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 怒剑横空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90章 怒剑横空!

    天绝峰下,人世主后手连连,顾惜朝两人逐渐陷危了。

    顾惜朝被偷袭在前,欲强攻人世主,却不料力屈被反制,恐怖之力直接将他击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云天心觑准时机,尽提体内足可动用之功元,化作凌厉剑芒,直扑顾惜朝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友!”

    夜流光一声怒吼,睚眦欲裂。

    然而暗中强者紧咬不放,见夜流光欲往支援,同发凌厉气芒阻挡。

    “你,该死!”

    夜流光怒发冲冠,眼中浮现殷红之色,倏然速度暴涨,竟是让暗中之人武学追之不及,直接出现在了顾惜朝身侧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夜流光一声怒吼,挥足如铁鞭,竟是直接一脚重重踢在了云天心的胸口,将他踢得鲜血狂喷,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。

    而后夜流光一把抱住顾惜朝,虚空踩踏,闪避一旁,避过了人世主紧随而来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好友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顾惜朝张了张嘴欲要说话,却不料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染红了夜流光胸前衣裳。

    “你支持住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面沉如水,足下步伐虚空踩踏,身形变异,就要逃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忽然剑芒遮天,却是畅和风认真出手了。

    夜流光猛然变换身形,虽险险避开,然后突然转变方向所带来的冲击力,却又让顾惜朝咳出了数口鲜血。

    两人身形变动,来到了一处大石之上站立。

    顾惜朝忽然挣扎着独自站立,推了推夜流光,低声说道:“人世主手持之剑非同寻常,我们今日算是败了。你有天下急速,若要离去他们必然无法追赶,你快走吧,我留在这里断后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顾惜朝强提精神,伸手一招,跌落在远处的惊鸿剑顿时铮然一声,自动飞来。

    人世主翩然而降,与畅和风一左一右,将两人围住。

    云天心本就伤势未愈,受到了夜流光蛮横一脚,秘法也无法继续维持,伤势并发,已经失去了再战能力,退到了远处。

    顾惜朝虽然重创,却仍是冷静分析着当前的形势。

    ‘那名老者深不可测,不过看其出手,似乎有所顾忌,无法用出全力。反倒是人世主,新得名器,威势竟远超从前,然而如今的人世主虽然棘手,但是却没有绝对的把握将他们留下。

    至于云天心,数招过后,他的情况众人一目了然,连威慑的作用都已经失去。反倒是暗中之人,实力之强,绝不亚于拓跋如梦,自己身上的伤势,几乎都是因他而负的。

    因此想要脱身,必须设法让他现身。只是……’

    顾惜朝眉头微皱,忍不住悄悄吸了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自己一时大意,竟导致如今重创,此刻自己已无久战之力,唯一能够选择的,便是为夜流光开辟一条逃生之路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夜流光瞬间洞悉了顾惜朝心思,果断拒绝,而后一把挡在了顾惜朝身前,说道:“我绝不会抛下你独自逃生。”

    “要生,一起生。要死,夜流光奉陪!”

    夜流光一卷衣袖,功元暗提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顾惜朝面色一紧,心中虽是感动,但是却知道对方此行最终的目标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且慢,对方的目标是自己!

    为什么呢?

    顾惜朝双眼倏然圆瞪,瞬间便想到了他连续伪装成雨宫的事情,一瞬间便联想到了许多时间。

    当即,顾惜朝低声道:“好友,暗中之人,很有可能是儒门之人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夜流光微微皱眉,他已经可以肯定拿使用拐杖的老者是儒门之人,若是暗中之人同样,那便说明了儒门之内尚存着为数不少的‘告子’之流,而且与烟都关系密切!

    顾惜朝扯了扯夜流光衣襟,说道:“好友,听我此回,若是你我两人同时折在此地,恐怕死后还会被对方利用,必须要有一人脱逃报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夜流光仍是有些迟疑,显得举棋不定,只是在顾惜朝看不见的角度,眼神却是逐渐坚定。

    “十七兄弟,迟则生变,速速出手将两人斩杀!”

    人世主见两人低声细语,心中顿时警惕。

    今日两人,一个都不能放过!

    当即人世主一声大喝,剑元激涌,顿引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“天问·一气游龙!”

    天问之式,以百代昆吾施展开来,威能更胜,霎时之间,剑龙咆哮,威慑天地。

    剑龙尚远,便有磅礴剑压压制,两人顿觉呼吸凝滞,不由得面色沉重。

    畅和风见状,也不再保留,以杖作剑,浩瀚功元运转,极限武学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两道同样毁天灭地的剑气左右而来,恐怖的压力让两人几乎无法鼎立,身躯飘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暗中之人同样发招,竟是化出漫天剑雨,横绝了两人四方空间!

    三名决定强者联手,顿时让两人陷入死关。

    “好友!”

    顾惜朝大急,忙低声呼唤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夜流光忽然沉声应和,就在顾惜朝心头一松,准备趋身接招的时候,却见夜流光忽然一掌拍向了顾惜朝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一声低喝,夜流光毅然将生的希望让给了自己毕生相交的好友,眼见顾惜朝身躯飞纵而出,夜流光眼中也不禁流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友,不可啊!”

    顾惜朝面露惊恐,失声大喊。然而夜流光暂封了他真元,竟是让他无法挣扎,只能顺着夜流光之劲,快速飘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倏然狂笑了起来,他之一生,如今也只欠一死了。今生能够交到顾惜朝这种好友,已然无憾了。

    不过,想要夜流光的生命,你们可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啊!

    夜流光豁然转身,沉眉敛目,静对三方极限武学。

    倏然,他左手握拳向天,右手成掌向地,一股恐怖之力蓦然自其体内衍生,浑身血管暴涨浮现,密密麻麻,竟如修罗淤血。

    倏然——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闷响声线传出,夜流光身上血管爆裂,瞬息之间,便如血人一般,鲜血潺潺而流,却并不紊乱,反而似在其足下化出了一个玄奥的法阵。

    “武林十大奇迹的秘密,你们当真了解了吗?”

    夜流光低声轻语,倏然身周血色光芒大涨,竟如血旸一般耀目,三方极招,竟尔消散!

    “嗯?不妙,退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面色一变,直觉此招绝非寻常武学,为求谨慎,不敢硬撼,匆忙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血旸光芒横扫,所过之处,万物腐蚀!

    畅和风反应略慢,左臂受血旸映照,竟是瞬间血肉脱落,隐见白骨!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畅和风一声痛呼,疯狂后退。

    暗中之人同时也不敢轻举妄动,暂时停歇。

    夜流光终以一人之性命,为顾惜朝换取了生存的机会。

    ‘好友,永别了。’

    夜流光浑身血液燃烧殆尽,皮肤干涸,顿觉一阵天昏地暗,只能用最后的力气,想着顾惜朝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眼,却是令他双目圆瞪。

    “不!!!”

    夜流光目光尽处,竟是云天心持剑冲向了此刻毫无反抗之力的顾惜朝!

    就在顾惜朝即将命陨之刻,一道怒喝之声如惊雷一般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“一剑·轻生!!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