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9章 围杀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69章 围杀!

    东北武林,山林之间,一人独行,身躯摇晃,好似醉酒一般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此人一身淡薄的棕色布衣,缝缝补补之外,尚又穿了几个洞子。满脸络腮胡子,浓眉大眼,蓬松的黑发上蓄有几条小脏辫坠在左脸颊,颇有游侠儿的气态。

    正是醉侠·问天高!

    “哈哈,颠颠颠不倒,问天有几高。一饮触手及,二饮须弯腰。尽葫浑不见,原来脚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酒,好诗!”

    问天高哈哈大笑,解下了腰间酒壶,仰天又是漫灌一口。

    酒香四溢飘散,令人闻之欲醉。

    而在问天高的身后,一道身影鬼鬼祟祟地尾随着,正是求飞掣。

    自从在酒庐与酒池剑莲一会之后,他便四处寻找问天高的下落。

    暗中跟随,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不知为何,求飞掣心中的却是越来越疑惑了。

    失去记忆,会让一个人连天性都改掉吗?

    求飞掣不知道,所以看向问天高的目光越来越不解。

    听风问雪·公子万俟,一个遗世独立的翩翩公子,一个钟天地之灵的天生之才,却有一个世人所不知道的缺点。

    他不能饮酒,但凡饮入一滴清酒,都会醉上半日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的问天高,却是一个十足的酒鬼,酒量堪称海量,这一点与公子万俟,简直是天渊之别。

    ‘只是除了饮酒之外,其他却又是一切都符合。而且他酒壶之内的酒,似乎饮之不尽,莫非是内中另有玄机?看来我需要设法一饮其壶中之酒方能确认了。’

    就在求飞掣沉吟之际,忽然心头一愣,浑身汗毛乍起,慌忙一跃而起,避向了一旁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几乎是在他有所动作的同时,一道寒芒贴身而来,划拨了他手臂衣裳,最后重重地没入了原先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远处问天高似乎在此时不胜酒力,忽然仰天跌倒,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!”

    求飞掣无暇估计问天高,目光警惕地四处扫动,最后略过地面,不由得双眼一凝。

    ‘这种暗器,是那个神秘的杀手组织!’

    心念刚动,四面忽然再起了破空之声,竟是奇形暗器,铺天而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求飞掣一声冷哼,蓦然抽剑,舞作光芒一团,尽数将暗器击落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人影突来,势逾千钧的斩首大刀猛然劈砍而至,求飞掣心下一沉,匆忙间只能举剑格挡,却不敌刀上巨力,虎口瞬间炸裂,鲜血横流,身形也随之被击飞。

    击飞之中,又是暗器横空而来。

    求飞掣咬了咬牙,强行提及元功,虚空连连跺足,竟跃高空而去,险险避过了此关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举动,早在地方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求飞掣避过暗器的同时,高空之上,又是一道身影狂然而落,刀开黄泉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纵然求飞掣反应迅速,举剑格挡,然而前力已尽,后力难提,刀剑交击之下,求飞掣身形顿时如被抛落的巨石一般,轰然落地!

    “咳咳,看来你们对我的重视,提高了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身处为难,求飞掣不敢有丝毫大意,纵使体内气血翻滚,骨骼隐隐传来剧痛,却仍是在第一时间起身,后退了十数丈的距离,持剑警惕。

    两名持着斩首大刀的蒙面大汉一左一右,将他围住。

    另在暗处,影影绰绰有人影闪烁,应便是那使用暗器之人。

    ‘根据推测,对方行动一般以小组为单位,一组三人,分别是两人干扰,一人强攻。眼前既然有两名刀者,看来暗中应该尚有四人隐匿。’

    求飞掣目光低沉,看着眼前两人,心思急转,思考着脱身之际。

    方才仓促交手,他能够明显地察觉到这一回的敌人较之上一次,要强上了许多。以自己的能为,若是对方只出动一组三人的小组,自己还能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对方足足出动了两组!

    而且看上去,他们配合默契无间,就如同是一件完美的杀人机器一般,不会出现任何的纰漏。

    ‘强斗无益,我需设法脱身。至于问天高方面,以他的能为,想必这些人也无法对他构成伤害。’

    正思量之间,忽然左侧刀客身形一动,数个灵活的跳跃便欺进了求飞掣身边,斩首大刀毫不留情便是横斩而来。

    求飞掣身形轻跃,正好踩踏在斩首大刀的刀身之上,而后腰身一拧,重力陡生,欲要趁机压下大刀。

    然而暗处之人见状,又再次发出暗器,逼得求飞掣不得不放弃动作,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后退之中,求飞掣目光横扫全场,先前两名刀客,另外一名竟是消失了身影。

    求飞掣心中一寒,忙又再退数丈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刀客一声冷喝,起到来攻。

    求飞掣一边应付,一边还要分出心神来警惕随时可能出现的暗器,以及那名消失了的刀客,顿时落入了下风,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‘广阔之地于我不利,我需将战场引入林中。’

    求飞掣心思转动,身形偏移,开始逐渐朝着一旁的密林之中而去。

    倏然,就在求飞掣即将接近密林的时候,内心警铃大作,顾不得其他,武者的本能瞬间让他就地一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密林之中,大刀横斩,竟是将一颗成人合抱的大树拦腰斩断,而且余威不减,将求飞掣因为忽然向下而飘起的长发都斩断了。

    两名刀客连番强攻,求飞掣身上顿时多处负创。

    ‘可恶,看来对方早已经洞悉了我的心思。’

    求飞掣暗骂,两名刀客能为不凡,又有暗处之人以暗器助阵,让他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名在密林之中的刀客,始终不愿出来,只是每当求飞掣想要接近的时候,才会猛然发动攻击,彻底断绝了他的后路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只能一拼了。

    “无奈啊!”

    求飞掣一声长喝,猛然顿足,高举长剑,饱提体内功元,极限一式,应手而出。

    “春风化雨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剑光横扫,刀客感觉此招非凡,不敢硬接,而且自恃求飞掣逃生无门,不愿以伤换伤,匆忙闪身规避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求飞掣眼中一亮,觑准这石火之际,身形一转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声蝉鸣,倏然而起!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