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3章 相杀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83章 相杀!

    天绝峰下,三人独立。

    “夜色将临了,二位迟不动手,有何考量?”

    畅和风此回做了一些伪装,罩上了**,化成了一个老者模样。后背之处也不知填充了何物,鼓鼓囊囊地看上去老态龙钟。

    正心怀曲也被藏进了手中拄着的龙头拐杖,整个人虽显老态,却着装华贵,令人一见便会猜测其来历非凡。

    至于云天心与人世主两人,倒是不曾做任何伪装。

    以两人如今的立场,也不需要做任何的伪装。

    云天心看了看畅和风,笑道:“十七兄弟,你倒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不宜暴露,为了谨慎起见,我只能作此伪装了。”

    畅和风杵了杵拐杖,竟真有些老者气态,而且眉宇之间,也确实露出了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三人等待许久,然而人世主一直说时候未至,原因却不曾明说,让他心中疑惑难解。

    这种被瞒在鼓里的感觉,他十分厌恶。

    “耶,十七兄弟不需动怒,拓跋如梦此举,并非故意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摆了摆手,目光流转,看了一眼天边晓月,笑道:“顾惜朝惊鸿之体,与于青天白日之下,会有莫名增幅,为保证绝杀,拓跋如梦会计算到任何的一丝细节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说着,目光忽然转向了畅和风,说道:“之前明言,双方各出两人,以保证目标必达。只是如今看来,十七兄弟似乎并没有将承诺放在心上啊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有天下急速,欲走无人能追,顾惜朝同样是剑界顶峰,不可小觑。莫说云天心如今伤势未复,仅仅是纸老虎,纵然他也同在全盛,虽多经造化,但是想要独胜顾惜朝,还有不小的距离。

    仅有拓跋如梦与畅和风两人,纵使心中握有胜算,却没有必杀对方的把握了。

    畅和风闻言,顿知对方久等,恐怕是为了自己的同伴了。

    只是目前己方身份不能暴露,畅和风心中也从不曾有过让他们接触的想法,因此便说道:“此回与我同来之人,身份更加敏感,不适合露面。不过二位放心,他早已经到达附近了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闻言,轻轻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十七兄弟的意思,是哪位不曾露面的同志,会潜伏在暗处,等待关键时刻,一击必杀吗?”

    畅和风说道:“可以如此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便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朝着云天心点了点头,云天心顿时会意,闪身而退,隐匿身形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转身看向了天绝峰,忽然身躯扶摇直上,鼎立九霄,剑指一柄,传世之剑百代昆吾,瞬间出鞘。

    剑气寒霜,慑人心魄!

    畅和风见此气势,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人世主,实力果真恐怖,而且心思缜密,城府之深沉犹在云天心之上,与这样的人打交道,必须要小心再小心。

    畅和风心中暗凛,云天心的心智,便要他们费心心思来设计,如今更多了一个拓跋如梦,恐怕后续还会有不少情报会被他们探出。

    畅和风微微摇头,将这股念头驱逐。

    人世主与云天心两人固然需要谨慎对待,但是眼前仍是以诛杀顾惜朝为主。

    高空之上,人世主冯虚御风,虚空而立,一身剑元沸腾,百代昆吾之上,同发剑声铮琮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并指而引,百代昆吾随形而动。

    “帘外几多争战,帘中握尽苍穹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剑落,剑气开天,直冲无踪惊鸿之阵。

    顿时,阵法激荡,隐生波澜。

    “谁悟得机心如梦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二剑落,剑气劈地,天地颤抖,天绝峰外无阵法守护之地,鸿沟骤烈,无踪惊鸿光芒急速闪烁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念悄然处,狮行虎顾。更掀起、烟雨云风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三剑落,乾坤凝滞,日月失光,无踪惊鸿,隐现裂口,崩溃在即!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天绝峰忽有剑意重霄,欲修无踪惊鸿大阵。

    畅和风见此情况,一点龙头拐杖,强大剑芒骤然激射而出,会以拓跋如梦剑芒之威,击向了无踪惊鸿。

    顿时,无踪惊鸿破!

    就在阵破之刻,互见黑夜之中,惊鸿一闪,含怒辞号,豁然响彻。

    “高卧青云小世才,闲居隐地远尘埃。凡俗岂知天外客,惊鸿一片日边来!”

    惊鸿翩至,剑者凌空,剑锋怒对拓跋如梦。

    “哈,拓跋如梦,想不到你竟有胆量,敢前往天绝峰找事!”

    阵法被破,顾惜朝心中愠怒,再见人世主,不消多讲,原因尽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顾惜朝身侧人影闪烁,未知其从何而来,何时而来。满头白发随夜风飘拂,遮挡了面容。

    正是期风行客夜流光来到!

    “相杀么?”

    夜流光双手后负,肩膀微侧,不带感情的话语淡淡传开。

    “哈,两位同在,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双手轻负,百代昆吾如有灵性,绕身悬浮。

    顾惜朝剑锋轻压,面上愠怒逐渐隐去,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他静看了拓跋如梦数眼,说道:“虽不知你是如何死里逃生,但是胆敢前来天绝峰再度寻死,顾惜朝佩服你之勇气。”

    “哈,寻死吗?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闻言,哈然轻笑。

    随即,一声低沉的咳嗽声传来,顾惜朝两人瞳孔微凝,循声望去,却见一名老翁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此人呼吸沉稳,气态非凡,实力非同小可。只是这般模样殊异,却从不曾听闻此人名姓,难道又是人世主暗藏的武力?

    顾惜朝心中暗凛,目光不由得转向了拓跋如梦,心中只剩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此人,到底还藏有多少暗手?!

    如今所展露出来的力量,是他此行的全部吗?

    顾惜朝双眼微眯,低声说道:“好友小心,谨防对方尚留后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能顾,拓跋如梦新得宝器,气势正盛,你多加小心。那名老者不知深浅,我有速度优势,便交我对付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轻声应和,身躯一动,翩然而落在了畅和风之身前。

    “人虽年长,若不知机,也不过是徒长年岁而已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负手而立,背对畅和风,微微侧头,用眼角余光觑着他。

    畅和风笑了笑,道:“期风行客夜流光,老朽闻名已久,今日总算有缘一会了,咳咳咳。”

    畅和风说话,猛然咳嗽了起来,剧烈的程度,连额头的青筋都有些暴起了。

    然而夜流光见此情况,眼中冷意却没有丝毫减退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前来挑事,那便要有承担一切后果的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相杀吗?”

    夜流光身形倏然一动,瞬间出现在了畅和风身后,双指轻点畅和风后背,首现开启了战局!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