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0章 归宗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50章 归宗!

    道门,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夜色之中,宗上天峰之处一片阒静,透过月色,隐约可见树影婆娑,影影绰绰。好似一头蛰伏的凶兽,只待东方天明,便会露出狰狞的面目一般。

    而在宗上天峰之外,两道身影伫立。

    正是虞千秋以及田步庚两人。

    “虞千秋,因何在此停下了?”

    田步庚奇道。

    “无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摇了摇头,远眺着宗上天峰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道门立根之地,岂会如凶兽蛰伏?宗上天峰之内,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动。

    田步庚点了点头,也不深究,说道:“既然宗上天峰已在眼前,在下也算是功德圆满,便不陪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田堂主一路护送,另外暗中的朋友,不现身一见吗?”

    千山渡雪的场景,让虞千秋印象深刻,对于暗中保护他的人,虞千秋也颇想真身一见。

    田步庚微微一笑,说道:“他此刻不便露面,将来若有机会,你们自会相见的,请。”

    田步庚说完,转身缓步离去。

    虞千秋见状,也不再计较,而是转身再次看向了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‘宗上天峰有此变化,必不寻常,到底是什么原因?嗯……玄机数次干预武林之事,读书堂一役,更可说已经揭下了隐世的身份,只是单纯如此,绝对无法让宗上天峰有此变化,其中必有其他缘由。’

    ‘不论如何,先进入与玄机一谈吧。’

    对于宗上天峰,虞千秋感情未褪,如此变化,犹如凶兆临身,直让他皱眉不已,快步登山。

    来至山口处,两名弟子现身拦截,见是虞千秋,皆是面上一喜。

    “见过天剑君。”

    两人齐声大喊。

    “嗯?嗯,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先是一愣,但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,轻轻点头,问道:“玄机……教尊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回天剑君,教尊如今正在玄月教祖坟前凭吊。”

    “在,在那里么?嗯,好,多谢你们,我自行前往便可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眉眼一动,情绪忽的低沉了起来,显然又是想起了自己过往所为。

    他朝着两名弟子躬了躬身后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天剑君回归,宗上天峰的力量又更强了。”

    两名弟子对视一眼,满是欣喜,然而随即却又是愕然一探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道门七天,终究无法再次同体了。”

    不说两人感慨,虞千秋知道了玄机的所在之后,速度加快,很快便来到了玄月坟前。

    此时,玄机正安静地站在玄月坟前,一动不动,同样也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虞千秋抿了抿唇,一言不发地走到了玄机身后,静静地站着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说话,玄机也好似不曾发觉虞千秋的到来,直到月满中天,照尽了两人一身,玄机身躯才微微一晃,缓缓转身。

    “玄……教尊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本想称呼玄机,但是既已回归道门,直称其名便属僭越,只得慌忙改口。

    同时心中也做好了忍受玄机一顿喝骂的准备。

    然而出乎虞千秋意料的是玄机竟只是轻轻颔首,似乎在表示此事我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虞千秋见状,心中疑惑一闪而过,但是又旋即恍然。

    柳三变能够找到众妙之门,必然是玄机指路。也就是说让他回归道门,本就是玄机所推动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以玄机与自己的关系,为何会如此为自己着想,是因为……师尊么?

    虞千秋目光越过了玄机,看向了自己恩师的墓碑之上。

    经年累月,虽有玄机等人看护,坟墓并无出现杂草丛生的境况,但是墓碑之上的文字已经有些淡化,模糊了。

    犹记得备上文字,一字一泪,皆是七天所述,皆是天真所镌。

    想起天真君,虞千秋目光微动,看向了一旁天真君的坟墓,眼露暗伤之色。

    自己终究,仍是无法正视过往啊。

    就在虞千秋情绪低沉之刻,玄机忽然幽幽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天剑君,来到此地,想必你已经明白了其中缘由,也接受了其中缘由了。”

    玄机说着,忽然展动步子,走到了天真君坟前。

    虞千秋不解其意,却仍是点头说道:“是,多谢教尊不计前嫌,成全虞千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一切都是柳三变为你舍命求来。”

    玄机淡淡开口,虽然他早已经将一切准备好,在虞千秋踏入宗上天峰的同时,道门公证函已经飞速被送往公开亭张贴,昭告天下如今虞千秋已经回归道门,并且暂时掌管藏灵珠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切,玄机不会有任何的说明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微微低头。

    众妙之门岂是寻常之地,若无玄机指路,恐怕纵柳三变一生,也无法寻得确切之地。

    只是浑浊红尘数甲子,大起大落,生死关头不计其数,虞千秋早已看的更加透彻,不复当初冲动的脾性了。

    玄机虽然严厉,但是虞千秋如今却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若不严厉,如何持一教之尊?

    只是可惜,严厉之下的慈爱,虞千秋今日方能体会。

    已经……有些晚了啊。

    玄机斜睨了虞千秋一眼,见他神情变幻,便知道他心绪波动,恐怕已经猜出了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只不过玄机处事,也不需要他人感恩。

    于是,玄机将手轻轻放在了天真君的墓碑之上,说道:“天剑君,你知道我因何会同意让你回归道门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虞千秋闻言,心中一愣,忍不住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听玄机话语,难道此事另有内情?

    玄机说道:“看来你已经很久不曾遇见天华君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天华君,他怎样了?”

    虞千秋面色微变,以为是天华君遭遇了危险,慌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华君没事,有事的,是他——天真君?”

    玄机轻轻拍了拍天真君墓碑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虞千秋面色剧变,然而其念头急速转动,一个地名忽然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中阴界!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你并非毫无所觉。”

    玄机看了看虞千秋,似乎有些诧异,随即说道:“前段时间曾有人传信,天真君灵魂遭人禁锢在中阴界内,此事天华君亦曾进入中阴界查探,已经得到了证实。只是在我看来,解救天真君的人选,只有你才是最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会不惜一切代价!”

    虞千秋面色阴沉,咬牙开口。

    玄机点了点头,说道:“天华君日前传信,告子一事已经落幕,我也已经转达,让他先前往无妄沼泽等待,你们两人再入一趟中阴界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玄机忽然停顿了少许,说道:“或许此行,你们还会有另外的一名同伴。”

    “是,虞……天剑君这便动身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点了点头,转身就要离去,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教尊,有一件事情,我需要禀报,事关宗上天峰之变化,详情如此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将宗上天峰气态变化之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玄机微微闭目,片刻之后说道:“久持刀兵,刀兵戮己;久向深渊,深渊临身。天剑君,你既已恢复道门身份,日常修行不可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眉头微皱,显然对于玄机的回答仍感到有些不认同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宗上天峰有玄机镇守,料想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,便匆忙退去。

    而在虞千秋远去之后,玄机才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宗上天峰的变化,玄机岂会不察?

    只是面对这种变化与其中的利害得失,让玄机不得不暂作无动于衷而已。

    “博娴,句无章,你们的速度,要加快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