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御秋水神风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8章 御秋水神风

    “是小和尚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面色一喜。旋即那老汉施施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巧天工当先说道: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老汉点了点头,转身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柳无方忙道:“来人是我好友,请巧天工让他进来一叙。”

    巧天工闻言,朝着老汉使了一个眼色。老汉出去,不多会,佛相大步走入。

    “小方子。”

    再见好友,佛相面色一喜。旋即见柳无方朝着自己使眼神,目光瞥向一旁晃着太师椅的娇俏女子,便上前躬身说道:“佛乡释论疏,见过巧天工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嗯,找我何事?”巧天工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佛相道:“实不相瞒,释论疏此行乃是受了红尘素衣所托,前来捎带物品给小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去吧。”

    巧天工摆了摆手,闭上了眼睛。看似不甚在意,洁白娇俏的耳朵却是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佛乡见状,走向柳无方,结结实实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笑着与佛相相拥,旋即问及最近江湖形势。

    “唉,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了,详情如此。”

    佛相将近来发生的事情,大致说了一番。及至说到柳三变重伤时,柳无方面色大变,忙追问伤势。

    佛相笑道:“经过疗养,已经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巧天工突然说道:“当初柳三变接过博士生大旗,我也曾反对。如今看来他能布出这般局势,也算没辱了博士生名头。”

    两人俱都一愣,转头看去。巧天工又道:“你们继续,不用理我。”

    佛相点了点头,将信封与锦囊拿出,递给了柳无方。

    “信封是给你的,至于锦囊,你看了信封便知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点了点头,拆开了信封,仔细阅读了起来,半响之后,面色惊异。

    “师尊让我离开巧夺天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巧天工闻言,猛然坐起了身子。伸手一招,便吸过柳无方手上的信封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势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?”她低语。

    “前辈,晚辈不能继续侍奉你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话语中满是失落,实则眼里确实喜意盎然。显然在巧夺天工里早待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巧天工也不点破,说道:“契合赤龙臂的方法你已经掌握,即便不在我这里,也能持续修行。但是想要更好的使用赤龙臂的力量,你还需要去找一个人,去学习他的拳法。只有他的拳法,能完美地发挥赤龙臂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请前辈指教。”柳无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完成柳三变嘱托之后,便前往太湖一带,寻找一位使血色大刀的男子。找到了他,他自然会传你拳法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问道:“不知哪位前辈是何人物?”

    巧天工摇了摇头,道:“你找到他之后,他若是愿意告诉你,自然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既然如此。无方即刻便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的佩剑我已为你重铸,威能更胜过往,你去寻吴老汉取剑,去吧。”巧天工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佛相说道:“小僧需回佛乡一趟,有缘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与佛相两人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“三教暗流突然涌起,是谁在主导?但愿久远前的一幕不要再重现。”

    巧天工也没了晒太阳的兴致了,起身返回了屋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名荒林中,天华君欲回宗上天峰,却遭东瀛小剑圣拦路逼杀。

    天华君朗声一笑,放声高唱。

    “曾向书中问道,亦从世里寻踪,方知无计入南宫,只有青山荒冢。不尽花间明月,恁多松下清风,皆输吾枕上惺忪,悟了红尘一梦。”

    辞号落下,赫见清风阵阵,天降湛蓝神封。

    “有何能耐,尽展吧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手握神封,神态潇洒惬意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眼神一凝,身形瞬动,浪刀铮然出鞘,一抹凌厉刀光,直袭天华君。

    天华君负剑一退,轻松避开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浪刀一振,极招瞬出。

    “暗影杀刀。”

    一抹黑影突兀而出,潜入底下,快速往天华君而去。

    天华君见状,剑指一引,神封自悬,滴溜溜地旋转,卷起一振凌冽剑风。

    “御秋水神风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剑指一翻,剑风猛然增大,却听一声铿然,强行破去柳生剑影一招,同时余威不见,神风袭向柳生剑影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瞳孔一缩,元功怒提,满头红丝乱舞。浪刀宗近上寒芒大作。

    “心流·无生斩!”

    元功提起,柳生剑影举刀力劈。浩瀚神风竟被一分为二,刀芒直冲天华君。

    天华君握剑在手,奋力一挡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强声振发,两人气劲猛然一爆,炸的虚空阵阵轰鸣。天华君沉腰立马,卸劲地面。霎时间,地面一阵轰隆,百米之内,如蛛网开裂。

    “不差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一声长啸,提剑来攻。柳生剑影凝神相对,双方刀来剑往,转瞬百招。

    远处,天心君眼神阴沉。突然,他手掌一翻,一张强弓在握,旋即弓拉满月,真力凝箭,箭锋遥遥锁定天华君。

    旋即轻轻松手,真力利箭破空而出,激射天华君。

    “尚有埋伏!”

    激战之中的天华君心有感应,剑上猛然催力,将柳生剑影迫开。旋即回身举剑格挡,却仍是晚了一步,利箭透胸而出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见状,眼中不快之色一闪而逝,手上动作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宵小之辈,你躲藏不了多久!”

    天华君目光幽幽地看着箭来方向一眼,身形却突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随后,一缕云烟飘至。天心君负手,出现在柳生剑影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慢了。”天心君的声音传来,似乎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出手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归刀入鞘,面容上却再没了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留不住他。”天心君说道,看向了宗上天峰的方向,低声呢喃:“没有丝毫的预兆,就这样突兀消失。这就是传说中的浮生一梦么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否需要再次拦杀?”柳生剑影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天心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天心君突然看向宗上天峰的方向,嘴角露出了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“天华君,追查吧,怀疑我吧。你距离真相越近,三教关系的崩塌就越快。”

    而在远处,一道流光落下,现出天华君的身影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甫一落地,天华君便止不住地呕血,大口喘气。天心君真力化箭,虽绝大部分力量通过强大的冲势,冲出了天华君体内,但仍有丝丝参与,纠结在天华君脏腑之间。

    天华君一声闷哼,元功运转,头上霎时蒸腾出滚滚雾气。良久,他缓缓开眼。

    “这股真力无法完全祛除,看来需要借助外力。嗯,还是先回宗上天峰再作计较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平复了一下伤势,认准了宗上天峰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问仙台,博娴身形飘然而下。

    “博士生。”

    婉惜喊道,前行几步立在了他身旁。

    “是你?你怎会在此?”

    博娴朝着婉惜轻笑着点了点头,旋即看向虞千秋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寻你问一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站起身,目光却转向了一旁的婉惜。道:“接下来的谈话会涉及道门之事,希望外人回避。”

    婉惜绣眉微不可查地一蹙,旋即看了一眼博娴,点了点头,远远地退开。

    “可是关于三教之事有了进展?”

    婉惜一退开,博娴便当先发问。

    虞千秋也是心思剔透之人,博娴这当先一问,虽让他微微发愣,但转瞬却理会了博娴心中的用意。

    虞千秋摇了摇头,道:“垢无尘找上了玄机,要彻查了空禅师死于道门功法之事。天华君奉命调查,我正好有些私事,便依着线索,与天华君一同调查。此回寻你,是因柳三变说你正着手此事,因此来一问进度。”

    博娴惊道:“天华君竟也出山了,看来此回道印确实怒了。”旋即他四处张望,却不见天华君身影,不由好奇追问。

    虞千秋将天华君的猜测已经两人分开行动的事情说出。

    博娴听完,哼哼了两声,道:“怕就是那天心君了,虽只见过他一面,却对他有莫名的坏映象。想来不会没有缘由的。”

    “细作是谁,天华君自能查清,我们不必多想。至于你这方面,可有什么进展?”虞千秋问道。

    博娴长叹一声,道:“毫无进展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望了望问仙台,道:“本想回来询问师尊,却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长的时间,令师还无法勘破吗?”

    “升仙之说,谁能佐证?师尊虽贵为道门令师,入了这个迷途,想要走出,怕是难了。”博娴一语三叹。

    “既然无果,我们也不能耽搁了。目前我们手上还握着两个可能的方向,一个是从烟都入手,一个是儒门风月学堂。”

    “以风月学堂的地位,竟也会卷入这种事情?”博娴诧异道。

    虞千秋道:“风月学堂其他人倒是还好,反倒是院长告子,我曾与他有过接触,此人功利之心颇重,并不像传闻中的说的,是一名超然的敦厚长者。”

    博娴脑子开始快速地思考着,嘴上却说道:“传闻虽不可尽信,但到了告子院长这个程度,想要瞒过我们,却是不大可能的。看来他确实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嗯,接下来你打算从何下手?”虞千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博娴欲言又止,旋即面色一正,似是做了某种决定,道:“我从烟都方面下手吧。从目前情况来看,烟都之人一直隐藏在暗处,恐怕所图非小。也正好趁此机会,将他们揪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从此端入手,我便再往风月学堂,暗中调查。”

    博娴说道:“告子非是易于之辈,一切需要谨慎行事。另外,目前首重的仍是调查了空禅师一事,垢无尘职责所在,须得让他能有所交代。至于三教暗潮的源头,还可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晓,请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负棺离去。博娴也唤过婉惜,一同离去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婉惜先前所在之地,一缕青烟缓缓飘逝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