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武学之上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6章 武学之上

    素不凡看着李裔文回神,便道:“虽不知奇石之间是何玄虚,但以你的反应来推测,距离那种境界,怕是有不小的距离,又或者是你机缘未至。听老酒鬼一声劝,将在奇石所见的一切深藏,或许某日,你便能突然开悟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起身整衣,朝着素不凡微微拱手,旋即目光四扫,张口欲问,素不凡却是快了一步,将小木剑交给了李裔文,并将杀令离去之事告知。

    “素……前辈。你可知,在武学之上,是何?”李裔文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素不凡微微一愣,旋即失笑,继而哈哈大笑,声震苍穹。

    “或许,那便是传说中的,仙之境界。”

    良久,素不凡收起了笑声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可知,世上有谁人到了此境?”李裔文再问。

    素不凡摇了摇头,却是不答,而是说道:“此事,你日若有缘,自然能知。老酒鬼可不愿平白惹人白眼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有人到达此境吗?”李裔文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此间事了,老酒鬼也要离开了。小子,老酒鬼欣赏你,也欢迎你往酒庐做客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素不凡哈哈一笑,骑着小毛驴,就着吟诗声缓缓而去。

    李裔文目送,而后将飞凶归鞘,同样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近漠林中,一间临时搭建的茅屋之内,王权端坐,碎黄泉等人侍立。

    贪狼则是半跪在地,禀报着任务详情。

    “狮虎族早已遣人出世了?”王权低声自语,面带喜色。

    贪狼说道:“不错,计算时日。差不多破军身亡当日,狮虎族便派出了强者前往中原。“

    “嗯,你做的很好。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贪狼面色一紧,并没有起身,而是开口说道:“属下办事不力,以至于耽搁时日,导致诛仙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本王一日未死,诛仙海便永远屹立不倒。”王权一声冷哼,霸气自生。

    这时,七杀突然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禀告王权,已经探出烟都信息,详情如此。”

    七杀将烟都之战,大略叙述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烟都,果然是不可信任之辈!”王权一声冷笑,却没有其他的表示。

    碎黄泉这时突然开口,道:“王权,如今局势,对我等大大不利。属下有一计,不知王权是否愿听?”

    “哦?有何计划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吾主妖尊,实力通天,比之王权,亦是不遑多让。若王权能助吾主脱困,将获一大助力。”碎黄泉说道。

    “喔?如此听来,妖尊之心,怕也不小啊。”王权说道,目光看向碎黄泉,眼中神色平淡。

    碎黄泉微微一笑,道:“人间非是妖族之地,王权大可安心。只要王权能助吾主脱困,属下定然会说服吾主,全力辅助王权一同人间。之后,便会回归妖界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的计划,我记住了。我会有所安排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缕黑烟飘入,天魔归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王权。”

    乾元行礼,旋即目光扫过碎黄泉、火火火,轻轻一笑,道:“此番再出,王的身边,又是聚集了不少强者啊。”

    王权哈哈一下,却不回应,而是问道:“天魔太华山一行,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太华山已毁,途中也遇见了太华山之主柳三变,可惜道门天剑君赶到,未能取其性命。”乾元答道。

    “哼,道门七天,通通该死。”

    火火火道:“王啊,我们要一直龟缩在这里吗?您最忠诚的骑士,可是十分期待您的反攻啊。”

    王权看了火火火一眼,道:“此战众人伤势不轻,先以疗伤为重。狮虎族既出,必然会因为意癫狂之死而找上李裔文。烟都被破,拓跋如梦同样不会干休。我们便潜伏一段时日,坐山观虎斗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鸣翠山,一处布局与太华山一模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重伤的柳三变在天华君的帮助下,情势有了极大的好转。

    “这处所在,与太华山的深柳读书堂,当真是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佛相四处转悠,不由感慨。

    柳三变虚弱一笑,道:“柳某念旧,因而布局便完全参考了深柳读书堂。太华山已毁,深柳读书堂却不会因此而毁。”

    佛相点了点头,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柳三变朝着虞千秋两人说道:“此回多得二位援手。不知二位来此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天华君道:“天华君奉命调查了空之死一事,听天……虞兄提及红尘素衣之名,特来一寻,看是否能得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道门七天天华君当面,柳某失礼了。”柳三变起身拱手。

    “红尘素衣不必如此。天华君一无大义于天下,二来又有求于你。你如此,可令天华君心中羞愧了。”天华君同样起身,托住了柳三变双手。

    两人复坐。

    坐下后,天华君便开口说道:“实不相瞒,因了空禅师之死,全道之锋已然找上了宗上天峰。我两人也前往一寸红尘调查,却没有丝毫线索。听闻红尘素衣娴武林事于胸中,特来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了空之死,柳某亦有耳闻。只不过此事,或许比两位所想,还要严重许多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这时说道:“三教之事,我早已知。了空之死,恐怕只是阴谋者破坏三教关系的第一步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听闻风月学堂中的长者曾往天绝峰,意欲捉拿期风行客。柳某觉得此事应有内情,两位或可往风月学堂一行。

    “告子的确有不轨之心,详情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虞千秋将风月学堂一行之事道出,然后说道:“虽然如此,但了空之死,想必与告子并无直接关系,而且告子乃是儒门中德高望重之辈,目前不宜与他正面冲突。我所想的,乃是从了空身上的八卦掌的伤势入手,或许能有意料之外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同修三教圣司之法的面具客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微微眯起眼睛,暗中思索。他虽已知三教圣司失踪之事,但这段时间因为需要专心针对诛仙海与烟都,并没有过多关注,此刻虞千秋所说的情况,倒是极大的补充了他的情报。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目前博士生正全力探查此事,进展如何,你们可以寻他一问。此外,烟都此回出世,身旁却仅有烟朱一人在侧,柳某曾也猜想,或许其余烟都之人,已经暗中潜伏在三教内部了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眉头一皱,道:“烟都之人,特征十分明显。恐怕想要隐藏身份,并不太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,正因为他们是烟都之人,若是一心伪装,恐怕无人能够发现。”虞千秋冷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颔首,道:“烟都之人,与拓跋如梦可谓是一脉相传。皆深谙商贾本色,城府极深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起身,道:“多谢红尘素衣相告。此事天华君心内已有眉目。全道之锋所给的时间已经不多,我便先行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见状,同样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柳三变起身,道:“请恕在下伤身,无法相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红尘素衣留步,请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两人离去。

    佛相这时才说道:“眼下诛仙海、烟都之祸尚未弭平。想不到三教之间,也如此暗流汹涌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却道:“柳某有一事需大师相助,还望大师答应?”

    “红尘素衣有何吩咐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道:“请大师稍后片刻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转至书房,铺纸研墨,不一会儿便书就了两封书信。一封以信封装好,一封却纳入了锦囊之中。旋即,他走出书房,将信封与锦囊交给了佛相。

    “劣徒无方正于巧夺天工潜修,劳烦大师替柳某走一趟,将此信封与锦囊带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小方子?正好许久未见,小僧也有些想念了。此事便包在小僧身上。”佛相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,诛仙海一战,风声已然散开。恐怕王权接下来,会采取更极端的方式对付佛乡。大师此行过后,可回转佛乡,小心戒备。”

    “嗯,事不宜迟,小僧这边动身。请。”

    佛相离去。

    柳三变坐下,轻抿了一口有些凉了的茶,暗中出神。

    “诛仙海与烟都之事尚未全功,势态至此,妖域的存在,恐怕将成为接下来各方算计的中心。烟都一破,狮虎族也将出世。虽可针对烟都,但因意癫狂之故,必然也会同时针对好友。此时若是三教关系破裂,情况将转向不可把控的境地,必须将其拖延押后。现在只希望我那浪迹江湖的故友,不会让我失望吧。”

    鸣翠山下,两人同出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虞千秋问道。

    天华君道:“你往寻博娴,一问进度。我需要先回宗上天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有怀疑的目标了?”虞千秋问道。

    天华君点了点头,道:“与红尘素衣一谈,确实令天华君厘清了许多事情。不过此时尚无确切证据,便暂时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如此,我便先寻博娴一问。往后何处会面?”虞千秋道。

    “无须定处,我能找到你。另外已确认门中存有暗桩,路上定会遭到阻拦,一路小心。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道别,分路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