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5章 狗粮√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65章 狗粮√!

    鸣翠山,深柳读书堂。

    送走了柳生剑影之后,读书堂忽来清风愁影。

    “一向年光有限身,等闲离别易消魂,酒筵歌席莫辞频。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,不如怜取眼前人。”

    哀愁的风,哀愁的人。

    浅绿色的衣袍猎猎飞舞,与苍白的发丝纠缠。一双剑眉之下,本应神武的星眸却凝聚着浓的如墨一般化不开的哀愁。

    莫伤春,莫伤春,未觉凄惶·莫伤春,终是踏上了读书堂,与红尘素衣一会了!

    两人初次见面,柳三变虽不知对方身份,但是看来人气度不凡,也不敢怠慢,忙起身迎接。

    “这位壮士,不知如何称呼,前来读书堂,又是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柳三变迎了上去,口中问道。

    “未觉凄惶·莫伤春,应邀而来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单手轻扬,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神色一喜,惊讶道:“原来是阁下,哎呀,快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忙招呼莫伤春坐下,对于此人,他早有一会的心思,只是一直无缘得见。

    如今对方亲临读书堂,或许上回请托刀无心邀请之缘故了。

    两人坐定以后,柳三变笑道:“久违壮士之事迹,柳某一直心生仰慕,今日一见,果真气态超凡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刀无心要我前来,有什么事情,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阁下果真是快人快语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哈哈一笑,随即整肃面神,看了看莫伤春,问道:“阁下四处惩奸除恶,自是义举;木牌书罪,更是显得阁下嫉恶如仇。然而——阁下如此作为,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!”

    柳三变看着他,目光深沉,如深邃的深渊一般让人仿佛都要陷身入去。

    然而莫伤春神色不变,眼眸之中依旧含着浓浓的,不可散去的哀愁。

    他轻声说道:“行当行之路,为该为之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眨了眨眼睛,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柳三变说道:“若柳某不曾猜错,恶魔道的三首领,夺命阎罗·苟不同,应也是死在了你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莫伤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恶魔道又是如何知道此事的?”柳三变追问。

    莫伤春目光流转,与柳三变对视,片刻之后才说道:“苟不同有一幼子,罪不及孩童,我并没有将之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面现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莫伤春说道:“柳三变,你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壮士莫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哈哈一笑,摆了摆双手,无奈地说道:“柳某不过是心中疑问积蓄已久,此刻难得见面,才会忍不住询问出来,绝无他意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点了点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柳三变忽然轻拍了拍额头,说道:“是了,我这里有一物,想来应是你所发的木牌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取出了上回在读书堂外所捡的残破木牌,递给了莫伤春。

    莫伤春没有接,只是低眸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是我所发木牌,目标乃是人世主·拓跋如梦。只可惜此人能为远超估计,让他脱逃了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没有隐瞒,直接将当日的情况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柳三变叹道:“得了百代昆吾,想要对付人世主,愈发艰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百代昆吾非是他保命的底气,下回重来,结局必将改写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摇了摇头,起身说道:“谈兴已尽,莫伤春先告辞了,请。”

    “期待下次再会,请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起身相送,两人躬身道别,莫伤春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未觉凄惶·莫伤春……今日一会,此人果真高深莫测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离去之后,柳三变重新落座,手指轻轻敲击石桌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莫伤春虽然每问必答,然而答案更多像是在敷衍,并不曾透出一丝一毫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他既然选择前来读书堂赴约,便表示了他本意绝非是做一名籍籍无名,暗中守护正义之人,在必要的时刻,他定然也会让自己走向台前,承接盛誉。

    以他过往事迹,如此倒也无可厚非。而且看他神态气质,皆不似奸邪之人,应也不用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“莫伤春既然有意针对人世主,那么接下来必还会再有交集。今日一会,也算是结下善缘,为将来可能的合作筑起根基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柳三变沉思之刻,读书堂之内忽然有一道雄浑真元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盛传天剑君与凌香梅夫妇乃是龙夫凤妻,果非妄言也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笑道。

    先前的气息,自是凌香梅所发,看来她闭关许久,如今终是功成出关了。

    柳三变笑声落下,便见得凌香梅的身影盈盈走来。

    “红尘素衣,这段时间劳你们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来到石桌边上,先是朝着柳三变盈盈一福身,而后在落座。

    柳三变打量了一眼凌香梅,笑道:“柳某观夫人如今周身气息圆满,想来是此回闭关,大有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矜持一笑,摇了摇头,道:“也算不上是突破,只不过沉睡太久,体内功元沉滞,难以运转开来,导致苏醒之后,一身实力难以使出三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难怪之前见夫人实力,似乎与传闻有所出入。那如今看来,想必是恢复了巅峰实力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恍然,以凌香梅的实力,按理来说,不可能连慕同风一刀都无法接下,原来竟是有这般愿意在其中。

    凌香梅笑道:“略有突破。”

    复苏之后,凌香梅其实已无继续精进武学之心,只想与虞千秋平平淡淡,携手同老,因此对于自己实力,也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也是自从上回儒门归功读书堂一役之后,才让她惊醒。

    自己想要安然退隐,恐还需要经历一番波澜。而没有足够的实力支撑,只是依靠着柳三变等人的支持,恐怕难以渡过难关。

    将在两人闲谈之刻,凌香梅忽然霍然起身,面色喜色。

    就在柳三变不解的时候,便见得天剑君的身影,缓缓接近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!”

    凌香梅一声欢呼,身法展动,乳燕投林,没入了天剑君的怀中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相拥,情意绵绵。

    柳三变无声地给自己道了一杯茶,默默地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狗粮√!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