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7章 当时我就应该反抗的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87章 当时我就应该反抗的!

    西疆,毒脉祖地之内。

    夜月高悬,群星璀璨,凉风习习,本该是乘凉赏月的美好静夜。

    然而村庄之内,气氛却是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在一片开阔之地,被用草木柴禾堆砌起了一个高台,高台之上竖起了一个大大的十字架。

    十字架上,绑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冷静一点啊,我是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句无章被绑在十字架上,一脸的纠结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切的可能性,甚至都做好了失手被擒,当一段时间阶下囚的思想准备。

    但是万万想不到,毒后竟会直接将他送上火刑架!

    “噢噢噢噢噢噢。”

    “噢噢噢噢噢噢。”

    在句无章周围,还有三个异服男子手持火把,嘴里颇有节奏地叫唤着句无章听不懂意思的呐喊,围着他不停地打转。

    而在稍远处,诸多毒脉子民静静围观,似在看热闹,又似乎是在等待食物的分配?

    句无章心中纳闷,直觉这不是毒脉,而是某个食人族部落!

    ‘早知道这样,当时我就反抗了。如此虽然会导致寻找无忧草一事更加困难,但是起码不用被人用火烤啊。’

    句无章看向远处面无表情地坐着的毒后,眼神眨动,疯狂暗示。

    然而毒后却视而不见,对于这个擅闯先辈长眠之地,并且打扰自己缅怀弟弟的家伙,她没有丝毫的好感。

    乍然,毒后单臂一抬,举着火把的三名汉子顿时收声停步,同时高高举起火把,似乎随时都会将之投掷向句无章。

    句无章心中发凉,忙道:“毒后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句无章,说出你潜入的真正目的,否则化为枯骨!”

    毒后微微昂首,俯视着句无章,淡淡地开口。

    此人虽然不断与泣红颜攀关系,但是以毒后的城府与心智,又岂会轻易相信?而且他一直不愿明说擅闯祖地的目的,因此她才会用此刑法,逼迫句无章说出实话。

    毕竟若是有人觊觎毒脉之物,若不早些厘清,终究会给毒脉带来困扰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句无章不愿明说,那么烧死了,也就烧死了。

    毒脉虽无心武林,但也不会任由他人挑衅。

    句无章看出了毒后的心思,着急得额头都冒出了汗渍,他此刻功体被锁,一旦毒后下令焚烧,自己绝无生还的机会!

    只是无忧草才是天下奇物,若是被传出自己曾在此寻找,也必会引起轩然大波,从而引来更多的人前来,这绝对是一件挑衅毒脉底线的事情,因此绝不能外传。

    但是不说,自己就要死翘翘了!

    句无章左右看了看,然后说道:“毒后,此事可否单独一谈?”

    说完了,眼珠子不断转动,看向人群,疯狂地暗示。

    ‘他此举,是在忌讳此地耳目众多吗?嗯……且再试他一试。’

    毒后双眼微眯,忽然举起的手掌轻动。

    一直注视着她的三个火把手见状,缓缓将火把靠近了柴禾了。

    句无章大急,忙喊道:“毒后,除此之外,为表歉意,句无章还会奉送一个情报,用以弥补惊扰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毒后闻言,挑了挑深色黛眉,问道:“何种情报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道:“毒脉护山令师,铁蟒的下落!”

    “嗯?你有铁蟒下落的消息?”

    毒后面色微凝,低头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尔等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毒脉之人闻言,俱都快速离去,就连三个火把手也拿着火把远离。

    句无章见状,暗中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毒后轻轻挥手,发出数道气劲,将捆绑句无章的绳索击断。句无章身形敏捷,几个跳跃便远离了柴禾堆,丝毫看不出功体被锁的模样。

    毒后轻道:“句无章,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当先离去,句无章紧跟而上,片刻之后,两人来到了一处静室之内。

    “此地无人,先说你真正的目的吧。”

    毒后盘坐在静室石床之上,淡声开口。

    句无章站立一旁,主次分明。

    不过句无章并无计较,而是左右看了看,确认无人之后才轻声说道:“实不相瞒,句无章此来,乃是为寻无忧草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无忧草?”

    毒后闻言,双目一凝。作为毒脉之主,她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无忧草的来历,也的确曾有记载,无忧草曾经在毒脉祖地之中出现过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毒脉中人,她很清楚这只是一个谣言。然而如今身负万物有灵的句无章竟会前来寻找,莫非……

    毒后心中暗惊,面上却是不动神色,抬眼看了看句无章,问道:“那你可以收获?”

    句无章苦笑,道:“在下初来便遇见毒后了,根本不曾有时间寻找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原来如此,先前之事,是我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毒后低头沉思片刻,然后竟然开口道歉。

    句无章之前不曾反抗,也忌讳让人听到无忧草的信息,应也是为了毒脉安稳着想,看来却是没有坏心。

    句无章笑道:“毒脉归隐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对你们,对我们,都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毒脉之人太过恐怖了,恐怖的就算如今毒脉衰弱,也不敢当真对其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如今的情况,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毒后点了点头,问道:“无忧草虽然神奇,但是作用单一,你寻找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事关道门令师,详情如此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挑挑拣拣,将令师如今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道门令师……”

    毒后双眼微眯,想起了当初拓跋如梦降临天毒峰,索要迷神花的事情。结合方才句无章所言,看来令师脱困,应该便是他从中暗做手脚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事并不确定,毒后也没有插手的想法,因此只是轻轻点头,便略过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你先前曾言,有铁蟒的讯息。如今铁蟒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铁蟒乃是毒脉的护山灵兽,灵智早开,更是一身铜皮铁骨,刀枪难伤。只是在当年武林围攻天毒峰之时负创逃离,之后便一直下落不明了。

    句无章说道:“前段时间,句无章曾在铁木林见过铁蟒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铁木林,嗯……记载之中也曾经出现过无忧草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毒后微微点头,句无章正在寻找无忧草,那么看来这个消息应当无误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毒脉西迁,若是再贸然回返中原,恐怕会引起不安。

    想到此点,毒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看了看句无章,说道:“句无章,我可以不追究爱你擅闯之罪,但是我要你协助泣红颜前往铁木林将铁蟒收服,并将之带回西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但是句无章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很豪爽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解开我的功体,让我进入祖地一寻无忧草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句无章又补充道:“毒后请放心,句无章绝不会破坏祖地之内的一草一木。”

    毒后悠悠地看着句无章,数息之后,忽然屈指一弹,点中了句无章几处穴道,解开了他功体的封禁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