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2章 遗憾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92章 遗憾!

    “轰!!!”

    就在拓跋如梦趁李裔文精神恍惚,欲下杀手之际,天际之上,忽见庞大血佛,破空压下!

    “渡生释迦!”

    血佛之上,赫见一人单掌轻压,磅礴之力,竟是逼得人世主无法再进。

    ‘嗯?此人好强的根基!’

    人世主心中暗惊,不敢贸然再进,抽身后退,与畅和风三人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畅和风同感震撼,失声道:“此乃佛门之招,此人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众人目光看去,却见血佛消散,一道蓬头垢面,衣裳污浊的身影站立在了李裔文的身前。

    其人破面,残身,折手,开腹,瘸腿,断足。

    如此六残之体,让拓跋如梦心中一动,隐有猜测。

    “对方屡有援手,若是再战,恐成生死之争。十七,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黑衣人沉声开口,言下之意十分明显,若要继续争斗下去,自己两人的身份绝对无法继续隐藏。

    “可恶,功亏一篑!”

    畅和风冷哼了一声,虽然急欲斩杀顾惜朝,但是隐藏自己身份更加重要,因此也只能到此罢手了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畅和风一声低喝,与黑衣人两人同时动作,花光欲要离去。

    人世主见此情况,也知畅和风两人退意已决,当即不再多言,闪身出现在了云天心身侧,将他负起便与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同时,漆雕光明却也同时有了动作了。

    “沉愆不染佛前灯!”

    玉佛之招再出,顿时血色佛芒大涨,化作金刚巨杵,横压人世主而去。

    人世主避无可避,持剑格挡,顿受漆雕光明强悍内元所撼,瞬间负创,大口吐血,向后飘飞。

    但是同时却也借着这一股力量,化光遁逃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面,畅和风两人欲要离去,却见李裔文身形一闪,竟是后发先至,拦截在了两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声冷哼,首发剑气攻击。

    然而李裔文剑瞳一瞪,竟是剑气自发,将黑衣人剑气破去。同时瞳孔小剑疯狂旋转,一股剑道神韵无由而发,弥散天地!

    两人皆是剑道强者,感此异常氛围,顿时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不好,此人已入神通!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声惊呼,急忙逃窜。

    李裔文神色冷漠,周身剑意交织入网,瞬发虚无剑境,将两人截入。

    而后,飞凶高举。

    今有一人,以命轻生。九天十地,唯剑为知!

    正是神通之剑——

    “寒霜一剑·天地无生!”

    一剑霜寒,天地息声。强绝、诡绝、异绝,三绝之剑浩然而出,天地霎凝,竟是片刻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而后,剑光闪彻!

    ‘该死!’

    黑衣人瞳孔猛缩,剑者直接告诉他此剑若是命中,后果绝非自己能够承受!

    骤然,他双眼之中,狠戾之色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此回入局都是因畅和风牵连,自己地位远高于他,关键时刻,也只能牺牲畅和风来保全自己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心思落定,准备动手之际,畅和风却是比他更快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十一,抱歉了!”

    畅和风忽然一声怒吼,一掌拍在了黑衣人后背,竟是直接将他推向了李裔文剑光之处。而后顾不得身份暴露,元功一振,将拐杖震碎,正心怀曲在手,横空一切,破开了李裔文剑境,快速遁逃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声断喝,万不曾想畅和风竟敢如此以下犯上,然而还不待他多说什么,剑光临身,身形顿时凝滞,如受岁月审判,一瞬之间,便是千万年光景流逝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眨眼之间,黑衣人身躯连带衣服,俱都化作尘埃消散。

    李裔文见畅和风脱逃,正要奋力追去,却忽感体内功元凝滞,竟是无力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短短时间连续催动神魂之剑与神通之剑,饶是李裔文如今根基今非昔比,也有些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在他即将跌落地面的时候,漆雕光明身形一动,将他稳稳接住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轻声道谢,而后勉强挣扎着自己站稳。

    “阴谋奸宄,实在可恶,只可惜欺风行客……唉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目光横扫,沉声重叹,面上闪过悲悯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纵使自己身入无间,然而这世上之痛,自己仍旧无法代为承受。

    “啊,顾惜朝!”

    李裔文平静情绪之后,忽然惊叫一声,匆忙便要往顾惜朝离去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了,天外惊鸿无事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喊了一声,随后伸手轻招,顾惜朝身形顿时浮现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的他早已因为伤势以及情绪的碰撞,陷入昏迷之中了。

    李裔文匆忙上前,先是检查了顾惜朝的情势,而后度过内元,为他逼出体内残存真力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顾惜朝情况稍得控制,李裔文匆忙将他背起。

    “他情况严重,必须即刻寻人医治,夜流光尸身,便劳你掩埋了,请。”

    死者已矣,顾惜朝却仍有一线生机。李裔文不愿耽搁,匆忙说了一句之后,便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“唉,光明,血歌,太沉重了啊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无力低叹,缓步走向夜流光尸体,以手掘地,为其掩埋,并且轻诵往生佛咒,为其超度。

    只是漆雕光明心知,夜流光之死,必会让正道之人震怒。

    一场动荡,恍惚已入眼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苗疆祖地之内。

    月夜之下,一道人影悄然起伏,正是与毒后达成了共识的句无章。

    “嗯?在这个地方,我竟会失去方向,奇奇奇。”

    毒脉祖地,满含了其先人之灵,竟让身负万物有灵之境的句无章一时间都无法找寻方向,仅能依稀辨别,仔细搜寻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与毒后达成共识,但是让他再次进入此地,毒后也并无这般权限,因此他也是在毒后的掩护下悄悄潜入。

    句无章佝偻着身形,寻找着白日里所见的那一个金坛,同时心中不断感慨此地神异。

    “若有一日,毒脉遭遇覆灭之难,前来此地,单是残留于此的毒脉先人之灵,足以庇护他们。无量我的天尊,大家都是自己人,我也只是来找东西的而已,找到之后,两不相干,你们也莫要随着我前往中原见识世面啊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一边碎碎念,一边紧了紧衣领,饶是他根基非凡,也不由得感到阵阵的阴寒。

    “嗯?到了!”

    倏然,句无章眼神一凝,再次来到了弃无命的金坛之侧,不由得双目一亮。

    白日所见根茎让他心神激荡,因此直觉那根茎绝非凡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句无章步伐加快,匆匆靠近。

    无忧草,无忧草,传说之中的无忧草,句无章此行能可有所收获吗?

    而在句无章身后远处,倏然阴风凝聚,化做了一条朦胧幽绿之鬼影,无声无息地朝着毫无所觉的句无章,缓缓靠近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