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六章 陷危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四百八十六章 陷危!

    “好友,小心”

    夜流光面色骤变,身形倏动,欲要去挡下这道气芒。

    然而畅和风龙头拐杖一横,却是将他阻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欺风行客,如今可是老夫来阻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,退开”

    夜流光衣袖一甩,就要将畅和风拐杖击退,然而衣袖与拐杖交汇之刻,拐杖之上传来的恐怖距离,却是让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,面色发白,倒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“你,一直在藏招”

    夜流光面色难看,先前交锋,畅和风一直处于被动,让他心中小觑,却想不到竟是城府深沉,一直在藏招,等待云天心忽然出现,两人心中震撼之刻,又有第四名强者出手偷袭

    而受到畅和风阻拦,瞬间之刻,气芒已经临身了。

    受到气机锁定,顾惜朝避无可避,只能一咬牙,奋提体内功元,并发极招抗衡。

    “玉垒浮云变古今”

    玉垒无光,浮云百态,古今一变。

    磅礴剑气无由而发,瞬息凝聚,化作彻天之刃,直劈而落。

    瞬间,两大强者至极一式,凌厉交锋,与半空之上,激荡出阵阵剧烈轰鸣爆破之声,隳星掩月。其冲击波之恐怖,强如拓跋如梦,不足踏大地,竟也无法卸力,被震飞十数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至于顾惜朝,到底仓促应战,蓄力不足,极限一式虽破去了对方九成之力,然而即便是仅剩的一成之力,依旧不可小觑,直接击中了顾惜朝腹部,将其击的吐血,倒飞百丈。

    幸得关键一刻,顾惜朝奋起体内功元,在身前凝成了一个元气护盾,才免去了被彻底重创的结果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体内真元依旧震荡不已,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
    倏然,就在此时,忽见云天心伸手一招,流云之魄瞬间出现,而后剑花轻舞,极招倏出,直取负创的顾惜朝而去。

    “剑无痕”

    无痕一剑,不见痕迹,剑光直透,竟是在顾惜朝警觉之前,直破其右肩。

    眼见顾惜朝连连负创,夜流光怒上心头,功元暴动,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“你们,惹起了夜流光的杀意了”

    夜流光双眼一沉,首现奇妙身法,竟是一人三化,冲向畅和风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技重施,期风行客你技穷了么”

    畅和风一声嗤笑,认为夜流光关心则乱,龙头拐杖横扫,便要破开幻象。

    熟料拐杖落处,却被夜流光稳稳接住,一时无法抽回。

    夜流光趁机,靴刃再出,直踢畅和风身前。

    畅和风无奈,只能暂放拐杖,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然而夜流光所化另外二人,早已蓄势已久,一左一右,携带绝杀姿态,围攻而来。

    危机之刻,忽然剑光突来,却是云天心见此情况,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“十七兄弟,若是你在藏招,恐怕我们就算目标达成,你也要折戟在欺风行客手下了。”

    云天心轻声笑道,不过话语之中也暗藏提醒。

    自己伤势未愈,无法坚持太久,而畅和风所带来之人,在出了一招之后便有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如今局势,虽然顾惜朝负创,但是未尝没有脱逃的机会。反而是若畅和风继续藏招,必将败于愤怒的夜流光,从而导致这大好的局面被反转。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畅和风低头沉思,然而夜流光却并不停留,虽攻势被破,却并不讶异,也不继续进攻,反是身躯一动,快速往顾惜朝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友,我无碍,不用管我”

    顾惜朝见他临阵抽身,不由得面色一变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而畅和风见夜流光因抽身离去而露出的破绽,眼中纠结之色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也罢,只要将两人当场格杀,便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之身份

    念头转动,畅和风抱定了绝杀之心,伸手一招,被抛至一旁的龙头拐杖顿时飞入掌中,而后一身剑元,蓦然沸腾,以杖作剑,极招顿出,正是泼墨灵飞惊独步之式

    霎时之间,无尽剑气,席卷夜流光而去。

    “哈,儒门之人”

    倏然,夜流光一声轻笑,却是自畅和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畅和风面色一变,再看剑招所指之人,竟是逐渐淡去身影。

    “不妙,是幻影”

    畅和风心中大惊,匆忙便与变换方位。

    然而为时已晚,夜流光携怒一掌,重重印在了其后心之处,顿时将他击的吐血倒飞,立陷重创。

    夜流光举掌欲继续追击,暗中之人倏然再出强大气芒,直冲夜流光而去。

    夜流光顿时变更目标,满含功元的一掌,撼然迎击,结果竟是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夜流光瞬间落败,仰天高喷新红,足下连连倒退了数步,才堪堪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这种根基,对方绝非无名之辈

    夜流光心中震撼,凝神警惕周围,不敢贸然而动。

    畅和风趁机,身法展动,退至了云天心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无恙否”云天心问道。

    畅和风摇了摇头,低声道“无事,是我轻敌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畅和风看了看凝神警惕的夜流光,说道“有我那名同伴在暗中牵制,夜流光不敢乱来,接下来便看人世主的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云天心点了点头,目光看向了高空战场,握紧了手中的流云之魄。

    我尚有一击之力,必须好好把握时机。

    “人世主,好缜密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顾惜朝见夜流光无恙,稍微松了一口气之后,冷冷地看向了拓跋如梦。

    他虽料到了对方必有后手,但是在云天心出现之后,便以为底牌已出,因此有些大意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,这等阵容,便想要收下顾惜朝这一条命,未免太过看轻人了。”

    顾惜朝仰空长啸,连点周身穴道,止住了右肩鲜血涌出,随即一弹惊鸿古剑,功元浩荡,再出极限武学。

    乍见寒芒一闪,掠影浮光,顾惜朝身形闪烁,如惊鸿乍现,转眼之间,已经持剑冲至了人世主身前。

    然而到底负伤在身,行动难免缓滞,拓跋如梦横举百代昆吾,乍听一声剑声铿锵,竟是准确将之一式格挡而下。

    “天外惊鸿,哈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一声轻笑,百代昆吾之上,剑意猛然爆发,顿如泰山崩塌,万钧之力请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“呃噗”

    顾惜朝顿受重创,吐血倒飞。

    “好友”

    夜流光面色微变,心神乍然一松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暗中之人再次有了动作,倏然又是一道凌厉气芒横扫而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云天心身形倏然一动,竟是持剑直冲倒飞的顾惜朝而去

    一时之间,顾惜朝、夜流光两人同时陷危了。

    而在天绝峰远处,李裔文因听从阿长的的建议,前来南武林寻找云天心的踪迹,却在不知不觉之间,来到此地。

    “嗯前方便是天绝峰,云天心应不可能在此停留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看了看天绝峰方向,轻轻摇了摇头,转身便欲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李裔文忽然感到一阵阵撼动自天绝峰方向传来。

    “嗯天绝峰处有人交手,前往一观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身形一动,快速朝着天绝峰而去。

    恰时赶来的李裔文,能成功救下陷危的两人吗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