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1章 丧家之犬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71章 丧家之犬!

    东北武林,求飞掣骤然遭遇神秘组织拦杀,而且阵容远胜上回,不敌之际,正欲脱逃,殊不料就在将要脱身之刻,忽来蝉刃轻鸣。

    嗯?不好!

    求飞掣面色猛然一变,瞬间便想起了戒座等人曾经提及的在太极宫遗址所遇的强大杀手。

    以戒座的描述,此人能为绝对在自己之上,又趁自己此刻力屈之时偷袭,时机拿捏的令人心寒。

    我命休矣!

    求飞掣心底发寒,死亡的感觉笼罩心头。

    然而纵使如此,他仍是要挣扎一番,猛然咬破舌尖,奋起体内残存真元,将长剑一掷,击向蝉刃。同时腰身一拧,侧开身躯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然而求飞掣到底力屈,长剑被蝉刃直接击飞,并且速度仅是稍缓些许,仍迅若奔雷,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幸得掷剑的举动,争取了半息光景,求飞掣身躯便宜,原本是冲着他心脏而去的蝉刃目标偏移,直接洞穿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求飞掣一声痛呼,胸前后背鲜血激射,体内元功耗尽,身躯无力坠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直隐藏在暗中的四名暗器手忽然齐齐动手,铺天盖地的奇形暗器汹涌而来,似乎要将求飞掣整个人都淹没。

    求飞掣见此情况,纵使心有不甘,无法圆满心中夙愿,但是更多的缺只是恨己无力,这小小的杀手便能将自己断送。

    幸好,这一切都已告知红尘素衣,以他的能力,必能查出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纵有不愿,也无力改变。求飞掣缓缓闭上了双眼,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。

    倏然,就在此时,浓郁的酒香飘荡而来。

    求飞掣豁然睁眼,满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旋即奇异一幕骤然发生,无数酒滴横飞而来,竟是将漫天暗器一一击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求飞掣身旁人影一闪,却是问天高快速赶至,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问天高一声低喝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蝉鸣再起,而且数量倍增,足有三柄!

    显然对于问天高瞬间展露的实力,暗中之人给足了肯定。

    问天高眉头微皱,他此刻带着求飞掣,行动不便,难以尽数规避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只能硬接了。

    问天高瞬间抽出腰间的大刀五十丈,比蝉刃长不了多少的刀具,在问天高的手中却有着莫测的神威。

    只听闻数声铿锵,三柄蝉刃被他尽数击落,但同时强行击落蝉刃,也让他虎头隐隐裂开,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击落了蝉刃,问天高没有丝毫停滞,归刀入鞘之后,带着求飞掣瞬间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追!”

    一名刀客怒骂了一声,提刀就要追上,然而没走两步,却又忽然停下。

    一道黑袍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身前。

    “见过暗首领!”

    两名刀客慌忙跪下行礼,一直隐藏在暗中的四人也匆忙现身,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暗低骂了一声,头也不回,注视着问天高两人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六人闻言,身躯猛然一阵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的凶残,人所共知,时常会有任务失败的之人被他杀害。此刻见他如此辱骂,伪装之下的面色都开始发白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刀客忙道:“属下无能,这便追赶,保证将目标格杀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其余五人纷纷应和。

    “哼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暗冷哼一声,不再理会六人,身躯逐渐消散离去。

    六人面面相觑,眼中各有死里逃生之感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低声说道:“唉,暗首领的情绪太难琢磨了,幸好如今夜首领归来,暗首领有所顾忌,否则今日我们六人也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嘘,不可议论首领!”

    一人低喝一声,而后左右看了看,见无异常,方才暗中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暗首领心思诡谲莫测,暗中窥视属下的事情并非不曾发生过。幸好如今看来,他应是亲自去追踪先前脱离的两人了。

    心里松了一口气,他说道:“既然任务终止,我们先回组织待命吧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却是眼珠子转动,说道:“上回西北武林的临时据点被那道人撞破,只是当时我们有任务在身,因此才会对他多加避让。此刻既然身无任务,不如去找找他的晦气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引来应和之声。

    “不错,那道人看上去颇有些身份,将他人头拿下,也能够为我们此回任务失败拉回一些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太极宫,我们疲于任务,四处狙杀。但是如此根本不是办法,不若杀鸡儆猴,让他们断了调查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为首之人陷入沉吟,看了看众人殷盼的眼神,便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就以你们所言吧!”

    “嘿,此番定要那道士痛苦地死去。”

    有人冷笑,六人身法展动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,山峰之上,流光闪过,现出了问天高与求飞掣两人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求飞掣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问天高阻止。

    “收声!”

    问天高一声轻喝,抬掌按在了求飞掣背后,迅速渡入真元,为他疗伤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求飞掣面色稍微恢复。

    然而不待他继续说话,问天高便又带着他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两人离去不到半刻钟,又是光芒闪过,现出了暗之身影。

    “高强的根基,迅捷的反应,警惕的心思,还真像是常年亡命的丧家之犬呀。”

    暗嗤笑一声,身形闪烁,继续追踪而去。

    双方追逃,不断持续,直至晨星发白,问天高两人来至了一条水流汹涌的大江边上的时候,才真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对方没有跟来了吗?”

    虽然一路上两人没有交流,但是求飞掣也能猜出问天高不断变换方位,恐怕是为了摆脱身后的追兵了。

    “哈,问天高躲债的能力若称第二,这个武林便无人能称第一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自得一笑,随后将求飞掣放下,为他再次度过一丝功元,助他恢复。

    求飞掣问道:“那使蝉刃之人,比你能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可以捶他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侧头想了想,继续说道:“当然,我捶完了,估计也要挂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竟这么强大么?

    求飞掣皱了皱眉,抿紧了嘴唇,然后问道:“你为何救我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一路跟随我?”

    问天高不答,哈哈一笑后又解下了腰间酒壶满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求飞掣面色一紧,他原还以为自己隐匿得很好,只是现在看来对方是早就发现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求飞掣问道:“你叫醉侠问天高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求飞掣死死地盯住问天高的双眼,不放过他任何的一丝变化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问天高的神情并没有丝毫的变化,而是很随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没有跟错人,我是问天高。”

    求飞掣沉默了片刻,忽然说道:“问天高,我要与你同行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问天高一愣,忙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干不干,你这家伙一看就是一身麻烦的,我才不要跟你同行。”

    求飞掣心中一急,却忽然计上心来,说道:“是酒池剑莲前辈对我说的,让我与你同行一段时间,可以解开命定的死厄。”

    “是老头子,他什么时候转职当神棍了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挠了挠头,低声嘀咕。不过对方既然说出了酒池剑莲的名字,以他们的交情,问天高也不好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想了想,便说道:“好吧,不过你还是先将伤势养好再说其他,我去为你采些草药,你待着这里不要乱走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拍了拍屁股,采摘草药去了。

    问天高,公子万俟嗯,不论如何,先留在此人身旁,再详细探听吧。

    求飞掣看着问天高的身影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