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1章 暴走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91章 暴走!

    天绝峰外,英雄末路。

    为替今生挚友开辟一线生机,夜流光一身浴血,终倒下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阴谋之人,势达目的,云天心竟是拼却伤残之体,持剑追击!

    就在危机一刻,忽见剑芒破开黑夜,带来末路曙光。

    “一剑·轻生!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,如天雷乍响,震慑虚空。旋即无匹剑芒,自天外而来,直袭云天心而去!

    “嗯?李裔文!”

    云天心面色大变,浑身汗毛乍立,直觉死神临身,当即顾不得继续攻击顾惜朝,横起流云之魄,便是挡在了胸前,企图抵抗李裔文愤怒一式。

    然而李裔文含怒而击,云天心本就重创在身,纵使反应及时,却又如何能挡?

    乍闻一声铿然,剑光透体而出,流云之魄,更是应声而断!

    “呃噗!!”

    云天心仰天高喷新红,流云之魄断刃脱手飞出,身躯如流星坠落一般被击飞,重重撞在了远处山壁之上,直接撞得山壁崩塌,浑身骨骼错位。

    随即,冷风低拂,吹送着一道剑沉,心沉的身影,大步拖剑而来。

    “茫茫江浸血,黯黯欲何之。独立三边静,轻生一剑知!”

    李裔文拖曳飞凶,面沉如水,一身的杀意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及至他看见了倒在血泊之中的夜流光以及远处的拓跋如梦与畅和风,杀意更是如化实质,直卷四方空气爆破。

    “你们,该死!”

    ‘不妙,是李裔文!’

    畅和风面色微变,足下不由得倒退了半步,心中退意已生。

    人世主似乎看出了畅和风心中想法,身形一闪,便出现在他的身侧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十七兄弟,如此意外之喜,何不欣然收下?”

    “意外之喜?”

    畅和风略一呆滞,便领会了拓跋如梦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是想要将意外到来的李裔文,也同样留在此地啊!

    领悟了这层意思,畅和风心中却不由得发寒。

    云天心被重创,生死不知,拓跋如梦却没有丝毫紧张关切之感,反而将目光放在了李裔文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份无情果断,令人不安。

    人世主见畅和风犹豫不决,便继续说道:“十七兄弟,对方乃是注定站在我们对立面的强者,此回虽然你我皆受创伤,但并非没有与之一战之力。而且暗中的同志,实际上并没有太大消耗,合三人之力,定能将此人斩杀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说完,双眸微眯,看向了李裔文。

    此回行动虽然没有成功诛杀顾惜朝,不过将其重创,起码要修养很长一段时间,而且夜流光的死亡,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不过李裔文的出现,却又让他升起了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或许能够借李裔文之力,逼出十七的同伴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畅和风仍有些犹豫,目前战果虽说尚可,但是顾惜朝不死,终究是对他们的一大威胁。而且以如今情况,再与李裔文拚斗,只会让烟都得益。

    畅和风尚在犹豫,然而怒上心头的李裔文,却并不给他们时间抉择。

    “一剑·轻身!”

    赫见李裔文飞凶旋身而划,两道森然剑芒划破暗夜,分取两人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一声低喝,挥剑格挡,然而暗中却是力收三分,顿时落入下风,身躯倒退,虎口炸裂溢血。

    畅和风一惊,欲要格挡已是为时已晚,幸得暗中之人出手,再发剑芒对抗,畅和风方不至于再度被伤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两道庞然剑气在身旁碰撞,震荡而出的余威,仍是让畅和风难以鼎立,连连倒退。

    幸得拓跋如梦伸手抵在了他的后背,将力道卸去,方不至于踉跄倒地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劫后余生,畅和风擦次了一下额头冷汗之后,朝着拓跋如梦低声道谢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没有回应,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,幽幽的目光又投向了李裔文。

    ‘虽早知李裔文剑意有克制功体之效,但是方才仓促一剑,竟让我三成功体瞬间消散,持续了近乎两个呼吸的时间。李裔文……此人必须早日除去了!’

    想到这里,人世主轻声说道:“十七兄弟,请尽快做下决定,如今李裔文情绪暴走,是最危险,却也是最容易击杀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畅和风一咬牙,忽然仰天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忽然有一道身影急速窜出,落在了两人身侧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吾现身?”

    黑暗中出现的人影一身黑袍罩体,就连双眼都用轻纱蒙住,浑身上下连一根毛发都不曾露出。

    就连手持之剑,也是寻常铁器,毫不出奇。

    ‘越是如此隐秘的伪装,越是说明此人身份广为人知。他到底会是谁呢?’

    拓跋如梦双眼微眯,心中猜测。

    畅和风道:“此人是我们一名劲敌,需要趁此机会,将他除去,然后再继续追击顾惜朝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阵沉默,目光似乎看向了李裔文,显然方才接了一剑,同样也察觉到了李裔文特殊之处,心有忌惮。

    而李裔文见对方又有人出现,眼神愈发冷厉。

    “三人,呵。”

    一声冷笑,剑气再生,李裔文双目瞳孔乍然扭曲变化,竟是剑瞳再现!

    ‘嗯?他的双眼!’

    人世主一直留意着李裔文,见他变化,不由得心中一惊,悄然退到了黑衣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乍然,李裔文仰空长啸,发丝狂舞,浑身真元暴动,身后黄泉骤然浮现。

    一柄与飞凶外形相同,却染了暗黄之色的噬魂之剑,缓缓自黄泉之内,缓缓浮起。

    正是神魂之剑——

    “一剑·黄泉!”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怒喝声扬,剑出黄泉,直扑三人而去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无声、无息,万物荒芜!

    “不妙,快闪开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心中暗惊,此非是神通,却也绝非武学,该归属何类一时不知,但是联想到李裔文特殊剑意,以及当初意怀天之事,拓跋如梦不难猜测正是因此招而出,当即不敢撄其锋芒,疯狂闪避。

    畅和风两人见人世主如此慎重,也不敢轻视,同展玄奥步伐闪避。

    然而神魂之剑如有灵性,三人分离便化为三剑,三人合聚便凝作一式,死死锁定了三人气机!

    “如此闪避非是办法,我们三人合力,将此招导向一旁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见状,一声高喝,猛然掷剑高空,而后奋起剑元,并指点向地面,正是天问·二气归元之式直冲神魂之剑。

    随即丝毫不听,苍生剑流再展,二式同出,只为便宜神魂之剑攻击的方向。

    畅和风两人见状,同赞极限之力,并击神魂之剑。

    以李裔文一人之力,终难遇三名实力不弱于己的强者硬撼,神魂之剑方向遁失,直冲天绝峰而去。

    神魂之剑威势浩大,斩落天绝峰却不曾引发丝毫的声息,只是天绝峰上所有动植物,都是瞬息之间,尽数凋敝!

    极限爆发,虽然心绪恢复平静,然而神魂之力一瞬消耗过大,李裔文顿感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见机,一跃入空,急剑而来。

    危机之刻,忽见血色大佛,从天而降!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