座正在佛乡之内翻阅相关典籍,相信之后也会到来。关于这暗夜之事,我也是后来得知,尚无暇告知戒座,若是戒座前来读书堂,也可将暗夜之事告知。此外,垢无尘前往苗疆调查,我担心以他的性格会莽撞行事,因此准备再往苗疆一行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处事虽然沉稳,但是却太过具有冒险精神。为了探出真相,柳无方担心他会暗中潜入苗疆禁地,因此早就动了将事情告知柳三变之后,动身前往苗疆的心思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行动,不会太过招摇的同时,也能相互之间有所照应。

    “嗯,也好,苗疆之地你已经去过一回,比较熟悉。只是此行或许将触及苗疆之谜,尚需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沉思片刻,便也点头应许。

    如今的柳无方,已经足以勘任这等危险的任务了。

    “徒儿明白,这边动身了,请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点了点头,动身离去。

    刀天下问道:“接下来,你准备如何施为?”

    “这嘛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手指敲了敲石桌,微微闭气了眸子。

    妖域方面,共生契约已经签订,短时间之内应不会再有问题,可以暂时放心。儒门方面,告子身亡,复圣已有来信,请出了悬琴置剑入世,辅助杨无木管理风月学堂,有两人坐镇,应也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虞千秋,他在归来的途中也已经收到了田步庚的传信,已经与虞千秋在前往宗上天峰的途中了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……

    ‘或许,该是时候处理天华君所言,那一易知天的事情了。’

    一易知天与人世主一会,必有阴谋暗布,只是如今众人对于一易知天毫无了解,仅知他似乎与儒门有所关系,无法猜测他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敌暗我明,十分不利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外出一段时间,去调查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自己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点了点头,站起了身来,说道:“闲坐许久,伤势又隐约有发作的迹象,我需即刻闭关疗伤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刀天下自行走入了院中,而正在柳三变准备离去的时候,却发现寻根匆忙而来。

    “嗯?是寻根壮士,因何行色匆匆。”

    “红尘素衣,有一事需要告知。”

    寻根左右看了看,见没有其他人在场,因此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儒门航道千书,或许也是告子的同党,详情如此。”

    寻根将他与玉飞倾的怀疑,已经跟在畅和风身后,见他救下拓跋如梦等人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想不到,真是想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听完,同样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毕竟畅和风盛名在外,如今看来,一切竟只是伪装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此人城府,未免恐怖。

    同时,柳三变想到了先前李裔文等人所描述的武决,心中明白恐怕最后关头出手拦阻李裔文的,便是这畅和风了。

    寻根继续说道:“畅和风方面,玉飞倾目前正继续跟踪。此事也暂时只通知了你一人,玉飞倾的意思,是暂时不要声张,只是先通知你,让你好有所警惕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通知,这是很重要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躬身道谢。

    寻根说道:“我尚需赶往与玉飞倾回合,无暇多留,这便告辞了,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寻根又复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玉飞倾,听雨楼十三弦之首。你会如此热心,难道畅和风与当初听雨楼之覆灭有关?此事既暂不宜声张,又有寻根与玉飞倾两人负责,我可暂时不用关注,仍是先往流云天阙,一探是否有人知晓一易知天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原地沉思了片刻,终仍是按着自己原本的想法,离开了读书堂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恶魔道之外。

    在暮色之中,一道身影静静伫立高峰。

    “想了许久,总感觉这御长空定然是知晓燕不还下落的,我仍需与他再次一会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独立高峰,心中思索。

    上次一会,因寻找而浪费了不少时间,导致两人匆促一谈,尚无结果便因天色发亮而不得不退去。

    但是经过数日的回想,裳不归心中总感觉这御长空似乎实在敷衍他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裳不归忽然发现有一道身影跌跌撞撞,惊慌失措地跑向了恶魔道之中。

    “嗯?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裳不归双眼微眯,透过低沉的暮色,清晰地看见了那人面上的惶恐与不安,以及一丝死里逃生的热切。

    “此人惶恐不堪,面色却有一种诡异的热切,必有缘由。嗯……”

    裳不归心思一转,忽然身上自发刀气,将衣袍切割凌乱,而后躺在地上就地一滚,将自己弄的邋遢不堪,而后也做出了与那人相似的表情,惶恐地跑向了恶魔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