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5章 你是谁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55章 你是谁!

    西武林,某处小溪旁。

    博娴掬了一捧水洗了洗脸,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与蝙蝠妖一战,他虽然消耗不浅,但是幸得李裔文及时出现,方不至于受到太严重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博娴,你有何话要说?”

    李裔文皱了皱眉头,眼神偶尔略过一旁的阿长。

    对于博娴,李裔文也颇为了解,知道他让自己留下的原因,恐怕是为了让自己旁听他与这名白衣青年的谈话。

    只是他如今正到处追踪云天心的下落,实在无心他事。

    “是了,还未问你因何来此。”

    博娴暂时没有理会李裔文的问题,而是反问道。

    先前交战之地,地处偏僻,人迹罕至,阿长将他带到那个地方,本就让他心生疑惑,再加上李裔文的意外出现,让博娴对于阿长此人,更加地忌惮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人身上,必然隐藏在天大的秘密!

    “我在追寻云天心的踪迹,偶然感应到了你与人大战的气息,便过来一看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看了看阿长,如实开口。

    既然博娴不避嫌,当着此人之面便询问,想来也不需要避开他。

    然而阿长听闻云天心之名,忽然说道:“你要寻找云天心?嗯……或许你往南武林一行,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知道他的行踪?”

    李裔文双目一凝,紧紧地注视着阿长。

    就连博娴,也将诧异的目光看向了他,心中暗道此人屡屡打破自己的猜测,着实有些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阿长却耸了耸肩膀,说道:“如何说,在我;信不信,在你。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紧抿了唇角,一言不发,冷然地注视着阿长。

    阿长目光虽有些游离,不敢与李裔文对视,然而面色却平静如常。

    想了想,李裔文朝着博娴说道:“博娴,我先离去了,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博娴反应,便转身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显然,对于阿长的话,他选择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博娴正要呼喊,李裔文却已经走远,不由得心中叹气,暗道李裔文仍是这般冲动。

    阿长却笑道:“此事有他处理,你放心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博娴闻言,面色却是倏然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子虽然根基浅薄,然而却总是这样智珠在握的模样,而且对于武林之事,似乎也的确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或者说,不是对于武林之事了若指掌,而是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,早有预判!

    更让人疑惑的是,为何他的身上会有玄月的剑气?

    是曾被玄月所伤,剑气残留,或者此人乃是玄月另外的传人?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问,让博娴眉头如锁,纠结不开。

    “你唤我阿长便可。”

    阿长笑了笑,朝着博娴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博娴抬头,静静地注视着阿长,片刻之后,才说道:“你是一个聪明人,而且是掌握了许多秘密的聪明人。与聪明人交谈,本该省事。我问你,你为何为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从现在的结果来看,我的目的很明显,不是么?”

    阿长摊了摊手,笑道。

    博娴却是面色微变,失声道:“你竟早知蝙蝠妖会在此出现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阿长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知会有人出现,但却不知道具体会是谁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为了安全起见,你顺便将我带上了?”

    博娴面色有些阴沉地回应,此刻回想,或许自己的行动,早就在阿长的把握之中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智者,这种行动被人掌握的感觉,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

    阿长却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见你一人独饮,眉心郁结,眼角露出愁困之色,必是遇见了难以解决的问题,故而想趁机开解。”

    说完,阿长又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当然,也可顺便让你运动一下筋骨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察言观色的本领,倒是与另一人不分上下。”

    博娴微微挑眉,仓促照面便能看出这许多的情绪,博娴迄今为止,也仅遇见过柳三变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之人既然来历神秘,又似乎掌握了许多不为人知之事,或许有办法解决自己的难题?

    想了想,博娴问道:“今有一人,道心蒙尘,仙劫陷身。贬逆正道,踏入歧途,该如何扭转乾坤,将之重新导入正途?”

    阿长微微一叹,道:“千年一劫,非比寻常。这不仅是他之劫,亦是你之劫,更是苍生之劫。如何化解,我无能为力,一切只能靠你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知道!”

    博娴却是面色倏然一变,冷沉地看着阿长。

    “对于我来说,知道并不奇怪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阿长笑了笑,说道:“然而你眼角愁困,虽是因此事而生,却非为此事而起。你心另有郁结,或许此事我能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博娴长吸了一口气,注视着阿长,许久之后才说道:“近来心绪沉闷,也不知是因何。你说这股情绪乃是因师而生,可有什么猜测?”

    “时间一切,因心而生,你心有愁绪,来源有二。一者,事无解法;二者,天人警示。”

    “天人警示……嗯?你的意思!”

    博娴细细品味着阿长这一句话,却忽然面色大变,不可思议地看向了阿长。

    阿长说道:“是与非,你可自行验证,但是莫要忘了今日之事。”

    博娴面色严肃,再一次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阿长却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恶魔道之事,合该昭示天下,这一点你们需要留意,我也会前往公开亭张贴告示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恶魔道,你还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博娴追问。

    阿长摇了摇头,道:“恶魔开道,不过是我无意中得到的消息。对于这个地方,我的了解并不比你们多多少。此事上面,我无法提供太多的帮助,也没有时间提供太多的帮助,一切还需要靠你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再无疑问,我这边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博娴伸手拦住了就要离开的阿长,犹豫了片刻,还是问道:“你,认识玄月吗?”

    “玄月?”

    阿长挑了挑眉,眼神似乎剧烈波动了一下,瞬间便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他皱起了眉头,似乎感到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,而后恍然地说道:“是了,我说怎么这么耳熟,我曾见过一个叫做玄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见过玄机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阿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‘他见过玄机,以玄机对他师兄的了解与偏执,仍对此人无动于衷,看来是我多心了。’

    博娴目光闪烁,心中思绪转动,说道:“好吧,是博娴孟浪了,不论如何,多谢你的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哈,不用如此。”

    阿长哈哈一笑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此人神秘莫测,看来后续仍需多加留意。不过以他所言,我今日心中愁闷,会是因为师尊而起吗?难道天衢君的镇压,要出问题了?先回宗上天峰。”

    阿长离去,博娴也不久留,转身架起遁光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