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五章 暗招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四百八十五章 暗招!

    天绝峰之上,两名剑界传说隔世再会,巅峰一决

    “天外惊鸿,百年之前烟都一役,你有虞千秋等人相助,方能败我。今日你独身一人,要如何挣扎呢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轻弹剑身,顿引起阵阵剑吟。云淡风轻的模样,更是彰显着志在必得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顾惜朝却丝毫不受影响,反是笑道“你若当真有把握,便不会选择在入夜之后前来。”

    以拓跋如梦的能力,能够知道自己功体弊端并不奇怪,不过顾惜朝也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虽也夜里会失去增幅,却也仅是增幅而已,并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反倒是对方的态度更让他心中确信,对方必有后手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两人同时察觉道了夜流光与畅和风已经开始交手了。

    顾惜朝笑道“我们也不能闲着呀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顾惜朝猛然一弹惊鸿,放声而歌。

    “凡俗岂知天外客,惊鸿一片日边来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心中一惊,匆忙后退数十丈,然而却发现周遭并无异常,不由得眯了眯双眼。

    他算准了顾惜朝的惊鸿之境会因黑夜而无法施展,而顾惜朝会如此故意糊弄,恐怕也是在表达出已经看出了自己心思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“哈,天外惊鸿之机敏,倒是让拓跋如梦讶异了。不过,又能如何呢”

    “苍生剑流”

    赫见拓跋如梦剑指轻点,剑气汇聚如滔滔星流,铺天而来,璀璨光芒闪耀,竟将天绝峰方圆映照如昼。

    顾惜朝见状,毫不示弱,惊鸿展动,浩瀚功元化作开天一剑

    “寒山一剑没”

    轰

    惊鸿斩落,化作通天巨剑,威势直降,力足分海

    人世主苍生名式瞬间被破,剑流双分,迅速湮灭。

    同时顾惜朝剑式余威稍减,却仍旧带着恐怖威势,直扑人世主而去。

    人世主见状,却是唇角噙笑,足下步伐虚空连跺,翩然向后退去,任由顾惜朝剑式不断追逐。

    顾惜朝见此情况,心中暗道不好,忙散去剑招,急速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唰

    几乎是在顾惜朝后退的同时,百代昆吾忽然自即将尽数湮灭的剑气河流之中激射而出,直取顾惜朝面门。

    若非反应及时,只此一击,胜负便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顾惜朝应快速向后而导致向前飘起的黑发却被尽数削断了。

    好有灵性的剑,看来人世主诈死的这段时间,另有际遇了。

    顾惜朝险些重创,心生警惕,凝聚了十二分的精神,在倒退之中连发了十数道剑气,阻拦了欲要乘胜追击的人世主。

    随即腰身一拧,扭转身形,反主动攻向了人世主,两人瞬间爆发了剧烈的冲突。

    目不暇接的近身肢接,与剑声铿锵之中迸射出激烈的火光,一时在东,一时在西,随人影急速挪移,好似展开了漫天花火一般。

    而另一战场,夜流光身形转动,并指点出。

    夜流光之名,天下皆知,有无与伦比的速度,因此畅和风早有警惕,在也夜流光身形初动之刻便做出因应,身躯瞬间横移三丈,同时龙头拐杖一扬,便携千钧之力,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夜流光神色不变,身形更是不退反进,竟是在拐杖临身之前,欺身靠近了畅和风,同样并指一点,直取畅和风左肩。

    危机之刻,畅和风忽然一声长喝,龙头拐杖把手处的龙头忽然脱离,竟真似龙头一般咬向夜流光的手腕。

    若是夜流光执意要废去畅和风左手,自己的手臂也将同时被废。

    夜流光眉头微皱,显然不愿与敌同伤,当即身形一顿,旋身一转,腾空避开。

    畅和风见机,手腕一翻,龙头拐杖直刺而上。

    夜流光双足连跺,踢在了拐杖边缘,借力后退。

    短短一瞬,为击杀,也为试探。两人互换了数道攻势,眼力,速度与根基,已尽展无疑。

    饶是两人立场相对,畅和风仍是忍不住赞道“期风行客之速度,果真是天下无双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依旧不答,身躯一晃,忽而一身化三,三面齐攻,分取畅和风前胸,后背以及天灵。

    畅和风自知速度不如对方,因而始终以不变应万变,龙头拐杖旋身而划,功元震荡如波,攻击其前后的幻象顿时被破。

    同在此时,夜流光真身已至,旋身一脚踢向了畅和风面门。

    畅和风空出一手,一把抓住了夜流光的脚掌。同时另一手持着龙头拐杖,便与击向其膝盖。

    孰料就在此刻,夜流光靴刃再现,突兀而出。

    畅和风直接的眼前白芒一现,惊得瞳孔猛缩,手上匆忙用力,将夜流光推开。同时拐杖如剑,顿乏剑气如雨,扑向夜流光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饶是如此,眉心处依旧被刺破一丝皮肉,血珠缓缓一出。

    夜流光身形轻动,不着痕迹,轻易将剑雨避开。

    “呵,剑者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一声轻笑,先前一连串的试探,终究还是让畅和风暴露出其所擅长之武学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双方各有了解,总不至于两眼茫然。

    “期风行客,既然知道了老夫剑者身份,那老夫也该要认真了。”

    畅和风双目低沉,夜流光的能为超出了他的想象。仗着这一股天下无双的速度,他当真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想要战胜他,只能以不变应其万变,而后在不变之中,同藏万变

    想到这里,畅和风握杖如剑,一身气息凛然,就连伪装的佝偻身躯都显得挺拔了起来,同时气息逸散,吹拂周遭草木飒飒作响。

    夜流光说道“有此根基,你绝非无名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老夫也十分抱歉,只是出于苦衷,不得不为。若是你们两人同亡,老夫定会为你们亲手立碑,并在坟前道清一切。”

    若非尚要与烟都之人合作,估计顾惜朝会继续破坏他们的行动,畅和风也的确不愿意与这两人为敌。

    尤其是如今两人与读书堂关系深切,若是他们死亡,必会惹怒柳三变,从而让他将己方盯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要胜顾惜朝,仅凭拓跋如梦一人,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嗤笑一声,对于顾惜朝十分有信心。同时也不愿多言,身躯一动,倏然身形消失。

    以极致速度不断变异方位,以达到欺瞒视线的目的吗

    视线当中失去了夜流光的踪迹,畅和风心中微沉,听觉极力张开,捕捉着周围一丝一毫的动静,同时嘴中笑道“你以为以人世主的谨慎,会只有我们两人前来么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夜流光面色微沉,倏然停下步伐,竟是已经接近了畅和风三丈之内。

    畅和风身形一顿,快速远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身影含笑走来,淡淡辞号,于焉响彻。

    “有轻虚之艳象,无实体之真形。贯元素与太虚,薄紫薇于竦戾。龙逸蛟起,鸾翔凤翥,飞仙凌虚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云天心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云天心含笑走出,朝着众人躬身行礼,神色谦卑。

    然而不论是夜流光与顾惜朝,见其出现,都是面色微变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道凌厉气芒,倏然自远方而来,顺便便欺进了顾惜朝身前

    一时失神,顾惜朝顿入危机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