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 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。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7章 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。

    白首留仙入翠篁,流云漫卷任疏狂。

    悠悠留仙翠篁,清风吹拂,竹叶飘飘,好一副世外之境。

    墨张声负手,闭目而立在无寐生的墓前,唇角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柳三变啊柳三变,你果然不愧红尘素衣之命,分破烟都与诛仙海,好大的魄力。可惜,终将为我做嫁衣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一笑,微微闭目,瞳孔深处,隐约有一抹极度深邃的猩红闪烁。

    同在此时,满山竹子忽然簌簌发生,叶片交缠翻飞。一道清风,送着一道超逸的身影,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“帘外几多争战,帘中握尽苍穹,谁悟得机心如梦。念悄然处、狮行虎顾。更掀起、烟雨云风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一步一晃,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“人世主,突然造访,你可知会引起怎样的后果?”

    墨张声转身,笑意盎然地看着拓跋如梦。

    “反正,没人能见着拓跋如梦出现在此,不是么?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微微一笑,并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朗笑一声,转过身来,背对着拓跋如梦,并伸手抚着无寐生的墓碑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见墨张声的作态,却并不在意,而是轻轻一笑,道:“拓跋如梦此来,乃是为了旧事重提。前回所谈,不知白首留仙,可已有了计划?”

    “大致已有了方向。只待最重要的一项物品到手,便可以实施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看了看墨张声的背影,道:“既然是合作,拓跋如梦自该出力。这一项物品,便由拓跋如梦设法取来。只是……不知是何物品?”

    “迷神花。”墨张声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喔?这便是白首留仙的计划么?嗯……拓跋如梦已然知晓,迷神花,我会取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摇了摇头,道:“藏虚目前在佛乡养伤,短时间内恐怕不会出现。此外,迷神花再加上我手中的失心草,虽可迷惑藏虚,令其说出道藏的下落,但在药草效用之后,他却不会忘记向我们吐露出道藏下落的事情。因此,他必须死。而且是在我们成功之后,即刻便死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接着道:“同时,我们若要从此事脱身,必要一个替罪羔羊。哈,白首留仙,好一副一举多得之局。拓跋如梦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道:“柳三变自一行留仙翠篁之后,似乎对我起了戒心。此局我不好过分参与,细节之处,劳烦人世主执行。”

    “拓跋如梦自然不会让先生失望。我不便在此久留,便先预祝你我合作愉快,请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道别,转身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墨张声突然面露嘲讽之色,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留仙翠篁之外,一线随缓步而来。蓦然,他脚步一滞,面现不可置信之色,傻愣愣地看着人世主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拓跋如梦……他怎会来此?难道师兄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线随猛然握拳,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惊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进入了留仙翠篁。

    远处,缓缓离去的拓跋如梦,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白首留仙,拓跋如梦的便宜,可不是这么好赚的。对你我的合作,拓跋如梦可是充满了期待的,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一笑,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留仙翠篁内,一线随心境慌乱,就连步伐都有些虚浮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回头,看着一线随,道:“你伤势不轻,入内养伤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一线随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嗯?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一线随用力抿了抿嘴唇,还是将看见拓跋如梦的事情隐瞒了下来,转而说道:“诛仙海与烟都被破,恐怕王权与人世主将会采取极端,师兄这段时日,需要多多警惕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有红尘素衣主持大局,想必战事不会蔓延至留仙翠篁。”

    一线随微微吐气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先入内了。”

    一线随进入房内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师兄性格的变化太大了,希望他不会真的做错事情。”

    而墨张声看着一线随入房,眼神波动。瞳孔中的猩红光芒剧烈地闪烁,最终被他狠狠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连峰去天不盈尺,

    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    飞湍瀑流争喧豗,

    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    隐蔽红尘,接天连地的巍峨高峰,静静矗立在天之一角。峰腰祥云缭绕,令人看不清峰巅的模样。

    问仙台,问仙台。超然物外,如天柱一般的问仙台,此时,再度卷入了一丝红尘的气息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,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“博士生,此地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么?”婉惜眺望着见不着顶峰的问仙台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博娴神情复杂,似乎见着了高峰,情绪都低落了许多。

    婉惜似有所感,不再发问。

    “问仙台常人难登,你在此等我。”

    博娴交代了一句,体内八卦流内劲运转,足下生风,身形若鹏鸟扶摇而上,瞬间冲入了浩瀚不见边际的祥云之中。

    博娴去后,婉惜面上柔弱之色一扫而空,绣眉深蹙地看着问仙台。

    “问仙台,传闻中八卦流之祖隐居之地。博娴来此,是为了什么?云宫行事向来周密,应不至留下破绽。我还是先通知主人博娴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婉惜念头打定,白皙的手掌一番,一滴雨珠悬浮其上,旋即屈指一弹,欲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异变突生。急速而去的雨珠竟是瞬间结为冰块,而后失去力量一般,坠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婉惜心中一紧,同时也感觉到一股寒气逼近,手腕一翻,滴雨剑出现在手中,凝神而视。

    虞千秋脸色淡漠,负着冰棺,缓缓靠近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婉惜心中一动,收起了武器。

    虞千秋看着婉惜,冷声说道:“问仙台久绝人世,常人更是无法找到此地。你为何出现在此?”

    虞千秋身形一振,冰棺落地。同时剑指一凝,金色光芒闪烁。一身剑元死死锁定婉惜,竟让得婉惜产生了一股皮肤刺痛之觉。

    “且慢动手,奴家婉惜,乃是随博士生前来此地,并无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博士生?他果真来了此地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闻言,注视了婉惜数眼,散去了剑元,同时踏空成冰,快速冲向问仙台之上。然而来到峰腰之处,却蓦然闷哼一声,好似失去力量一变,快速坠落。及至将将落地,又突然恢复,翻身朝着地上轰出一掌,卸去了下坠之力,平稳落地。

    “看来登上问仙台需要特殊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再看了问仙台一眼,又睨了婉惜一眼,退至一旁,盘膝静坐。

    婉惜见状,暗中舒了一口气。同时也庆幸方才传讯,并没有使用烟都特有的手法,此时虞千秋虽不至于相信自己,但有博士生在,起码不会对自己出手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博娴腾风御空,逐渐来到问仙台的顶峰了。

    问仙台之巅,没有飞阁流丹,甍垂凤翼的古雅建筑,也没有残破孤零的茅屋。问仙台顶上,就只有一方石台,孤零零地摆放着一片泥土地上。地面被镌刻上了玄奥的纹路。

    一名衣衫破旧的老者,披头散发地盘坐其上。气息沉沉,似有若无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尊。”

    博娴来到,站在纹路之外,低声呼唤。

    老者似若未闻,依旧垂首不理。

    博娴加大了音量,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蓦然,老者身形一颤,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博娴面色一变,身形快速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抬头,睁开了一双浑浊的老眼,看着博娴。

    博娴见状,心头一紧,目光微红。旋即想到此行目的,忙收敛心神,问道:“师父,最近武林出现了除我与玄机之外,另一掌握八卦掌之人。徒儿此来,是想要确认师父是否曾传他人道统?”

    “道统?道统……道统,仙路何在,仙路何在!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老者闻言一愣,低声呢喃,继而蓦然大叫,音波滚滚。博娴一时不察,竟被震得连连倒退,气血翻滚。与此同时,地面上的纹路突然发光,极光闪烁。竟令老者情绪缓缓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者最后看了博娴一眼,再次垂下了头。这一次,任博娴如何呼唤,都没有搭理了。

    “唉,师尊的仙障,愈发地深陷了。可惜这是师尊的天定的命数,我无法干预。”

    博娴一声长叹,面露无力之色。

    “看来师尊无法给出答案了。我需要另行设法查探。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博娴转身,下了问仙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名荒林,天华君为证心中猜想,步履匆匆赶往宗上天峰,来到中途,赫见一道红色的身影,狂然挡路。

    天华君步伐一止。

    “我无心参与你们的斗争,但是很无奈,有人希望你在此死亡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身形一转,红衣红发飘飞,浪刀宗近,铮然出鞘。

    “喔?是吗?”

    天华君剑指凝光,赫见清风阵阵,天降异光,一柄湛蓝长剑,飘然落下。

    东瀛不败的传说,对上道门七天中深不可测的天华君,究竟是天华君壮志未酬,还是柳生剑影传说破裂?

    更远之处,天心君伫立高峰之上,凝视着这一场战局。

    “天华君,想抓住天心君的小尾巴,可是会付出生命的代价的哦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巧夺天工之内。

    巧天工舒适地躺在太师椅上,一摇一晃地晒着太阳,不时捏起放置一旁的水果,细细地品尝。

    柳无方扎着马步,昏昏欲睡。他平举着的手臂,已经没了狰狞的状态,反变得洁白如玉,好似深闺小姐的玉臂一般。

    柳无方看着自己的左臂,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。再练下去,我的手臂真能恢复正常肤色吗?”柳无方冲着巧天工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~”

    巧天工慵懒地应了一声,道:“等你手臂肤色变得与其他部位相同的时候,赤龙臂便算是完美的契合了。当然,这只是契合,想要完美的使用赤龙臂的力量,目前的你还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点了点头,没再说话。在巧夺天工这段时间,巧天工确实指点了他许多,不仅令赤龙臂进一步契合了,甚至于他的功体,也在巧天工乱七八糟,看上去好像跟修炼完全不搭边的锻炼之下,精进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等回去,一定叫师傅,小和尚他们大吃一惊。”柳无方心中窃喜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久违的熟悉辞号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则见如来。佛相释论疏,请见名匠天工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