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9章 人间广寒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89章 人间广寒!

    弄花山城,断崖山上,三人目睹血色花海形成之象,不由得微微咋舌,顿觉眼界大开。

    血色气雾先是丝丝缕缕,透地而出,蔓延至花树之下,又似乎被莫名之力所限制,不再向上浮升。随着血色气雾逐渐浓郁,百花之中,不论是何种色彩的花朵,皆都被晕染了一丝血色,偏又还带着自身色彩,看上去妖艳无比。

    触目而见,延绵不绝,尽是血色的空间,谣言的花儿。

    血色气雾徘徊花树,本不再上升。然而在月光的映照之下,却又似乎仍在蔓延而上,竟逐渐将月亮都映照得通红。

    笼花罩月,果不虚言!

    凌香梅心中震撼,口中无意识地说道:“实难相信,世上竟有如此奇景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目光时而看花,时而望月,竟不知该在何处停留,只能不断流连。

    反倒是天剑君比较沉稳,却也忍不住赞道:“先前百花齐放,便觉是世之罕见的景色,如今见着血色花海,更是感觉世间再无能与之相媲美的奇观了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哈哈一笑,说道:“血色花海虽然罕见,但也仅是世间奇观之一而已。二位初见,心神震撼之刻有此误解,也实属正常。就连在下,已见过多次这血色花海,但是每次再见,都仍是免不住心中震撼,连连感慨造化之奇啊。”

    “此情此景,凌香梅恐怕是今生难忘了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摇了摇头,忽然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,问道:“是了,这血色气雾透地而出,对山城百姓,可有影响?”

    “劳夫人担心,说来也奇,这血色气雾虽然看上去触目惊心,然而对人却没有丝毫的影响。当然,为观血色花海的奇景,城中百姓也自会寻找高处俯瞰,甚少会直接置身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对人产生影响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一声轻笑传来,紧随着,花香四溢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“东风袅袅泛崇光,香雾空蒙月转廊。只恐夜深花睡去,故烧高烛照红妆。”

    辞号来处,众人转目看去,却见一名身着淡青广袖流仙裙,眉目如画,气质祥和的白发中年美妇手持红烛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一头苍白的发丝随意用一朵花枝随意簪起,却自有莫名神韵流转。

    ‘白发簪花君莫笑,岁月从不败美人。’

    凌香梅见着此人,心中莫名浮现了这两句话。

    “洛儿,看来你与两位贵宾相谈甚欢啊。”

    来人声线一如气质,祥和温润,就如同以为看透世尘的老者一般,让人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种安详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弄花山城之主,人间广寒·杜婵娟!

    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朝着杜婵娟躬身行礼,而后对着天剑君两人说道:“奶奶便是山城之主了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两人忙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城主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贵客无须客套,老身名唤人间广寒·杜婵娟,二位唤我杜城主便可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手掌虚抬,示意二人不必客气,然而走向主座落座。

    天剑君两人悄然对视一眼,也舍了眼前奇景,回到位置坐好。

    众人落座,杜婵娟便说道:“天剑君,实不相瞒,杜婵娟选择出关与二位见面,实是有事请求,还望二位能够施与援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?莫非山城面临着什么困境?”天剑君奇道。

    杜婵娟轻轻摇头,说道:“倒也非是如此,弄花山城虽然与世隔绝,但自古以来,也有数位与二位一样,误入此地的朋友。杜婵娟有一名朋友,本有重会之约,然而至今,已误了许多时日。我等限于先人规矩,不便外出寻访,恰逢二位到来,便想请二位代为走访,以解心中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,嗯……我们夫妻二人既然因缘来此,想来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引导,只是不知城主要找之人,姓甚名谁,可有线索提供?”

    凌香梅想了想,开声问道。

    杜婵娟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这,抱歉,因山城无涉世之心,故而对这名老友也没有太多询问,仅知道他名夜雨听明·楼满月,在武林之中有一处产业,名唤听雨楼。”

    ‘嗯?楼满月,是听雨楼之主!’

    天剑君闻言,心神一凛,想不到竟会在此地听到这个名号。

    凌香梅则是‘啊’了一声,道:“是听雨楼之主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面色一喜,忙问道:“二位也知道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,的确知道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凌香梅看着杜婵娟面上的殷盼之色,显得有些迟疑,但还是将事实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听雨楼早已经被覆灭,至于听雨楼之主,也销声匿迹了许多年,武林传言,他早已经身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怎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闻言,面色一白,身躯竟也有些摇摇欲坠起来。

    洛花间见状,忙伸手搀扶。

    凌香梅有些迟疑地说道:“请恕冒昧,城主与楼满月,仅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杜婵娟表现出来的情绪,远远超越了萍水相逢之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杜婵娟点了点头,说道:“楼满月也是一名爱花成痴之人,当年我们意气相投,便义结金兰。实际上,楼满月乃是我之义弟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恍然,既然结义兄弟,那她有此表现也是正常了。

    洛花间此时却说道:“不对呀,奶奶,你不是说叔公曾在一株命花之下滴血,如今命花并未枯萎,说明叔公仍存活于世啊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闻言,精神一振,道:“是了,是我关心则乱,忘了此事了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奇道:“命花?这又是何种奇花?”

    洛花间解释道:“命花是山城所特有的花朵,其神异之处,便是可吸纳人之精血,人若亡故,花也会随之枯萎,因此一株命花,一生只能吸收一人的鲜血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竟还有如此奇花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心中讶异,但旋即便又醒悟,说道:“以二位所言,楼满月应还存在于世?”

    “应是如此,命花绝不会失效的。”洛花间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凌香梅与天剑君两人对视一眼,直觉听雨楼一事,恐怕背后牵扯之人将要浮现了。

    天剑君想了想,说道:“据我所知,听雨楼覆灭之后,目前仅有一人仍在武林活跃,调查着听雨楼之事,若是不介意,天剑君能否将此事转达,也许能给他的调查提供一丝方向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若是听雨楼之人,倒也无妨。只是还请天剑君多加叮嘱,让他勿要多与人言,避免乱了山城清静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想了想,便点头应下了天剑君的说法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杜婵娟忽然闷哼了一声,本是光洁的面上,忽然浮现出了道道皱纹。

    凌香梅大惊,急问道:“城主,你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我无事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摇了摇头,面上仍带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洛花间解释道:“奶奶这是陈病了,具体原因我们也不明白,因此祖奶奶平常都在闭关压制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起身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也不打扰城主疗伤了。我们夫妻尚有他事在身,在此停留将近一日,已经有些误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,好吧,只是洛花间要照看奶奶,无法相送了。来人,送二位贵客出城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一声招呼,便有一名仆人出现,领着两人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两人离去自后,杜婵娟的情况也逐渐平息。

    洛花间有些责怪地说道:“奶奶,你太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关你叔公,我不亲自出面,总是有些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长吁了一口气,说道:“彼岸花一事,可有与他们说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点了点头,说道:“同时释出彼岸花与义弟的消息,想必能将此事再度掀起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也说道:“叔公的情况太过诡异了,其体内残存的力量不仅无法除去,反而不停壮大,也幸得能借助山城地气,每十年一次将之排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彼岸花乃是山城重宝,必须追回。至于义弟的情况,我相信彼岸花能够给我们答案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当年我贸然为义弟疗伤,被那股力量侵蚀,如今也即将将之驱逐。洛儿你下去安排一下,与昭云两人前往武林吧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闻言面色微变,说道:“可是奶奶,之前派遣昭云外出,已经有些违背祖训了。若是洛儿也涉足红尘的话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彼岸花为重,至于祖训,将来黄泉之下,我会向先人们解释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需继续闭关了,你自己安排日后行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杜婵娟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洛花间一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懒散如他,对于那个听起来就很可怕的武林,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而在山城之外,仆人送天剑君两人出了山城地界,说道:“二位贵客,往前便是山城之外,小人不能继续相送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将手中一直提着的包裹递出,说道:“这是少城主吩咐装点的糕点,也请二位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少城主有心了,劳请为我们道谢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接过包裹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仆人躬了躬身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天剑君问道:“夫人,关于这弄花山城,你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“一场宴会,各自试探。不过对方的确透露出了不少的信息,尤其是听雨楼与彼岸花之事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眉头一挑,说道:“夫人怀疑,这两件事,其实就是一件事?”

    “或许其中之一,才是他们所真正关心的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点了点手中包裹,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弄花山城的糕点,的确十分美味。

    天剑君沉思片刻,说道:“具体如何,与玉飞倾一谈便知,我们先前往春山眉黛吧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点了点头,两人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