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2章 激战(上)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72章 激战(上)!

    道门,宗上天峰,震撼蔓延。

    玄机、令师震撼一击,天地动荡,宗上天峰方圆百里,地脉震动,如地龙翻身一般,引起剧烈颤抖。

    无数百姓惊慌失措,茫然不知何事。

    而宗上天峰,因有通天路守护,虽是震撼源头,剧烈程度反比外界更加轻微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依旧震颤。

    诸多道人齐聚大殿之外,窃窃而谈,猜测着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快,看,看那里!”

    倏然,一名道人惊叫了一声,手指着宗上天峰一侧,语气纠结不成句章。

    众人看去,却见一道流光破土而出,与半空之中化出了玄机持剑的身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是一声惊叫,山峰另一面,玄机同样破土而去。

    却是两人被巨力所斥,直接洞穿了山壁,出现在了外界。

    “天,天呐,是教尊,教尊居然动武了,到底是谁能让教尊动武!”

    有人惊叫,他们自拜入宗上天峰,便从不曾见玄机动手,此刻自然大为诧异。

    忽然,有年长的道人睁大了眼睛,看清了另一侧之人的模样,不由得用更加震惊以及不可思议的语气喊道:“天呐,那,那是令师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令师!!!”

    “天呐,令师是何时来到宗上天峰的,他们又是在跟谁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令师之事,一直保密,因此即便是令师被禁锢在宗上天峰有一段时日了,门人们依旧不知道此事详情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玄机一开始都是以继续封禁令师为主,否则一旦动武,便是如今局面,众人皆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玄机你终是无法阻挡。”

    令师仰空大笑,脱离禁锢的自由感觉,让他畅快无比。

    “令师,以为出得外界,便已自由了吗?”

    玄机顾不得门人情绪,负手持剑,淡淡地看着令师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令师眉头一皱,忽然仰首观天,才发现整个宗上天峰范围,已经被一座阵法包围,无法进出了。

    “哈,通天路。玄机,说到底,你仍是需要依仗你那作古的师兄。”

    令师说着,抬手发出了一道气劲击向半空。

    然而通天路微微发光,竟是将这道气劲全数吸纳了。

    令师见状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作为道门令师,他岂会不知道通天路之名,毕竟这可是近乎动员了这个道门,都无法复制的奇迹啊。

    通天路的确麻烦,吾必须设法脱身,否则久战之下,恐怕对方会陆续来人。

    如今情况,令师心里清楚,自己理念引起众人心中的危急,他们为了所为的长治久安,必定会联合在一起粉碎自己的理想。

    只有逃离,方可传播真理,拯救世人!

    “哈,你会知道,玄机的依仗。”

    玄机忽然一弹律剑,顿时剑声铿锵,漫天之间忽然浮现了无数剑印,层层叠叠,密密麻麻,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离开了地心之地,令师失去了禁锢,同样玄机也失去了估计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才是真正的武决。

    玄机长剑一横,倏然漫天剑印涌动,再化了天地剑囚,将令师封困其中。

    “天呐,教尊与令师怎么打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在切磋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若是切磋,怎么会选择宗门之上?而且连通天路都被惊动激活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甫一动手,顿时又惹起众议连连,道人们不可置信地看着高空的两人,猜测着他们的动机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身影忽然自人群之中走了出来,却是一直再次静养的绝涯也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不用慌张。”

    绝涯走到众人身前,双手轻轻压了压。

    “是绝涯前辈,见过绝涯前辈。”

    诸门人见是绝涯现身,纷纷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诸多不用多礼。”

    绝涯躬身回礼,而后说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而且牵扯甚多,如今事情尚不明朗,也请恕绝涯无法多言。在此也只能请诸位相信玄机了。“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先前认出了令师的那名年长道人略微迟疑,而后靠近了绝涯,低声问道:“绝涯前辈,晚辈前段时间曾有听闻武林之上关于令师之事,莫非”

    “唔,此事还请莫要与他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绝涯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竟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道人浑身一震,面色浮现不可思议的神色,忍不住倒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只当这是谣言,毕竟道门令师是何等身份,怎会犯下那等罪孽?

    只是看见绝涯点头,看见玄机与令师大战,却又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“师兄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道人的动作,被后面的人看见,忙凑过来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道人张了张嘴,但随即便又反应了过来,慌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此事十分严重,而且既然教尊等人都选择暂不公开,必有他们的考量,自己不能走漏了消息。

    绝涯见此,稳稳点头,而后目光转向半空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玄机到底在做什么,为什么会让令师破封而出。

    绝涯曾尾随令师,亲眼见着令师心态的转变。而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囚禁与沉淀,令师再出,必然与以往更不相同。

    或许其左道理念,更深更固了。

    而在空中,令师骤然被剑印封困,却毫不慌张,依旧静静伫立虚空。

    “相同的手段,玄机,是你技穷了么?”

    令师双眼微眯,豁然抬掌,重重地印在了身前剑印之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骤然一声剧烈闷响,剑印受令师一掌,轰然而爆,隐约之间,有暗红色光芒闪过。

    令师受此冲击,忍不住倒退了半步,举掌一看,却发现掌心之处已是有些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再抬头,却见律剑不知何时已经脱离了玄机之中,正悬浮在剑印囚笼之上,滴溜溜地旋转着,洒落这淡淡的暗红色光芒,将剑囚笼罩。

    “这边是辟冥霄之威吗?果真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想要困住吾,依旧不足!”

    令师功元运转,瞬间之血。只是掌上伤痕,却非是一时半刻所能痊愈了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令师面上却仍无异色,雄浑功元饱提,一时间须发皆张,而后手掌一屈,掌中风雷大作,正是八卦掌之

    “风雷益!”

    益者,巽上震下,风雷激荡,其势欲增。

    令师一掌按出,前景不服,隐见剑印逐渐无法固定,被缓缓剥离。

    剑囚即将崩溃!

    玄机见状,身形一纵,跃至律剑之上,身形倒立持剑,而后狂然转动,辟冥霄符文瞬间倾洒出暗红光芒,加固着剑囚。

    两者一时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然而令师忽然冷笑,足掌猛然一跺虚空,仅剩衣袖的手臂竟凭空而动,划出了玄奥轨迹,旋即

    八卦之图骤破剑囚,横亘虚空,正是极招

    “大化天下!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