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观虎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9章 观虎

    鸣翠山,深柳读书堂中。

    经过数日的疗养,柳三变的伤势已将近痊愈。此刻正坐在柳树之下,日常自奕,同时思考着武林局势。

    “烟都,诛仙海,狮虎族……这几日来,他们都暂时没了动作。是在休养生息,还是转向幕后行动?”

    柳三变把玩着棋子,目光注视着棋盘。棋盘之上,局势虽是黑白分明。但若细看,却能发现,黑白双色子各成一类,一如目前武林之上的势力布局。

    突然,柳三变屈指一弹,一枚黑子落在天元之位。

    “依佛识所言,令妖域破封也是佛乡三座的意思,既然如此,妖域的破封已成必然。或许我该由此出力……嗯,看来有必要往佛乡一走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念头未定,突然清风阵阵,详音飘荡,一道脱俗僧影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诸法因缘生,缘谢法还灭。吾师大沙门,常作如是说。”

    玉心如意妙莲华,嘴角噙着庄严轻笑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柳三变闻言,神色一动。旋即站起身来,细细地看着妙莲华,道:“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妙莲华道:“佛乡妙莲华,冒昧造访,还请红尘素衣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佛乡玉佛,快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一挥手,便收起了棋盘,引妙莲华入座。同时,他面色疑虑也是越发的重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何故……”

    妙莲华却是摆了摆手,打断了柳三变的话,道:“贫僧来意,想必瞒不过红尘素衣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见妙莲华作态,心下却有些了然。点了点头,道:“玉佛此来,想必是为镇压在佛乡之下的妖域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妙莲华点头,赞了柳三变一句,旋即说道:“妖域之事已然泄出,更被有心人渲染,本尚还在控制之内。然而随着如今诛仙海与烟都被破,妖域的存在便是目前局势的一个变量,因此必然会成为算计的中心。为了避免佛乡落人算计,必须让妖域提前出世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说道:“噢?有玉佛坐镇,竟也有人能算计佛乡?”

    “世上哪里会有不漏风的墙,况且偌大佛乡,也非妙莲华一人可主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道:“确实如此。不知玉佛,心内可已有了安排?”

    妙莲华双手合十,唱了一个佛号,道:“一切全仰赖红尘素衣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对于妖域一事,我确实也起了想法。当目前却找不到切入点。”

    “王权身边,有一名拳道强者。他的气息与妖域之人一般无二,想必可以由此下手。”妙莲华道。

    “拳道强者,王权身边竟又添了战力。”柳三变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声清冷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人便是杀害佛悯与佛听两位大师之人,无生之力碎黄泉。”

    无根之萍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股气息……”妙莲华双目微凝,却保持声色不动。

    寻根继续说道:“或许,与我也是同类人。”

    “壮士,久见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寻根点了点头,环目四顾,道:“武林风传,红尘素衣移居鸣翠山,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苦笑,道:“想不到短短数日,柳某这新居所,便已经广为人知了。”

    妙莲华道:“红尘素衣行端影正,居所之处,何惧人知?倒是这位……红尘素衣可否引见一番?”

    “在下无根之萍寻根,这位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寻根说着,转头看向妙莲华。两人双目一对,寻根脑海中忽觉一阵恍惚,旋即便是剧烈的疼痛传来,让他面色骤变。

    柳三变慌忙起身,搀住了寻根。

    妙莲华却面现了然之色,道:“你果然是那个地方的人,甚至我们曾还照过面。我记得你的眼睛,但你的面容,却十分陌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的来历?”

    寻根跟住剧痛,看向了妙莲华。妙莲华却是转过了眼光,不再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寻根苦笑一声,道:“即便你不说,寻根心底也隐约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?”柳三变眉头一动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便是妖域之人。即便不是,必也关系深切。”寻根说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沉吟一番,说道:“壮士仁心,乃是柳某等人所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宽慰。江湖浮沉,又哪里分得清善恶?寻根目前所心系者,不过己身之谜。”

    妙莲华道:“或许妖域之内,会有你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寻根点了点头,道:“我本欲寻找博娴一问,却找不到他的踪影,反倒是路上却自己逐渐的想通了。我准备接近碎黄泉,去探听与妖域有关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沉声道:“目前的确需要搜集妖域的信息,壮士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了,请。”

    寻根离去。

    妙莲华却是喟然一叹,道:“想不到竟有如此进展。更想不到,妙莲华有生之年,还能见到这一双眼睛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神色一动,问道:“玉佛知晓这双眼睛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双美丽的眼睛,令人无法忘记。同样,也是一双无情的眼睛,万物的生与死,仿佛都无法在其中倒映出一丝丝的波澜。”

    妙莲华略有感慨,却不愿意多谈。

    柳三变缓缓点头,正要说话,一缕淡淡的腥风,却突兀地传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今日深柳读书堂,平静不了了啊。”柳三变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宗上天峰外,一道流光急速落地,化出天华君的身影,跄踉上山。

    “你负伤了。”

    刚踏入宗上天峰地界,道印的声音便传了过来。天华君抬头,便见道印的身影出现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“见过教尊。”

    “运气。”

    玄机沉声一喝,一掌拍在天华君胸口。

    天华君依言,运转体内元功,借着玄机之助,将天心君残留体内的真力逼出。

    “以你与虞千秋的根基,怎还会伤重至此?嗯?虞千秋呢?”

    天华君道:“此时暂且不提,天华君此次返回宗上天峰,是需要查阅这百年来的人事卷宗,请教尊允许。”

    “查阅卷宗?可是事情已有了眉目?”玄机问道。

    天华君摇了摇头。“尚还无法确定,便先不多言。”

    玄机点了点头,取出了一枚腰牌,道:“这是卷阁入门之令,你且去吧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接过腰牌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玄机目送着天华君,低声呢喃。“方才助你回气,你体内残存之力,与你自身真力极为相似。是故意为之,或是受人陷害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他,玄机站了许久,身形一晃,便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卷阁之内,天华君快速地寻找着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他便找到了专门记载门人出山的记录。他直接翻到百年前开始看起。宗上天峰隐世已久,故而门人出山的记录并没有多少。很快,天华君便翻阅完毕。

    “烟都避世以来,曾出山门,又有着能与了空禅师论交能为之人,共有三人。这三人,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天华君思索着,将三人身份逐一过滤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天心君,入门时日最浅,同时入门时间也是唯一一个在烟都避世之后的。虽一向表现的别无所求,但以目前他在宗上天峰的地位来看,或许是他有意为之。嫌疑最重。”

    “道朴无为,烟都避世之后,便离开了宗门,四处游历。此人性格不争,无为一道更是独步道门,据传目前正化身游剑方尘,游历江湖。嫌疑最轻。”

    想着,他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人。

    “道化应虚子,前任教尊、道门七天之师养子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目光一敛,显然念及先师,心情低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虽未得授武,却以天纵之姿,从门中典籍之内,自悟绝学。在师尊逝世之后,便离开了宗上天峰,不曾归来。”

    突然,天华君心中一动,又想起了一人。

    “天和君,道门七天之一,在烟都出世之后,便了无踪迹……是道门七天中,除了已经确认死讯的天真君外,唯一一名生死不知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天和君与应虚子嫌疑并同,但苦无消息。日后需要多加留意探查。目前,还是将目光专注在天心君之上。不知天剑君方面,是否已寻得博娴了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拿定了主意,离开卷阁归还了腰牌之后,再次离开了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而在太华山方向,李裔文自论剑会结束,便径直而来。

    “太华山……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李裔文看着已然崩坏的太华山,面容平静。然而其心中的怒火、担忧交织在一块,却几乎要将他燃尽。因为一心赶路,他并没有听到有心人所散播的柳三变新居所,甚至近来武林之事,也并未详细打听。只能在此狠狠地压抑心中情绪,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“先往观星道观一行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长吁了一口气,转身欲往观星道观而去。

    同在此时,一杆竹剑突然从天而降,落在李裔文身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竹剑落地,竟也发出巨大轰鸣。周围地层一震,纷纷裂开。

    同时,一声轻喝,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“天生相,地造形,狮虎盛威名。竹中剑,杖里鸣,黄泉送君行!”

    “狮虎意怀天,黄泉送君行。”

    意怀天一步一震,一身剑元凝聚,遥指李裔文。

    “独立三边静,轻生一剑知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轻声一喝,飞凶自出,落在身前。

    两大绝世剑者,为情为仇,终于展开了正面碰撞。

    “斜月坪剑魁,讨教了。”

    意怀天一声长喝,乍开战端。

    远处,剑千秋与裁决者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“剑主,你不阻止他们?”裁决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阻止不了,也不需要阻止。李裔文不会输。意怀天也不会停手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若有所思的道:“剑主之所以促进他们的比斗,怕是为了缓解意怀天心中仇恨吧。”

    剑千秋点了点头,道:“今日一战之后,不论胜负,意怀天心中必杀之念必然能得到缓解。届时才有斡旋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了一眼裁决者,道:“这些年,你的计谋倒是有了不小的增长。你若早知计谋之长,便不会一直受评技者欺压了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眉头一挑,突然说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竟会来此?嗯,此战必然无果,我们不必浪费时间了,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剑千秋与裁决者两人离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人世主突然降临,遥遥观看。

    “匆忙离去,我的好盟友啊,拓跋如梦真有如斯恐怖么?”

    他也察觉到了剑千秋两人的离去,却只是微微一笑,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