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0章 虚无之剑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60章 虚无之剑!

    中阴界之内,两人独行茫茫之中。

    “天剑君,先前在无妄沼泽,虽然红尘素衣不曾明说,不过看他神色,似乎对你能够加速通天水路的形成,十分好奇呀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问道,实际上他也十分好奇,以他所知的天剑君,是没有这般能为的。

    然而自从上回天剑君成功通过了通天路的考验,武林十大奇迹之一的黄金剑指大成,是否会因此而让他的剑境更具威能,也一直无法知悉。

    因为那时的他,剑心早失。

    天剑君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也只是随意一式,不曾想竟会真有此玄妙的效果。只是要想将此事弄清楚,恐怕只有掌握了通天水路因何形成的原因才行了。”

    能助长通天水路的形成,他也十分惊奇,不过却清楚这个问题注定无解,因此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忽然,天剑君步伐一顿,目光怔怔地看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天华君心有所感,心中暗道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目光偏转,便见得一名老者缓缓自茫茫的黑暗之中走出。

    正是天真君之剑侍!

    只是如今两人皆已心知,剑侍模样,不过是天真君的伪装而已。

    “天真,我已知晓一切。你不必继续伪装了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目光轻抬,自下而上地打量了老者一眼之后,倏然衣袖轻挥,剑气陡生,直扫老者而去。

    老者不闪不避,只是轻叹了一声,而在剑气临身之际,倏然并指一点,青莲香溢,再现了天真君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天剑君,你——实不该如此!”

    天真君轻声一叹,负手背立。

    天华君见两人之间,气氛似乎有些僵硬,忙上前了一步,正要开口。

    忽然,天剑君一声疾喝,指上金色光芒大作,竟是瞬间提起了最强功元,剑指点出,光芒闪耀,竟似在中阴界悬起了天日一般,光芒万丈!

    “嗯?不可啊!”

    天华君面色大变,对天剑君的动作始料不及,想要阻挡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磅礴的剑芒横扫,而后却又汇聚在了天真君身周,不断地流转,似在切割着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天华君此时也似乎发现了什么,焦急的神情平静了下来,静静地注视着天真君的情况。

    数刻钟之后,金色光芒逐渐消去。

    天真君与天剑君两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天华君皱了皱眉头,目光不由得在两人之间流转。

    先前天剑君的动作,应是在试探着什么,但是两人皆默不作声,让他都有些看不懂结果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,可否不要沉默?”

    天华君有些不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斩断虚无,天剑君你的剑境,已出巅峰之外了。”

    天真君听闻天华君不悦的话语,缓缓转过身来,先是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天剑君,而后才朝着天华君躬了躬身,道:“抱歉,是天真君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天真君伸手一招,桌椅浮现。

    “我们坐下再谈吧。”

    天真君含笑相邀,天华君点了点头,两人落座之后,天华君愕然发觉天剑君仍是沉默地站立一旁,不由得说道:“天剑君,收敛情绪吧。”

    “天剑君初心已复,我们也许久不见了,坐下闲谈吧。”

    天真君笑道。

    然而天剑君却不为所动,冷冷地看着天真君,沉声说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先前一剑,不仅仅是试探。

    天真君的事情,他已经听天华君详细地说了一遍,对于天真君的情况,也有了一些的了解。

    方才,他正是鼓尽了自身剑境,企图斩破虚无,强行除去天真君灵魂的禁锢。

    然而,天真君却极力与他抗衡,让他不得不半途而弃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打算,天剑君,请你给我时间。”

    天真君摇了摇头,留住禁锢,同样便也相当于绑住了一易知天。

    虽然一易知天如今肉身被禁锢,但是天真君相信以他的能耐,若当真要脱离禁锢,自己绝对无法阻挡,因此只能依靠着自己灵魂之内,变异的禁锢将他绑定。

    直到天华君等人查出了一易知天真正的身份为止!

    天华君也说道:“天剑君,不可莽撞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低头沉思了片刻,而后灼灼地注视着天真君,说道:“既然如此,想必你此回是不会让我们与一易知天见面的了,是吧?”

    天真君不答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初让天剑君与一易知天见面,固然有一易知天控制的原因,但是也未尝没有他自身的原因。

    除去隔世再见了自己最亲近之人,心情激荡之外,便也是因为对天剑君的信任,想要藉由天剑君去查探一易知天的身份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想来,当初的选择仍是有些莽撞了。

    天剑君当初的心境,根本不适合与一易知天接触。

    如今天剑君虽然已经恢复了道门身份,剑心也已恢复,但是天真君看的明白,眼前之人历经坎坷,早不复当初豪迈。

    然而他心中的偏激,却没有丝毫减弱。纵使如今一副风平浪静,沉稳笃定的模样,但是天真君了解他。

    比任何人都了解他。

    天剑君皱了皱眉,忽然张目四扫,目光之中隐有剑芒吞吐,似乎想要看清潜藏之人,只可惜触目幽深,毫无所得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天华君,此回目的已成,我们离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天华君苦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看来方才,天剑君已作试探了。教尊让天剑君前来,恐怕目的正是想要通过他之剑境,看能否助你脱困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切无妨,你们不需担心。反倒是那拓跋如梦,我担心他会逼迫天真君重新开启三教精血收集的任务。虽然不知一易知天此举目的何在,但我们绝不能让他如意。”

    “拓跋如梦,哼!”

    天剑君冷哼了一声,藏灵珠之事泄露,他便知道自己已入了对方之局。但是为了护全爱妻,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如今既已脱身此局,接下来他也不会轻易放过此人。

    否则,终是心头大患。

    天真君奇道:“教尊如何得知此间情况,个中缘由或许对我们的调查会有帮助。如有可能,也请二位将此事查清。”

    天真君说完,面色忽然微微一变,笑道:“既然你们别无他事,我便先送你们离去吧。中阴界之内异种能量充斥,长时间停留,也会对你们的功体造成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天真君单手一招,阴元涌动,携裹着两人离开了中阴界了。

    随后,天真君面露沉吟。

    ‘天剑君回归道门,终归是好事一件,希望他能彻底放下过往的执着与愧疚,我们从来不都曾责怪他。至于一易知天,纵使天华君等人成功阻拦了拓跋如梦,但是对于套出一易知天的身份,恐怕也于事无补。想要知道他的身份,恐怕只有让他脱身了。’

    ‘但是,我们并没有知道的必要,你我同被禁锢在此,便是最好的结果了。’

    而在无妄沼泽之处,光芒闪过,现出了天华君两人身形。

    “天剑君,你仍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说道,天真君如今事有隐瞒,天剑君激进的动作,只会让天真君更加的小心翼翼,从而不敢对他们坦露更多的情报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轻声道歉,而后说道:“我准备往读书堂,一看香梅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这件事情急不得,需要慢慢处理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也需会宗门一趟,就此别过吧,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道别,天华君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天剑君也准备随之离去,却忽然发觉远处有身影一闪而过,身形不由得停顿。

    “仓促闪过的身影,是……嗯?跟上!”

    天剑君忽然双目一凛,快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