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3章 夺天奇堪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93章 夺天奇堪!

    晨星闪烁,东方曙明,昏暗之中,一条人影急急而行。

    “根据田堂主的情报,阿长曾在这附近出现,不过此人虽然看似根基粗浅,却颇有些神出鬼没,难以锁定准确的方向,我需尽快将他寻得,避免他远离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根据田步庚所传来的急急而奔,就在东方泛红之刻,忽然步伐一顿。

    在他前方,一名白衣青年正负手立足在一颗半人高的大石上面,静静看着东方,似乎是在等待着日出。

    又或是,是在等待着柳三变。

    “阁下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停下步伐,张口语言。

    阿长却忽然说道:“现在,比起与我谈话,你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柳三变闻言眉头一皱,顿感愕然,旋即却又忽然转身,面向西方,隐隐约约,似乎听见有人生传来。

    “救,救人呐,救人呐!”

    “有人呼救,速去!”

    柳三变面色微变,身形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,两名汉子跌跌撞撞,跄踉逃亡,神色惊慌,连身上衣裳被树枝划破了数处,鲜血不断溢出都顾不得处理,只能一边亡命而逃,一边大声呼救。

    而在两人身后,一名面容阴鸷,眼神癫狂的白发中年男子,正把玩着手中的剔骨小刀,不急不缓地跟随在两人身后,似乎是在享受着狩猎的趣味。

    “咦嘻嘻嘻,逃吧,呼喊吧,只有这样才真正的趣味。”

    男子怪笑着,不时将剔骨小刀放入口中用猩红的舌头舔舐,看上去癫狂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剑风浩荡,直扫白发男子。

    白发男子身躯向后一跃,避开了此击,随后癫狂的眼神稍微收敛,面容却更加阴鸷地看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天上月星有象,棋中黑白无常,沉吟屈指数兴亡,不过古今一样。”

    骤然,辞号轻传,一道潇洒人影自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因势定波世浪,谋才颠覆痴狂。谁堪与日共高长,自是白衣卿相。”

    乍见柳三变翩然落地,剑指轻点,顿出三刀剑气直击男子。

    “咦嘻嘻嘻,趣味,趣味。”

    白发男子忽然痴笑,竟是有小刀猛然划破了自己的手掌,剧烈的痛苦,让他眼中癫狂之色疯涨。

    柳三变见状,不由得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遇敌不怕根基深,修为强,最怕反是这种癫狂之人。

    因为癫狂,这些人行事往往最出乎意表。

    “咦嘻嘻嘻,剑者,你能给我愉快吗?”

    白发男子不断痴笑,忽然持着剔骨小刀,直冲柳三变而来。

    柳三变不敢大意,伸手一招,柳神在手,而后元功倏提,极招顿出。

    “著柳行行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瞬之间,两人擦身,剑光擦身,死神擦身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白发男子忽然仰天痛呼,颈脖处红光迸射,血液高喷。

    擦身一击之下,已被柳三变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还真是出人意表呀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自己胸前被划开了一丝的衣裳,柳三变也有些讶异。这人实力不俗,但是脑子却有些不好使,竟然用脖子去接柳神,而企图用他那短小的武器划破自己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一战战斗,胜利的忒轻松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恩公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恩公,多谢恩公!”

    两名汉子得救,大喜过望,朝着柳三变跪下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柳三变忙收起柳神,将两人搀扶起来,温声说道:“二位不必如此,此地尚不安全,尔等还是速速离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恩公。”

    两人千恩万谢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柳三变心中一动,快速回到了与阿长见面的地方,见他并未离去,方才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阿长忽然开口说道: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哦?莫非此人阁下认识?”

    柳三变挑了挑眉,却没有丝毫避讳,说道:“此人举止疯狂,更有害人之心,柳某将他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就杀了吧,我也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阿长耸了耸肩膀,忽然一跃而下,与柳三变静静对视。

    ‘嗯……这种眼神深沉如海,看来此人的确不同寻常。’

    柳三变心中暗凛,面上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阿长说道:“不过,他乃是恶魔道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恶魔道……你是故意在此等我的?”

    柳三变念头一转,顿时便思索起对方在此等待,是否刻意而为。

    毕竟太过巧合了,两人甫一碰面,他便提醒自己有他事要办,而同在这个时候,便有恶魔道之人在附近造杀。

    若真是对方早有预料,那么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,太过可怕了!

    阿长却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也不知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略微沉默,他素来擅长察言观色,然而对于眼前之人,他却看不透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刻意寻我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阿长问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没有即刻回答,反是忽然想起了玄月当初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‘若有疑问,可直接询问。’

    当时不觉此话有何奥秘,但是如今细想,似乎玄月对阿长的情况应有所了解,知道试探无疑,不如单刀直入来的直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三变直接说道:“实不相瞒,柳某寻你,乃是为了询问封闭命格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要封闭命格?”

    阿长闻言,忽然用很诡异的目光打量着柳三变。

    柳三变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,问道:“如何,你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个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阿长点了点头,在柳三变大喜过望的眼神之中,轻声说道:“取柴胡三十克,黄芩十五克,半夏、人参、甘草各十克,生姜三片。水煎二次混合,分两次服用即刻。”

    “柴胡,黄芩,半夏,额……朋友,你是在与柳某说笑吗?”

    柳三变正低声重复,忽然面色一滞,有些疑惑地看着阿长,数道:“这不过是治疗发热的普通药方,要怎么封闭命格呢?”

    “是治疗发热啊。”

    阿长一脸的理所当然,说道:“你要是不发热稍昏了脑子,怎么会想到要去封闭命格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阁下有所不知,柳某继续办理某事,只是因为自己特殊命格而无法前往目的地,后得高人指点,才会前来寻找封闭命格之法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尴尬一笑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啊。”

    阿长面现恍然,而后忽然左右顾盼,最后从地上捡起了一枚棱角尖锐的石子递给了柳三变。

    “拿着它,往咽喉处一割,等鲜血不断冒出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接过石子,一脸呆愣。

    阿长解释道:“只要你重新投胎,那就什么命格都封闭,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柳某还不能死啊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无奈苦笑。

    阿长撇了撇嘴,说道:“你要求真多。”

    说完,阿长在身上摸了摸,取出了一本书籍抛向了柳三变。

    “夺天奇堪,是风水秘术?”

    柳三变看了看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阿长说道:“命格天定,想要改变,哪怕仅仅是暂时封闭,都是在与天相争,此法你自己好生参详吧。你我今日此会,因缘暂尽,莫要继续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阿长说完,转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夺天奇堪,阿长,天书之灵……嗯,此人一举一动,似乎都隐有深意,后续还需要继续关注。既得此法,先回读书堂参悟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原地沉思片刻,而后化光往读书堂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