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6章 道化·应虚子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66章 道化·应虚子!

    自从凌香梅苏醒之后,两人便聚少离多,期间更是多经死厄,此回重逢,心中喜悦不用言说,自能体会。

    因此两人的你侬我侬虽然刺眼,但是柳三变却很识趣地默不作声,给两人留出空间。

    “夫君,见你平安归来,实在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之事,纵使柳三变等人刻意隐瞒,但是以她之兰心蕙质,又怎么会猜不到自家夫君所面临的局面?

    只是她清楚那时的自己,功元沉滞,即便想要与他一同面对困难,也是有心无力,只会给他造成负担,才会闭入死关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深拥,凌香梅俏脸紧紧地贴在了自家夫君的胸膛之上,替他整理着衣领。

    忽然,凌香梅面色微变,一把按住了天剑君胸口,将他退开,细细打量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……回归道门了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看着他如今的着装,不由得微张红唇,显得十分讶异。

    天剑君与道门的事情,她十分清楚,此刻见他重新穿起道袍,自然显得十分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,尚要感谢柳三变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轻笑着揉了揉凌香梅的头顶,感激的目光头像了一旁的柳三变。

    柳三变见两人温存够了,便也笑道:“耶,此事全赖玄机穿针引线,暗中出力,柳某不过是跑腿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众妙之门是怎样的所在,我心中清楚。柳三变不用自谦,这一份恩情,我铭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听两人谈话,不由得大吃一惊,惊道:“什么,红尘素衣你竟去了众妙之门?”

    凌香梅震撼地看着柳三变,这个地方就连她也只是听闻而已,不仅没有资格,更没有门路可以踏足。

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回归道门一直是天剑君不曾对人言说的夙愿,柳三变甘冒危险,为自己夫妇周全,此等恩情,恐怕今生难清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凌香梅整理了衣裳,朝着柳三变福身,说道:“多谢红尘素衣周全,日后但有吩咐,我们夫妻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用日后,如今柳某便有一事需要二位协助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哈哈一笑,眼中神光闪烁,而后翻手取出了一副路观图。

    “柳某有一名朋友,身负沉珂,若是有可能,还请二位代替柳某照料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夫妇历经了众多坎坷,如今好不容易方齐齐整整地团聚。虽然如今天剑君身上尚有使命,然而先前两人情真意切的一幕,却让柳三变心中悄悄做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若有可能,不如让天剑君就此急流勇退,如此虽然会打断自己的某些布局,但是也同样能够终止敌人的算计。

    双方将棋局打乱,重新再来,柳三变更有全然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凌香梅看了看路观图,眼中露出的意动的神色,但是在看了看天剑君之后,便又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三变用意,两人一目了然,不过是想要借着看护的名义,让自己暂退武林这个舞台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自己两人身上所背负的,势必会转移到柳三变的肩上。

    柳三变要忙碌的事情已经够多了,两人不能如此自私。

    天剑君摇了摇头,说道:“柳三变,多谢你的好意。只是如今情况,天剑君无法抽身。”

    事关天真君,无论如何此事他都会亲身跟进。

    对柳三变的好意,也只能心领了。

    凌香梅也说道:“不错,我们对你造成的麻烦已经够多了,如今我修为恢复,夫君剑心如初,合我们夫妇之力,想要对付我们也非是轻易可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眨了眨眼睛,看着两人忽然失笑,摇头道:“哎呀,你们误会了,不过既然你们对未来之事已有规划,那柳某也不好插手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摇了摇头,将路观图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了,天剑君,你与天华君两人进入中阴界,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两人无疑隐退,柳三变也知是自己太过躁进了,因此百年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天剑君摇了摇头,说道:“天真君心有盘算,不愿脱离禁锢。”

    “嗯?天真君?夫君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凌香梅听闻天真君之名,忽然面色一变,双手抓紧了天剑君的手臂。

    对于天真君,凌香梅绝对不会陌生,也知道这是天剑君的心结之一,因此不由得着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剑君轻拍了拍凌香梅的手背,温声道:“无事,详情我稍后再与你说明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抿紧了双唇,见天剑君眉间似乎隐藏着郁结之色,识趣地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柳三变说道:“看来天真君心中有所目标,嗯……那接下来你门准备如何为之?”

    “想要让天真君放弃与一易知天之间的关联,唯一的办法便是释出一易知天。我会继续搜集三教精血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说道,这个办法他在以剑境斩除天真君身上禁锢被阻之后便已经浮现。只是这个办法,若是让天华君等人知道,必会多加阻拦。

    但是天剑君知道,眼前的男人不会阻止。不仅如此,或许他还会鼓励自己继续此事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柳三变所看重的,从来都不是一人一物。

    柳三变皱了皱眉,却也的确不曾劝阻天剑君。

    只是此事到底还关系着人世主与一易知天的交易,柳三变想了想,说道:“既然天剑君心意已决,柳某多言无益,但是有两点,还请天剑君能够应诺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此事必须暗中进行,除开我们三人之外,绝不能让第四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伸出手指摇了摇,他还准备利用此时引人世主入坑,因此绝不能提前泄露了。

    天剑君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明了。

    柳三变又伸出了一根指头,说道:“第二,若是你收集齐了所有精血,在有所动作之前,请务必寻找柳某。”

    “嗯?红尘素衣有想法?”

    凌香梅黛眉一挑,奇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天剑君想了想,点头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此外尚有一物,需要交与二位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自怀中取出了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“此乃读书堂法阵,目前读书堂时常无人,仅有圣女一人在此,夫人若是有闲暇之刻,也可以前来陪伴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多谢红尘素衣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笑了笑,没有多言,接下了书信。

    “多日叨扰,也谢得红尘素衣招待了,如今香梅功体恢复,也可与夫君一同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躬了躬身,夫妻两联袂离去。

    ‘嗯……天剑君似有隐瞒,也罢,此两人经历坎坷,也愿岁月往后能对两人温柔以待吧。’

    柳三变目送两人离去,心中暗衬。

    天剑君要继续收集三教精血一事,出乎柳三变的意外,却也给了他一定的启发。

    也许能够通过此事,引出人世主,查清一易知天的底细,以及解放天真君。

    ‘不过一切,仍是要找到封闭我命格的办法,先传讯委托农仁堂协助调查阿长的下落。’

    柳三变心中思索,回屋写信去了。

    而鸣翠山下,天剑君两人远离了读书堂之后。

    凌香梅面色微凝,问道:“夫君,你是否有事隐瞒?”

    “嗯?夫人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天剑君本眉头微皱,若有所思,听闻凌香梅的问话,不由得一时愕然。

    凌香梅抱着膀子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眉间神色瞒不住我,说吧,是否有什么情报不曾说出。红尘素衣为了我们的事情尽心尽力,甚至不惜亲上众妙之门,你怎可欺瞒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,夫人你误会了,我的确有事萦心,但并算不上欺瞒。嗯……”

    天剑君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夫人,我或许遇见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道化·应虚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凌香梅面色微变,一把抓住了天剑君手臂,追问道:“当真?他如今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夫人,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拍了拍她的手背,而后将它拥入怀中,温声说道:“只是怀疑而已,还需要好好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。那关于天真君之事,到底是什么情,你要与我明说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点了点头,道化·应虚子乃是玄月样子,他的出现令人意外,的确需要好好调查确认才是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边走边谈吧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点了点头,牵着凌香梅的柔荑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