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8章 辟冥霄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68章 辟冥霄!

    道门,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道印·玄机一人独立,沐浴月光,心思莫名。

    ‘宗上天峰地气变化,以地心炎禁锢令师的弊端,终也呈现出来了么?’

    地气的变化,是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在最开始决定将令师暂时禁锢在宗上天峰的时候,玄机并没有想到竟会因此而影响到宗上天峰的地气。

    天剑君的感觉没有错,宗上天峰正从一个祥瑞之地,缓缓转向了一个大凶之地。

    也亏得此刻道韵积累多年,尚可压制这缓缓而生的凶气,否则可能将会发生憾事。

    ‘凶兆已成,无法祛除,未来宗上天峰必有一劫。需要提前疏散根基不足的门人,以免遭受波及。’

    玄机负手,转身看向了老桃树。

    春天已来了,老桃树上竟也开始发出新芽,只是不知道这一年,是否能见桃花入目?

    玄机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疏散门人并非简单之事,而且宗上天峰,本就是他们这一脉的根本,若是放弃,恐怕难以再次立根了。

    ‘看来,也只能先设法将门人遣出,减少逗留在门中之人了。只可惜天衢君如今不听呼唤,也不知是否修行出了岔子。’

    地气变化,玄机也不是第一时间便将根源锁定在令师之上,只是在排查之后,才逐渐将目光锁定在令师身上。

    当初玄月选择此地开门立户,看中的便是此地的特殊地气,能蕴养心魂,选择将令师暂困,也仅是权宜之计,本不宜长久。

    只是关于令师的处理方法一直不曾有过进展,事情一推再推,如今终也出现问题了。

    而且天衢君如今修行似乎也到了关键之刻,即便他曾到密室呼喊,也不曾回应。

    就在玄机沉思之刻,宗上天峰忽感一阵颤动,玄机不由得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不妙,是令师在冲击封禁了,速往一观!”

    玄机身形一动,迅速化光往密室而去。

    而在同时,宗上天峰地心密室之下,独臂的道人,眉宇凛然!

    纵使身处漫天火焰之中,令师神色依然沉稳,不见丝毫焦灼。

    正如道心澄明之人,不碍于物,不萦于心。

    “天衢君,你既无法辩驳,便证明吾之所言,皆是正理。世人痴迷久矣,若无真法传下,百千年后,将及愚顽牲畜矣。天衢君,你虽无博娴等人之智慧,然而你之大毅力,却也是他人所不曾具备,不若与吾并肩,同觅真道,扶世之倾!”

    令师昂然而立,面对漫天火焰,淡声开口。

    而在他足下,元功伸展蔓延,如同千年老树之根一般,虬结密布,深入地心,竟是不断吸收同化着宗上天峰之地气!

    令师根基之强,当真世所罕见,竟是强行以元功伸展,借助地心之力修复伤势,并且不对将之异化,逆转。

    而对于此点,天衢君也有所察觉,因此才会化身火焰,困住令师的同时,也同样以功元深入地心,与令师抗衡。

    只可惜相比而言,天衢君根基不足,也仅仅只能够起到缓解的作用而已。

    面对令师的拉拢,天衢君沉闷开口,问道:“令师,长生之道,在何处?如何得?”

    “这,正是你吾应当并肩而寻之物。此身足下,道路既错,又得明方,纵使无路,也该披荆斩棘,闯出一道光明大道啊。”

    令师摇了摇头,沉声开口。

    天衢君说道:“辩论之道,非天衢君之长。然而令师汲取,异化宗上天峰底气,绝非天衢君所能坐视,趁早收手吧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仍不愿与令师冲突,苦苦劝阻。

    然而他终究不善言辞,苦口婆心的规劝,只换来了令师的一个摇头,以及一句愚昧。

    密布的火焰忽然躁动了起来,天衢君也显得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“令师,地气变化,想必教尊等人已有察觉,你若再坚持,恐怕会引来教尊断腕之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求道之路,岂会是一帆风顺?鲜血,性命,尸骸,铺就不是死亡的道路,而是通向真理的坦途。”

    令师摇了摇头,他停留在此依旧有一段时间了,虽然更加澄清了心绪,明了了方向,然而却也耽误了太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需要尽早脱离此地了。

    念头转过,令师侵入地心之力愈发增大。

    倏然,在场火焰莫名一暗。

    令师说道:“天衢君,你无法阻吾,在坚持下去,只会让自己功体破碎而亡。”

    两人争夺地气,数次博弈,皆以天衢君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而天衢君的每一次失败,都意味着其功体受创。以天衢君本就不曾大成的炎神体,若是在经数次创伤,恐会就此崩溃。

    “天衢君一身何足道哉,只是令师如此逆转地气,化祥瑞为凶厄,不仅会为自己增添因果罪孽,更会将宗上天峰化作凶恶之地。”

    漫天火焰凝聚,逐渐凝成了天衢君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动,冲上去单掌抵在了令师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令师,住手吧,否则天衢君将不惜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“要与吾玉石俱焚,你仍是欠缺!”

    令师上身威震,功元激荡,瞬间逼退周身火焰,天衢君不敌此力,被直接震飞,身形倒退直接,再度化散成漫天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纵使化身火焰卸力,天衢君,你又能在坚持多少次呢?”

    令师昂首,细数火焰。

    “此地封闭,虽让吾无法绕过你而突破,但是外人也无法进入。只要待你消亡,无力驱使地心炎之力,吾终归会安然离去。”

    令师远处,火焰闪烁,再一次凝现出了天衢君的身形,只不过他此刻面色发白,显然已有些力屈了。

    天衢君看了看令师,忽然笑道:“不,有一人能够来此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谁呢?”

    令师挑了挑眉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此地连他都无法突破,世上还有谁能够有此能耐呢?

    倏然,就在此时,剑芒突来,开天辟地!

    “执地之厚,拥天之重,万籁古今传透。知善守,归无咎。”

    赫见道印·玄机手执拂尘,衣袂飘飘,乘剑而来。

    “天衢君,抱歉,是玄机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玄机面容沉肃,轻然落在了天衢君身前,深邃的目光,静静地注视着令师。

    “令师,你当明白,宗上天峰,绝非任人鱼肉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喝啊!”

    玄机一声沉喝,罡足踏地,雄浑浩瀚的元功骤然而发,直入地心,顿时轰然不止,剧烈的颤抖让整个宗上天峰都震动不已,高空之上流光闪烁,竟是连通天路都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而伴随着如此剧烈的动作,令师逆转地气之力,竟也是被强行逼退了!

    令师身躯微晃,但很快便有站稳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看向了玄机,说道:“有此能为,你没有落了玄月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就此罢手,否则律会让你明白,玄机破限之名,所为何来!”

    玄机单手一招,镌刻了无数神秘符咒的暗红色佩剑——律,悄然浮现在其身前。

    “辟冥霄之名吗?哈哈哈,比之红尘剑仙,剑开天门之名又如何?”

    令师骤然狂笑,声波席卷,漫天火焰暴动。

    两人至极一会,将会如何收场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