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7章 筹谋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67章 筹谋!

    苗疆边陲,火焰山峰附近,柳无方正疑惑垢无尘因何突然告退,忽然一道身影,自一旁的林木之间,闪烁而出。

    “人生虽有百年期,夭寿穷通莫预知。昨日街头犹走马,今朝棺内,嗯,棺内……嘿,算了算了,都是自己人,就不念诗了。”

    赫见乐梦从心负手行来,摇头晃脑地要吟诗号,却又突然忘记内容,只好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柳无方喜道:“前辈,你怎会在此?”

    说完,又冲着垢无尘说道:“臭道士,难道你之所以急忙告退,正是因为前辈之故?”

    自从上回偶遇句无章,受其一言指点,便导致调查进度一跃千里之后,柳无方心中已经有些将句无章神化,此刻见他出现,自是十分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是,先前忽然接到乐梦从心的传音,要我们即刻出来,迟则生变,因此才会拉着你急忙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点了点头,目光转向了句无章,问道:“乐梦从心,急切呼唤,到底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垢无尘本意还要与夸路媸商借火源之石,若非是句无章催的急促,他也不会忙着告辞。

    “啊?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偶遇了你们,就打个招呼,见个面这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挠了挠头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,仅是如此?”

    垢无尘眉头微皱,有些不悦地看向了句无章,沉声说道:“乐梦从心,令师情况你也清楚,天衢君纵使放缓修行,地心炎之力也持续不了多久,我们必须设法增强或者寻找到代替地心炎的物品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想倒是在理,只是火源之石另有因缘,而且苗族是绝不会将它借出的,你们就不要打它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柳无方双眼一亮,忙问道:“难道前辈对此已有眉目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什么眉目啊,直觉而已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哈哈一笑,双手摆了摆。

    “仅是如此?”

    垢无尘目带怀疑地看了句无章两眼,虽然对方心境天下闻名,但是垢无尘总感觉他表现的有些敷衍。

    “此事再议吧,不过既然句无章前辈开口了,那我们便先不打火源之石的注意吧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点了点头,为此事定下了基调。

    垢无尘皱了皱眉,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仍是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子不错,贫道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赞赏地拍了拍柳无方的肩头。

    柳无方笑道:“是了,前辈是一直在此地徘徊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上回见面之后,我也去了其他地方,之所以出现在此,不过是恰巧经过而已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摇了摇头,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是了,险些忘记,我传讯让你们出来,出了劝解你们不要打火源之石的注意之外,还有一件事情要与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?前辈经过此地,难道是要前往西疆?”

    柳无方挑了挑眉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脑子挺灵活,不错,贫道准备去毒脉祖地打打秋风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双手撑了撑腰,一脸随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闻言,都忍不住一身呆愣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要去毒脉?”

    柳无方忽然眉眼一动,试探着询问。

    上回两人见面,句无章似乎便在找寻着什么,而西疆作为毒脉的祖地,很有可能有着他所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毒脉祖地非比寻常,必然充斥恐怖,句无章纵使身负万物有灵之境,恐怕单独前往也有危险啊。

    “嘿,年轻人就是脑筋转得快,不想这个家伙,头发都白了,死愣死愣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垢无尘忽然皱了皱眉,似乎在思考什么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柳无方略显担心地说道:“前辈,西疆之地非比寻常,而且前辈要前往之所更是毒脉祖地,想必困难重重,如此贸然前往,恐怕不妥。”

    不说毒脉之内的危险,如今毒脉态度明确,不愿介入到武林纷争之中,柳无方担心句无章贸然前往,会拨动毒脉的神经,让他们对中原武林再次起了敌意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这不是找上你们了吗?”

    句无章嘿嘿一笑,也没有架子,伸手便勾住了柳无方的肩膀,说道:“小老弟啊,我知道你是柳三变的徒弟是吧,上回你是这样说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,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见句无章的表情,忽然心里有些发慌,直觉肯定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柳无方忙说道:“前辈啊,晚辈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,不能陪你去毒脉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谁要你陪。就你这等三脚猫能为,还不是一下子就被人逮住了,到时候贫道还有花心思把你救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没好气地呸了几句,面上的嫌弃之色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柳无方顿时就有些不乐意了,怒道:“前辈,好歹我也是一名有头有脸的先天人物,你给点面子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给你面子,这不请求你帮忙了吗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晃了晃柳无方的肩膀,说道:“我听说毒脉圣女,天下无二·泣红颜就在读书堂做客,而且跟你们的关系还很好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前辈,你竟想打圣女主意!”

    柳无方瞪大了双眼,不可置信地看着句无章,随后一把拍掉他的手臂,果断地拒绝道:“对不起,前辈,如果你需要帮忙,柳无方必定竭尽全力。但是你要把主意打到圣女的身上,抱歉,我们没有朋友可以做!”

    柳无方怕泣红颜吗?

    还真是挺怕的……别说那恐怖的厨艺,单单是她的毒术,柳无方自觉目前也还没有抵抗的能为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泣红颜跟李裔文还好像有那么一丝关系,他就更怵了。

    他还想活着。

    句无章一看柳无方的神情,便知道他想歪了,当即连呸了数声,说道:“你瞎想什么,我们修道人清心寡,嗯……算了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正想说他清心寡欲,但是转念一下,自己也算是尘缘有一点点深重之人,跟清心寡欲好像没什么关系,干脆摇了摇头,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“贫道明言了吧,贫道感觉此去毒脉,估计要遭殃,你掐着点算好,如果贫道半月后没有回来中原,你就告诉博娴此事,让他带着圣女来捞人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摩挲着下巴,一脸的严肃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有这个感觉,而且也不想坏了双方关系,因此若当真被察觉了,他不会选择伤人脱身,而是乖乖就擒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前辈你难道要挖人家祖坟。”柳无方震惊开口。

    “积点口德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贫道要做什么事情,博娴他很清楚,你记住贫道的话就好了。记住,半月的时间,武林与毒脉的和平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又拍了拍柳无方的肩膀,而后看了垢无尘一眼。

    “最后再强调一句,暂时不要动火源之石的念头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拱了拱手,转身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“嘶,乐梦从心前辈这一次看起来,似乎赌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看着句无章离去的身影,低声呢喃,而后见垢无尘眉头愈皱愈紧,不由得问道:“你默不作声,在思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死愣死愣的?”

    垢无尘好似条件反射一般回应了一句,面容依旧沉肃,

    柳无方笑道:“句无章前辈不过是与你开玩笑而已,不用在意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算是看清了,句无章也是一个不拘小节,狷介不羁之人。

    不然你看过那个大先天随便跟人勾肩搭背的?

    垢无尘却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,乐梦从心此话内有玄机,难道是我的态度,对某些事情造成了影响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嗯什么嗯,句无章的话先放一旁,既然火源之石暂时不能动注意,你准备如何?”柳无方见他仍在沉思句无章的话,忙将焦点转移。

    垢无尘却是眼中一亮,似乎想通了什么,说道:“是了,是我太死愣,不够灵活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无力地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得,自己的话他怕是没有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垢无尘说道:“既然夸路媸前辈说将会入世负责此事,不妨便暂且缓下。我有他事待办,先赶回中原了,请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说完,又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柳无方独自一人看了看天,又看了看地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‘罢了,祖奶奶既然发现了我们的行踪,接下来必会多加留意我们的动向,剩余的禁地暂时是无法查探。而且句无章前辈既然出现在此,又没有其他的提醒,想来也是没有什么疑点。也罢,先回读书堂再关注后续之事。’

    柳无方摇了摇头,颇有些败兴而归的意兴阑珊模样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