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9章 毒脉祖地(上)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79章 毒脉祖地(上)!

    道门,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经过一夜闹腾,诸多道人内心惶惶,纵使在天华君的安抚之下,勉强定心,依旧是面带余悸,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一名猜测出令师之事的中年道者,心中发愁,竟是在一夜之间,愁白了半头黑发。

    而在上清殿中,天华君安排好一切之后,一人独自徘徊,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令师如何脱困,天华君至今仍是没有想清。他也曾往地心之处探查,然而那里却已经崩毁了,无法进入。

    幸好有天衢君传言,他正在修复地气以及聚拢因为震荡而四散的地心炎,避免地心炎流入外界,造成毁害。

    只是情况或许有些紧急,天衢君也没有太多时间说明此事。

    “天剑君曾说宗上天峰地气变化,受凶厄之气笼罩,如今看来确有此事,不过随着天衢君修复地气,这一股凶厄之气也在逐渐消失。令师的脱困,会与此有关吗?”

    “地心密室被毁,纵使聚拢剩余的地心炎,天衢君的修炼也势必会因此遭受影响,但愿对他的功体不会有坏处吧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教尊,虽然伤势严重,但是他既然不回宗上天峰疗伤,想来也不需要太多牵挂。反倒是博士生之事”

    “博娴宁可玉碎,也不愿让令师再造杀孽,不惜牺牲自己,将他冰封。不过看教尊与绝涯的态度,事情似乎尚有转机。博娴一身根基,习自令师,只是这化冰之法,却又似乎超脱八卦掌之内,宗武堂中,会有此法诀窍吗?”

    天华君绕柱而走,逐渐陷入沉思之中,竟是不曾发现一道身影,已经进入上清殿多时了。

    此人一身火焰纹络的道袍,眉毛,头发皆是赤红之色,双眸也微微泛红,隐有火光闪烁,眉目方正,看上去既憨厚又妖异。

    正是在地心密室闭关百年的道门七天之一天衢君!

    天衢君见天华君沉思偌久,依旧没有回神的倾向,不由得张口喊了喊。

    “天华君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天华君猛然一惊,随后抬头一看,便见得了一道暌违百年的熟悉身影。

    “天衢君,你来了。地心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天华君笑了笑,顾不得说些想念的话语,匆忙关心起如今的情况来。

    天衢君道:“来了许久了,只是见你一直沉思,因此没有打扰,贸然将你惊醒,希望没有打断你的思路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不了解情报,天华君也不过是在瞎想而已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摇了摇头,便是并无影响。

    天衢君点了点头,说道:“地气已经修复,只是因被令师强行逆转,损耗了不少,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嗯?逆转地气,宗上天峰的凶厄之兆与令师脱困,莫非都是因此?”

    天华君忽然将几件事情联想到了一起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所料不错,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点了点头,眼中至今也还有一丝意外。

    地气流动,无所定据,实在难以想象令师是如何将其捕捉,并且逆转的。

    天衢君继续说道:“因为地气被逆转,性质剧变,从而也对地心炎产生了十分强大的影响,致使封困松动,让令师破封了。”

    “地心炎变化,那你无恙否?”

    天华君急切追问。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摇了摇头,说道:“只是如今地心崩毁,为了不让地心炎平白耗尽,我已经使用秘法将它封存在体内,但是此非长久之计,地心炎失去温床,仍会逐渐衰弱,而且还会灼烧我之肺腑,我需要寻一处冰寒之地,借助外界的冰寒之力,彻底炼化地心炎。”

    地心炎之力,炽热恐怖,若非是他炎神体即将大成,也不敢如此冒险而为。

    天华君急道:“你太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不可,否则地心炎流入外界,恐将宗上天峰附近都会化作熔浆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的情况,不能再有耽搁,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出关,令师一事,便劳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心炼化地心炎吧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拍了拍天衢君的胸口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天衢君点了点头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“嗯天衢君看起来确实没有受到太大影响,将地心炎炼化,恐怕炎神体也将成。地心炎锻就的功体会有何种威力,我心中还颇有些好奇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向前走了两步,目送着天衢君远去,随后摇了摇头,将心绪收回。

    “宗武堂暂时不用前往,绝涯已经带着博娴与令师两人的冰封前往堂,便先静观红尘素衣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心思转动,如今宗上天峰甫经动荡,方圆之地亦同受波及,目前的首要之重,仍是安抚附近百姓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天华君忙召集人员,四散而去,安抚百姓。

    虽然道人们依旧心有余悸,但是此事源头本就是宗上天峰,再则身为三教中人,自有济世之责,因此也没有怨言,踏实地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遥远的西疆,毒脉的祖地当中,一道身影悄然靠近。

    毒脉祖地,这是有记载的最后曾出现无忧草的所在了,但是此地,当真有无忧草吗?

    句无章隐藏在草丛之中,眺望着远处山峰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毒脉祖地,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寻常的村落,只不过是坐落在一座被削去山顶的半山平地当中。

    登山之路,是一道蜿蜒向上的石路,看上去似乎是人力所开凿,除此之外,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而句无章的目的,也不是在此地。

    句无章目光偏移,看向了山峰一侧的另一座矮小的山丘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透过日光,便可看见山丘之上,密密麻麻排列着数之不尽的金坛。

    句无章知道,那金坛里面沉睡着的,便是苗疆祖地历来死去的长者。

    而根据记载,无忧草正是在此山丘之中被人发现过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当初是什么人发现的,忽然很好奇这个家伙的下场,是被毒死了呢,还是被毒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咋了咋舌,心中有点小慌。

    闯人家祖坟这种事情,还真是让人有些惴惴不安啊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令师,句无章还是得咬紧牙齿前往。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交代了柳无方,相信到时候搬出泣红颜,应该不会死在这里的吧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长吁了一口气,开始悄悄地往着毒脉祖坟处移动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