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无根飘萍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章 无根飘萍

    神秘的高峰上,雾霭沉沉。一座恢弘城市,在万丈山巅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城中一处大院,先前与李裔文对战的烟云刺青男子,恭恭敬敬地跪倒在地,禀报着来路之事。

    在他前方,一面修竹屏风挡住了视线,只有在烛光的照耀下,可以看见一位端坐着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恩,能在受伤的情况下扯下烟宫的面罩,看来武林中又出现了不少的高手啊。可有那人的资料?”

    听完刺青男子的禀报,屏风后的人轻轻开口,声音也如刺青男子一般,不阴不阳。

    “一剑轻生李裔文,是近几十年来新晋的强者,名声不弱。”烟朱说道。

    屏风之后的人闻言,一阵沉吟,而后道:“退隐百年,烟都已经失去对武林大势的了解,暂不宜出世。你去通知雨云风三宫,隐藏身份,渗入各大势力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烟朱领命。”烟朱起身退下。

    “恩,百年隐匿,不知当初盟友现状如何,去一趟诛仙海。”说完,身影逐渐模糊,人已经是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道由白云尽,春与青溪长。

    时有落花至,远闻流水香。

    闲门向山路,深柳读书堂。

    幽映每白日,清辉照衣裳。

    太华山,深柳读书堂中,一道伟岸人影静静端坐石凳,左手白子,右手黑子,正与自己对弈。他眉头深敛,似乎棋路陷入了僵局,连一旁的香茗置凉而不自知,不时的举杯轻抿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眉头一松,放下已经凉却了的香茗,双指一点虚空,登时无形波动散发,笼罩了整个太华山的阵法被解开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见一负剑男子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好友,你可总算来我这深柳读书堂了啊。”柳三变呵呵一笑,取出杯子,为李裔文倒了一杯香茶。而后见茶已凉却,一拂袖子,茶上顿时冒出腾腾热气。

    李裔文在柳三变身前坐下,也不喝茶,直接道:“我遇上了烟都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烟都?”

    柳三变一愣,继而低眉沉思。足有半日之后,才见他长长吐了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烟都再现,确实不是一件小事。只是依我对烟都之人的了解,他们应该暂时不会急于涉足江湖。诛仙海曾是他们的盟友,或许他们会以此为跳点。嗯,近些年诛仙海动作频频,如今加上烟都之人再现,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关联?”

    柳三变自语,又有陷入沉思的迹象。

    李裔文见状,道:“此事你多留心,我另有要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友且慢。”柳三变回过神来,道:“随着烟都的再现,本就不平静的武林必将再起波澜。而烟都之人命格特殊,寻常之法难以诛杀,好友行走江湖,还请替我留意几人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何人?”

    “一个与冰为伴的人,一个能追逐风的人。”柳三变道:“这二人,是对抗烟都必不可少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与冰为伴,追风……”李裔文轻声重复,眉头愈敛。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不错,这是能够克制烟都之人命格的人,还请好友多多留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点头,径直下山。

    “烟都,诛仙海……哎,这武林,何时才能靖平?”柳三变摇头一叹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又是两道脚步声从山下传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父。我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远远地,柳无方的声音便传了过来。接着,便看见他欢快的小跑而来,一把抱住了柳三变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柳三变轻拍着柳无方后背,对他的断臂却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柳无方单臂抱着柳三变,脑袋在他怀**呀拱,却是忽然发出了抽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师父,垢无尘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垢无尘他没事,并且遇上了一桩机缘。”柳三变捋了捋柳无方头发,道:“起来吧,别在客人面前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嗯了一声,侍立在柳三变身旁。

    “哈哈,红尘素衣,贫道藏虚有礼了。”藏虚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白日观星藏虚道长,柳某久仰了。”柳三变谦和回礼。接着继续道:“还请道长稍候,待柳某先为劣徒处理伤势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藏虚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柳三变领着柳无方进入内室后,连点他身上数处大穴,并喂他服下一粒赤金丹药。

    “去天清池底浸泡三日,期间不可出来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安排好了柳无方,柳三变却是不急着出去,而是独自思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方此去虽然失了一臂,但从他面相看来,这一次劫难已经平安度过。至于藏虚,他的白日观星之术据说可通三界,可勘古今,但是此人从不轻易离开观星道观,这一次他的到来,难道预示着这一次天下的劫难,会更加的惨烈?”

    这边,柳三变不由自主的陷入沉思,那一边,藏虚在等待之余,目光不经意间看向了石桌上的棋盘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原本平平无奇的棋子布局,落在藏虚眼中,却好似一柄大锤,重重地敲击着他的心神。不由自主的,他眼中湛蓝光芒闪烁,观星之术竟是自行运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徒然,藏虚一声闷哼,面色发白,连退数步,眼中的光芒,反而是越发的闪亮。

    “这般棋路,此等布局。白衣卿相,红尘素衣之名,不虚!”

    “嗯?道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恰好柳三变出来,见藏虚身形摇摇欲坠,不由得快步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吾道不孤,吾道不孤啊。”

    藏虚却只是一个劲儿的狂笑。

    柳三变似有会意,也是微微一笑,道:“道长可知我见到你的第一眼,是何感觉?”

    藏虚闻言,收住了大笑,看着柳三变,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,叹道:“双肩,轻了啊。”

    双肩轻了啊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却有着太多的情绪。就连藏虚都有些分不清这句话说的是柳三变,亦或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坐下谈话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引藏虚入座,奉上香茗后,道:“其实在你们之前,李裔文曾经来过我这里,他带来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说说。”藏虚奇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沉声道:“烟都,再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烟都!”

    藏虚敛眉,道:“贫道早就看出有一股潜藏的势力在蠢蠢欲动,想不到竟是烟都之人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不过,这件事我也有了安排,毕竟烟都虽然难缠,也并非不可战胜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只要找到能够克制烟都之人奇特命格的高手,便可以将他们诛杀。”

    藏虚说着,忽然站起了身,道:“烟都之主狼子野心,近期内他必然会有所动作。我须回道门一趟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柳三变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待藏虚离开后,柳三变再次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烟都之主将会有所动作,他会从什么地方开始动手呢?嗯,子午鼎有镇压运数的奇特能力,所以当初才会选择用它来签订和平条约。嗯,也是时候让我的博士生好友运动运动了。”

    想着,柳三变一声低啸,便有一只拳头大小,通体漆黑的小鸟自山林之中飞出,落在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鸟兄啊,这一次又得麻烦你走一趟了。”柳三变捋了捋黑鸟顶上羽毛,笑道。

    “唧唧。”

    黑鸟偏头闪过,用淡黄的尖喙叮了叮柳三变脖子,似乎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柳三变取出一个锦囊,小心系在黑鸟足上,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而博娴身处何处也只有你能寻到,好鸟兄可要多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唧唧唧。”黑鸟高傲的一仰头,振翅飞去。

    “嗯,安排已毕,接下来便是静观其变了。”柳三变望着黑鸟逐渐消失在天际,心中低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青青,地深深。一望无际的平原,任风吹过,碧草俯身,荡漾出阵阵水光。

    一个负棺之人,从天边而来,逐渐临近此地。

    “无妄沼泽。这里,真的有我所寻之物么?”

    受了柳无方指点而来的虞千秋,望着面前的沼泽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他整了整衣裳,一步,踏入了沼泽之中。

    脚履水面,寒冰之气勃发,将足下之水冻结成冰。他快速前行,行进大约半里,却突然遇见一人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春去春来人易老,花开花落可怜人。不如忙里偷闲好,再把新词听一巡。”

    来者蓝眸绿衣,背竹篓,持长镊,正是当初意外救下释论疏之人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?”虞千秋止步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根之萍。”来者说道:“无妄沼泽乃是凶险之地,阁下来此为何?”

    虞千秋眉头一皱,道:“交浅不言深,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正要绕过来人,继续前行。却不料来者步伐一横,再次挡在了虞千秋身前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虞千秋面色一凛,剑指并起,金光乍现。

    “让,或者死!”

    神秘来者不言不语,淡蓝色的眸子中,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“一击,碎骨!”

    虞千秋一声长喝,剑指轻扬,虽负冰棺,身形却是毫不阻滞。一双被誉为武林奇迹的剑指,瞬间点向来者胸口。

    而来者不闪不避,任由虞千秋施为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虞千秋一招得手,却是面色一变。剑指所点之处,竟恍若飞絮一般,无从着力。这一异象,骇得他急急而退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圆天立法。”来者一声轻叱,长镊画圆,其内元功激动,五行俱乱,荡荡乎犹如苍天审判。

    虞千秋一声冷哼,饱提元功,强催功体,指上金芒遮天蔽日。继而一声长喝,极招迸发。

    “一击,留神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留神一击强势对上神秘人苍天之判,霎时间震的风云乱窜,惊的兔走乌飞。茫茫然,四周已是一片混沌之境。

    徒然,远处一道漩涡急速成形,而后愈演愈烈,转瞬之间,便达半里之巨,沼泽之水更是冲天而起,恍若天柱,上抵青冥,下通黄泉。

    “是通冥之道,走!”

    虞千秋面色一喜,元功再提,震开神秘人,而后身形几个起跃,直接没入那冲天漩涡当中。

    而随着虞千秋的进入,那冲天漩涡竟也在瞬息之间消弭,恍若从未出现一般。

    神秘人目睹一切,面色如常。而后缓缓转身,随着双足行进离去。

    “山自青青水自流,南征北战几时休。青春壮士边关老,红粉佳人白了头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