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诸法因缘生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0章 诸法因缘生

    太华山外,随着意怀天一声轻喝,战端肇起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意怀天身形一动,御着杖竹进攻。同时剑意发音,一声声狮虎啸咏震慑虚空,也震得人心口发闷。

    然而早在论剑会时,李裔文便领教过意怀天之意,此刻并未被再次夺神,而是快速握住飞凶,横剑格挡。

    “不差。”

    意怀天赞了一声,身形后退,杖竹之上,却是猛然间,光芒大作。

    “御鬼驱神。”

    意怀天一声长喝,元功爆发,起手之处,竟是意癫狂极招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周遭鬼气弥漫,如堕泥犁,阵阵阴风怒号,似万鬼呜咽,渗人心脾。

    李裔文不为所动,面容无波。飞凶直竖身前,浩瀚元功饱提,一剑破开幽冥!

    “一剑轻身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李裔文身形一跃,身随剑走,剑气呼啸破空而进,沿途鬼气被纷纷搅灭,剑芒直扑意怀天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意怀天一声长啸,身周弥漫的狮虎啸咏愈发高昂,一如其人战意,已渐入巅峰。他杖竹之剑一转,竟是散去了意癫狂极招,旋即左手在剑锋上抹过,利刃划破皮肤,鲜血染满了剑锋。

    “推星易宿。”

    杖竹之剑上,猛然浮现扭曲红芒,旋即李裔文已到,双剑铿然交击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强烈气劲爆发,意怀天足下底陷三尺,唇角溢血。同时气劲掀起了飓风,狂暴肆虐,掀得四周烟尘滚滚,令人目光难以视物。

    意怀天蓦然一笑,杖竹之剑上,红芒的扭曲陡然变得愈发的剧烈。

    “嗯?不对!”

    李裔文面色一变,竟察觉一股数倍于己身的力量正汹涌地从对方剑上传来,不由得身形爆退,左右闪烁。却仍是迟了,被突然的劲气扫中,腹部衣裳都破碎了,炸出了拳头大的伤口,鲜血疯狂涌出。

    “好招。”

    “轻生一剑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来不及顾及伤势,元功猛然提至巅峰,以身御剑,一指点出。至极一招轰然使出。飞凶剑旋着毁灭气息,突刺意怀天。

    “天兽哮月。”

    意怀天仰空大吼,身后竟浮现了狮虎同身的异兽之相,旋即异相猛然超前一跃,意癫狂杖竹剑也随之猛然斩落。

    铿!

    双剑交击,气势更胜先前。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之力由此爆发,轰然四散。交击之处百丈范围,地裂鸿沟!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意怀天稍逊半筹,极招被破,仰天高喷猩红,身形倒飞,旋即跄踉落地。

    李裔文伸手一招,飞凶飞回落入掌中,同时一身元功再次勉力地提至巅峰了。

    意怀天落地之后,同样是双手握剑,面容肃穆,已见残破的功体,强行催至巅峰。一声声狮虎啸咏,声传百里。

    双方眼神一触,皆是心知胜负将在最终一招揭晓。

    远处,拓跋如梦面无表情地欣赏这一出剑界盛宴,心中却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“李裔文在剑评会中得到了什么好处,为何他的剑意,与上次相比,会有所不同?这种感觉?难道,他踏出了哪一步?不,不可能。古往今来多少豪杰,能踏出那一步的寥寥无几,即便李裔文有这样的资质,但他的积累还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嗯,要出极招了。狮虎族这人实力不差,我日后尚有用到这一族的地方,不能让他在此牺牲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想罢,纵身一跃,往两人决胜之地掠取。

    “你很强,但是兄弟之仇不共戴天。我将会用我最强一式向你致敬以及……取你性命!”

    意怀天猛然一喝,发簪猛然砸开,满头发丝乱舞,一双如兽般的竖瞳也在此刻变得殷红。

    “结·狮虎乱天!”

    意怀天口吐名式,两道巨大而通体猩红的狮虎异象突然自其身上跃出,腾空而舞,搅乱风云。

    李裔文凝神护剑,抱元守一。一双眸子逐渐凌厉,至极轻生一招,即将使出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天降剑风。一道端庄身影,随着辞号,缓缓飘落。停在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帘外几多争战,帘中握尽苍穹,谁悟得机心如梦。念悄然处、狮行虎顾。更掀起、烟雨云风。”

    同在此时,意怀天极招已蕴至巅峰,脱手而出。所向之人,赫然竟是突然出现的拓跋如梦!

    “烟都拓跋如梦。”李裔文眼神一转,看向了拓跋如梦。随后便是猛提元功,至极一剑,恢宏斩出。

    “一剑轻生。”

    两大绝世高手至极一式,虽功体不全而神威有缺,然而其威力,依旧足以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不敢轻视。右手一招,天问在手,左手并指成剑,气势嚯嚯。竟是同御二式,苍生剑瀑与二气归元同时使出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!”

    人世主一声长喝,元功瞬间提至巅峰。同一呼吸,四式不世出的绝式剑招,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天塌地陷,乱石崩云。

    三人之间,地裂鸿沟。数里之内,更是如蛛网铺地,沟痕无数。四处山峦不堪此震,簌簌跌落山石。便是强横如太华山护山之阵,也在这一击之中,疯狂地扭曲,将近破碎边缘。

    人世主齐受二式,身形一振,唇角溢血。

    李裔文如受重击,吐血倒退,飞凶同时脱手跌落。

    意怀天最为不堪,受极招之力所撼,身躯四处溢血,倒飞而去。尚未落地,便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见状,强行压下那股功体欲散的感觉,闪身接过了意怀天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“李裔文,你我仍会再会。”离去前,拓跋如梦留下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李裔文再次呕血,深深地呼吸了数次,方才平复下了翻腾不休的气血。

    “如此激战,柳三变却仍未出现。看来太华山,的确已经被攻破了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歇了许久,方才收起飞凶,往观星道观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鸣翠山。深柳读书堂之内。

    柳三变正与妙莲华商谈妖域之事,却不料一道腥风意外吹入。就在两人凝神以待的时候,却见叶武夫挟着腥风,大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哦?原来是你。”柳三变说道。

    叶武夫朝着李裔文点了点头,旋即看向了妙莲华,道:“你倒是比我还早。”

    “喔?”

    柳三变好奇地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妙莲华道:“两面神动身在妙莲华之前,却不知是何事耽搁?”

    叶武夫道:“来路上见诛仙海的地魔与七杀四处造杀,追了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妙莲华低声一叹。

    “此回寻你,是为转告当日诛仙海一战详情。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叶武夫将当日情景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妙莲华接道:“白日观星目前在佛乡疗养,虽仍处昏迷,却已经脱离了危险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道:“佛乡洗身池,足可称得上疗伤圣地,柳某自然不担心。此外,天魔乾元,我也已经见着了。”

    叶武夫道:“太华山,应是他所破的。诛仙海之中,也只有他有这般能为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突然问道:“天魔此人,来历成谜。在他出现在诛仙海之前,似乎从未听闻此人。叶壮士曾与王权共事,不知是否对此人有所了解?”

    “并无,甚至我连他的真面目都未曾见过。”叶武夫话音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或许,连王权也不清楚此人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讯息已然带至,叶武夫告辞了。另外,方才我来的时候,感应到太华山外有强烈的震动,似乎有高手在过招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方才我也有所感应,但此刻风波已经平息,再赶过去只会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叶武夫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妙莲华叹道:“高山安可仰,徒此挹清芬。红尘素衣真是叫人钦佩,连叶武夫这般恶人,也能唤出他心中的善性。”

    “叶武夫心中,自有一片方寸净地。柳某所为,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引导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闲话休絮,咱们言归正传。关于妖域之事,红尘素衣可有方向?”

    柳三变沉吟半响,问道:“不知妖域破封而出,需要满足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妙莲华面色悲悯之色一闪而过,道:“佛乡覆灭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眉头一皱,道:“出家之人,居所应也如身外之物,不着不贪。柳某所问,当不是此答。”

    妙莲华道:“当初佛乡之祖将妖域之人镇压之后,自行兵解,化出佛骨舍利。长久以来,不仅镇压妖域邪祟,更衍生出了一池圣水,正是如今的洗身池。妖域破封,必须毁去佛骨舍利。但是佛骨舍利乃是佛乡的象征,佛骨舍利碎,佛乡气运也将走到尽头。”

    “万物有反必有复。一段佛缘的尽头,必也是另一段佛缘的初始。”柳三变说道。

    “未来天命如何,妙莲华已无力测度。唯有尽力而为,了结此身宿命。”妙莲华掏出了一本陈旧书籍,递给了柳三变。

    “此书之上记录着毁去佛骨舍利之法,红尘素衣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书籍很薄,不过数页,柳三变没多大功夫便翻阅完毕了。只不过,看了佛骨舍利毁去之法,他的眉头却又不禁深深蹙起。

    良久,他叹了一口气,归还书籍,说道:“毁去佛骨舍利之法虽然苛刻,却非无法完成。眼下更重要的,是妖域出世之后,如何应对?以及在妖域出世之前,如何把握这个机会,针对王权与人世主。”

    “佛乡目前无人可托,玉佛之命,也即将走到终点。一切,只能依赖红尘素衣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看着妙莲华,道:“天命,当真不可违逆么?”

    妙莲华笑道:“人定,自可胜天。然此身天命,本属妙莲华之意,红尘素衣不必挂心。”

    “妖域之事,便交由柳某负责。”柳三变说道。

    妙莲华哈哈一笑,起身道:“既然如此,妙莲华便先回佛乡了,请。”

    “诸法因缘生,缘谢法还灭。吾师大沙门,常作如是说。”妙莲华一步一念。

    柳三变目送妙莲华离去,隐约间,在阳光之下,妙莲华的身影似乎有那么一刹那,如魂体一般散去,却又转瞬凝视。

    柳三变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