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北风其凉,雨雪其雱。惠而好我,携手相将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75章 北风其凉,雨雪其雱。惠而好我,携手相将!

    宗上天峰之外,星辰剑境之中,最终的碰撞,即将展开。

    玄机不再保留,解放了律剑之上的神秘符文,印刻己身,顿使自身真元破限,拔升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。

    身形不动,周遭空间便已隐现颤抖破碎之象!

    而在另一侧,令师同用至极之功,八卦六十四掌,首见合流!

    “万化定宗,极道于一,天人共发,是为皇天无量!”

    令师单手招纳,地水火风四宝同现,更有天雷衍生,纵横密布。

    乾兑离震巽坎艮坤。

    先天后天两形八卦浮现天幕,复有太极缓现,两形八卦各为鱼目。

    更是隐现人皇之象,高倨其中。

    恍兮惚兮,山川河流浮现,如宇宙万化,尽纳此图。

    令师耗尽一身功元,面色涨红,手上青筋暴涨,而后一声长喝,忽见山川崩毁,河流逆涌,天地倒转!

    一股恐怖的扭曲之力传来,竟让玄机身躯都隐有扭曲破碎的倾向。

    只此一招,已出武学之上!

    玄机身躯猛然一振,破限功元爆发,抗衡这一股恐怖的扭曲之力。

    同时体表辟冥霄符文光芒大作,暗红之色,竟将玄机映衬得如同地狱恶魔一般恐怖。同时一股磅礴的,不弱于令师的力量,亦逐渐在他体内凝聚,爆发!

    “天地穷途,至无尽处。上及天门,下达冥霄。我有一剑,足断风云!”

    无心无性,至高一剑。

    “律!”

    铮!!!

    骤来剑声争鸣,响彻虚空,玄机双目忽透十丈剑芒,律剑脱手,如化诛仙一剑,直冲令师而去。

    剑图交击,天地骤然无声,仅有一股看不见的波纹激荡而出,所过之地,虚空湮灭!

    旋即,轰然一爆!

    砰!!!

    图像崩毁,律剑崩飞,交击之处,忽现神秘黑洞,竟产生了恐怖的吸力,疯狂席卷着周遭一切。

    玄机剑境瞬间崩溃,两人受巨力所斥,各自吐血倒退数里距离。

    然而剑境破碎,那神秘黑洞却无影响,依旧存在,仅是片刻,方圆数里草木,便被尽数吞噬,丝毫不留!

    更有巨石翻飞而入,周围山峰,不断变直至化作平地、巨坑!

    就在黑洞肆虐之际,互见青女挥霜,一股强大寒流汹涌而至,直接冰冻了黑洞周围的空间,而后冰块破碎,黑洞也随之湮灭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与战两人各自倒退,令师虽然重创,却也在第一时间发觉自己已经脱离了通天路阵法,当即放声狂笑,转身就欲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忽来一声疾呼,以及一声痛心沉吼。

    “博娴,不可啊!”

    “大化天下!”

    “嗯,这声音,是绝涯与博娴!”

    令师闻声,面色微变,仰首看向高空,却见博娴含泪发招,八卦图落下,将自己困住了。

    令师双眸微凝,奋起残存内元,挣脱了八卦图的束缚,却又忽然感应到了一股极度寒冷的力量已经欺进了自己身旁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忽现逆时北风,雨雪雱雱。

    为阻令师,博娴不惜动用禁招,燃烧功体,化身千年寒冰。

    纵死己身,不留师恶!

    作为八卦掌源头,令师甚至不用目见,便能知道这是何招何式。

    履霜,坚冰至!

    令师念头方落,便觉身躯一僵,而后极度寒冷传来。

    “师尊,同归吧!”

    博娴一声怒吼,眼眸通红,终有不忍,终是坚决更甚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寒冰蔓延,将两人冰冻!

    “哎呀,博娴!”

    绝涯匆匆赶来,见博娴竟是采取了如此极端的方式,不由得神色焦急,灌输功元欲要融化寒冰,解救博娴。。

    “咳,绝涯,不用叹气了,博娴会如此而为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    在博娴出手的时候,玄机便开始赶来,只可惜仍是慢了一步,否则合两人之力,未尝没有留下令师的把握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有人影快速欺进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一紧,就要出手阻拦,然而来者动作迅速,竟是避开了两人,直接来到了博娴与令师两人的坚冰之策,一指轻点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!”

    绝涯冷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未觉凄惶莫伤春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收回手指,转身看了看两人,说道:“他们尚有气息,但是此刻不可贸然破冰,否则会连带着将他们的肉身毁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是方才出手毁去黑洞之人。”

    玄机双眼微眯,此人掠身而过的瞬间,他能感觉到一股冰寒之力,再联想先前冰冻黑洞的力量,不由得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此冰非是寻常,融合了道人意志,常法不可破,望你们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说完,转身便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此人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绝涯说道。

    玄机点了点头,正要说话,却又忍不住身躯跄踉,连连咳血,同时体表辟冥霄符咒跌落,回到了律剑之上。

    绝涯伸手将他搀扶,皱眉说道:“你负创不轻,需要即刻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事。”

    玄机摇了摇头,将律剑收起,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说道:“那人虽然出现的蹊跷,但是能为不凡,所说之言也有一些道理。绝涯,劳你先将令师与博娴的坚冰送往堂,与红尘素衣参详,我随后便至。”

    绝涯皱了皱眉,正要说话,忽然身侧又是流光闪过,却是天华君匆忙而来。

    “教尊,发生了何事,啊!是令师与博士生,这,这到底怎样了?”

    天华君甫一赶至,便见得玄机身受重伤,及至他要上前关切之时,却又见着了一旁令师与博娴所化之冰,不由得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绝涯看了看天华君,说道:“你来得正好,玄机重创,你便带他回去宗上天峰好好疗伤,事情始末,也可向他询问。

    “绝涯!”

    玄机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绝涯却是猛然摆手,将他打断,说道:“我之伤势已无大碍,此事便由我负责。而且我也不会一人行动,我会传信让聆音也一同协助。有她在,你应可安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唉,好吧,你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顾好你自己吧,莫要因此留下隐患了。”

    绝涯应了一声,带起坚冰便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天华君眉头紧皱,此刻他缓过神来,已经将事猜测出了大概。

    只是却不知诱发这一切的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咳咳,天华君,我需疗养一段时间,宗上天峰劳你坐镇了。”

    玄机低嗽了两声,又咳出了数口鲜血,而后他吸了吸气,化光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竟是让天剑君一语成箴了么?嗯,天衢君负责镇压令师,必能知道此事始末,寻他一问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念头转动,化光往宗上天峰而去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