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 巧心·不解难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74章 巧心·不解难!

    武林某地,山水之间,两道身影十指紧扣,并肩缓行,一如陷入了热恋之中的情侣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这之后,竟还发生了这许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一男一女,自然便是天剑君与凌香梅。

    自堂出来,天剑君便将凌香梅陷入沉睡之后的事情都讲了一遍,引得她慨叹连连。

    “夫君,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忽然停下脚步,双手捧着天剑君的脸颊,深情凝视着。

    “曾有许多痛苦,许多不堪,也有许多的激愤,许多的愧疚,但是如今见你安好,这一切又似乎算不得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揉了揉凌香梅秀发,而后将她拥入怀中,轻吻着她光洁的额头。

    似乎如今佳人在怀,过往一切都可一笑而过了。

    凌香梅嘻嘻一笑,轻吻了吻他的脸颊,而后忽然将他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准如此想,这一路上与你风雨同行的,你所亏欠的,你所得到的,我会与你一同回报。”

    自她沉睡以来,天剑君所经历之诸事纷繁,再经过他的讲解之后,凌香梅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。

    不论是天真君灵魂被囚,或是误伤天星君,导致他被阴谋者杀害,都被天剑君深深藏在了心底,不想表露出来让她担心。

    但是凌香梅知道道门七天的感情是如何深厚,纵使天剑君装作无事,心中的愧疚仍是会日夜积累,终成心病。

    而且红尘素衣等人对他们多有照拂,他们也需要有所回报才行。

    “嗯,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笑了笑,两人继续手牵手向前而行。

    凌香梅说道:“目前来看,应该是天真君之事为首要,只是你要继续收集三教精血,太过莽撞了。毕竟这无法保证是那一易知天脱困所需之物,万一是用作其他用途,恐怕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对此我也有考量。不过一切还需将精血收集完全,而后再徐徐图之。若无把握,我也不会将精血交出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点了点头,此事他也想过,但是不收集齐三教精血,恐怕想要再见到一易知天都有些困难,因此此事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凌香梅问道:“那你如今可有目标人选?”

    “人选确有,只是想要寻得他们,恐怕会需花费一番力气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说道,他出身道门,对于道门之内的人物自然不像佛儒一般茫然。

    本来最好的人选乃是三教圣司,只可惜圣司失踪,至今也没有任何消息,只能将目光转向他人。

    三教高层,尽数归隐。

    然而道门与佛儒不同,佛儒皆重落根,各有根据之地,唯道云游,居无定所,因此想要寻人,最是困难。

    “不论多难,我都会陪你在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握紧了天剑君的大手,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天剑君也满是幸福地笑了笑,道:“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两人热切之事,天剑君忽然一声轻咦,看见了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在前方闪过。

    “嗯?夫君,你怎样了?”

    凌香梅察觉到天剑君的变化,不由得疑惑开口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一人,嗯是他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略一思索,便记起了那人身份。

    严格说也算不得记起了他的身份,只是想起了两人有所交集的记忆。

    当日田步庚寻得他回归道门的时候,便曾有一无名大汉出手欲要擒捉他,当时他虽沉伤再身,却也不是任谁都能击败,然而却险些被他所擒,当时只觉此人不凡,而后异雪降临,田步庚到来,他便似乎悄然离开了,之后也逐渐将此人忘却。

    此回再见,心中细细想来,当日此人也似乎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有此身手,又欲谋夺藏灵珠,必有所图。

    天剑君念头一转,拍了拍凌香梅的柔荑,说道:“先前看见了一人身影,仔细想来,恐怕他来历非凡,我准备暗中尾随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同行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忙道,生怕天剑君会丢下她单独行动。

    “嗯这嘛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皱了皱眉,不过转念一想,那人身份来历或不简单,凌香梅如今实力已复,不下于己,有她一同,倒也能更有照应。

    不过冲锋之事,不干实力强弱,他总是有些担心,于是便说道:“也好,不过这样,我尾随在那人身后,你则是随在我的身后,各距一段距离,也好相互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想了想,知道这是天剑君对自己的爱护,于是便点了点头,甜蜜应下。

    天剑君见状,微微点头,而后功体运转,朝着那大汉离去的方向追踪了下去。

    凌香梅则是相隔大约五十丈左右的距离,紧紧地跟在天剑君之后。

    大汉到底是何来历,两人尾随之下,又将引出怎样的存在?

    妖域,娲皇灵峰之下,一道身影枯坐。

    “此地法阵果真玄奇,前所未见,恐是某位阵法大能所独创之阵,只可惜布阵之人似有防范,许多地方阵纹隐晦,若不给予刺激,无法呈现。”

    乾元低声呢喃,眉头微皱,缓缓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自得妖尊允诺,他便籍着观摩法阵的由头来到了此地,只可惜暗中一直有人将目光投注,让他不敢多有动作,只能当真研究起此处阵法。

    这一研究,倒也的确沉浸其中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柳三变早就防着有人会觊觎此法,故而在布阵的时候便暗下了心机,部分阵法纹络,只有在激活的时候才会显现。

    而很显然,激活的时候妖尊必也在旁,有他存在,想来也无人能够觊觎。

    倏然,天魔感应到一直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消失,当即手指轻动,弹出了一抹气劲射在了娲皇灵峰的山壁之上。

    而几乎是同时,娲皇灵峰山体,忽悠一点火光闪烁,乾元只感觉双目一亮,四周环境忽然转变,如入了火焰之天一般。

    “能够不着痕迹便将我拉入此境,火火火,乾元总是轻看了你啊。”

    乾元目光横扫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旋即,歇斯底里的癫狂笑声,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哈哈哈哈,尊敬的天魔呀,火火火本来就很轻呀。”

    倏然火焰大涨,火火火癫狂身影再度浮现,只是面上的火焰印记,似乎隐有变化,如灼灼而动,欲要焚噬天地一般。

    天魔皱眉问道:“言归正传吧,你们到底有何计划,我需了解清楚,再作出抉择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哈哈哈,天魔来此,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了选择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火火火仰空狂笑,而后说道:“不过要与你商谈的,并非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忽然妖风阵阵,火火火身后,一道身穿红白阴阳跑,带着高高白帽,面容白皙精致让人辨不清男女,眼眸低垂,唇角似笑非笑之人骤然而现。

    赫然便是内妖域之妖师!

    “巧心不解难,见过天魔阁下。”

    妖师朝着天魔微微躬身,面目含笑。

    两人所谈,又会是何种阴谋?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