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 乱象纷呈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95章 乱象纷呈!

    鸣翠山,深柳读书堂外。

    柳无方迈着轻快的脚步,缓缓归来。

    虽然此回前往苗疆并没有实际性的收获,不过看夸路媸的情况,想必彻底痊愈的日子应该不远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有她出面协助调查此事,想必会有突破性的进展。

    而自己,也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师尊说圣女闭关研习武典,哈哈,不用受她厨艺荼毒,实在是太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想到开心处,心里美滋滋地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柳无方面色忽然一凛,猛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嗯?有血腥味!”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时,流光闪过,现出了两道带血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李前辈,啊,是顾惜朝前辈,他怎样了!”

    柳无方看清两人情况,面色大变,急忙上前关切。

    “速速进入读书堂进行救治!”

    李裔文还未答话,忽然柳三变的急切的话语便传了过来,随后读书堂法阵被打开。

    李裔文等人顾不得闲话,快步而入,将顾惜朝放置在了床榻之上,而后柳三变身御光而来。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”

    柳无方正要说话,却被神色严肃的柳三变挥了挥手中断。

    而后柳三变连点了顾惜朝身上输出大穴,替他活跃气血,顿时顾惜朝又是数口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柳三变见状,忙取出一枚丹药喂他服食,并运功助他炼化。

    数刻之后,顾惜朝面色苍白之色稍减,柳三变也长吁了一口气,而后便又冷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友,顾前辈怎会伤重如此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面沉如水,顾惜朝的伤势他已有了大致了解,可说近乎到了**所能承受的极限,若是调理不当,今后他的功体,很有可能永远无法恢复道巅峰时刻!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点更重要的是,他清楚顾惜朝与夜流光归隐天绝峰,如今顾惜朝床上垂死在此,那么……夜流光呢?!

    李裔文听出了柳三变话中之一,紧抿了抿唇,说道:“夜流光——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!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皆是面色大变,身躯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柳无方更是不可置信地说道:“这怎么有可能,夜流光前辈有天下急速,怎么会轻易死去呢?李前辈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云天心、人世主伙同另外两名强者为啥顾惜朝与夜流光,我赶到之时,夜流光已经身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烟都!”

    柳无方一声低吼,面上杀意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柳三变闻言,却是面色一变,身躯微晃。

    智慧如他,几乎在听见凶手身份的同时,便已经想到了其中关窍。

    定然是自己让顾惜朝多次伪装成婉惜,破坏了对方计谋,对方才会如此针对顾惜朝。

    “是我误了二位啊!”

    柳三变低声自责,死死握紧了拳头,眼中隐有泪花浮现。

    李裔文见状,忍不住伸手拍了拍柳三变肩膀。

    柳三变情绪稍缓,问道:“那另外两人又是什么人?以他们的阵容,又怎会轻易退去?”

    云天心与拓跋如梦,已是当时一流强者,再加上两名不弱于他们的高手,也难怪夜流光两人最后会战斗至如此境地。

    只是以对方能够将夜流光与顾惜朝都逼至绝境的阵容,即便是李裔文出手,恐怕也未必不能再取了李裔文的性命。

    李裔文说道:“尚有他人援手,似乎是消失已久的慧座。只是当时情况紧急,我也来不及与他多谈。”

    “是慧座,他无事便好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随后问道:“那关于剩下的两人,你可有猜测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皱眉沉思,片刻之后说道:“那两人所用似乎是儒门武学,但是我也无法确定。不过其中一人已被我斩杀,以对方的实力,绝非泛泛之辈,后续你注意关注儒门情况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儒门!”

    柳三变双眼微眯,李裔文所想,与他的猜测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那两人,定然是告子同党!

    “阴谋奸宄,实该尽诛!”

    柳无方怒吼一声,忽然抽出飞絮剑,说道:“我这就去找杨执事,找出杀害夜前辈的凶手,为前辈报仇!”

    “冲动!”

    李裔文一声低哼,直接将柳无方长剑弹飞,直愣愣插在了门口边缘。

    “哇,你们怎样了?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门口忽然传来了刀天下惊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刀胜前辈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了过去,刀天下点了点头,急急走了过来,正要说些什么,忽然便有看到了重伤昏迷的顾惜朝,不由得讶异地问道:“这,他是怎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遗憾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低头一叹,无心言谈。

    柳无方被李裔文吓了一跳,反倒是恢复了一些的平静,见两人都不想开口,便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刀天下听闻,连连冷哼,却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眼中冷芒闪过,显然有人被他盯上了。

    柳三变摇了摇头,说道:“让顾前辈一人静静休息吧,我们出去再谈。”

    四人来到老柳树下坐好,柳三变道:“好友,你伤势可已无恙?”

    自上回刀天下连续与告子以及人世主激战负创,便一直停留在读书堂闭关疗伤,久久不见动静。

    刀天下说道:“尚未完全痊愈,不过已无大碍,我之所以匆忙寻你,是因为看见了博娴的冰雕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李裔文神色一凝,目光转向了刀天下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多说什么,但是想要了解的态度很明显。

    柳无方也适时地问道:“博士生的冰雕?这又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唉,又是另一件遗憾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摇头,连连叹息,将博娴与令师一同冰封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柳无方听完,呐呐无言。

    刀天下却说道:“想不到博娴竟有如此偏激的一刻。”

    “事到临头,谁又能安然处之呢?”柳三变轻道,对于博娴的选择,他或许是最能够理解之人了。

    李裔文问道:“可有应对之策?”

    “此事已与绝涯、聆音衔令者两人有过讨论。此冰封因为蕴含了博娴的意志,所以不能使用常法破解,需要借助天剑君斩破虚无之剑境来尝试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将当日三人讨论的结果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是准备见针对冰内的博娴意志吗?这倒也是一个办法。”刀天下点头应和。

    柳无方眉头微微一皱,若是句无章半月不回,博娴又陷身冰封,那事情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忽然,柳无方又想起了当初为求玄武定之法,被那老翁冰封的情况,便说道:“师尊,当初传授敛息之法的前辈,似乎也极度擅长寒冰之力,或许能向他请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哦?嗯……也好,双管齐下,也可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微微一奇,但念头一转,利用天剑君之剑境,也不过是他们的猜测,若是能有其他方案备用,自然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见柳三变点头,柳无方当即起身,说道:“既然如此,事不宜迟,小方这便动身前往太湖,请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说完,匆忙离去。

    李裔文见状,也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柳三变忙道:“你要去往何方。”

    “祭奠夜流光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留下一言,自顾离去。

    刀天下也拍了拍柳三变的肩膀,说道:“我知道你心有想法,有任何需要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刀天下伸手一掌,便将一战而胜扛在了剑上。

    “许久不曾上门踢馆,或许狂生之名,已经被人遗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柳三变忽然一把抓住刀天下的手臂,急声道:“不可莽撞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拉开了柳三变的手掌,说道:“是了,算算时间,佛识胸骨应也差不多锤锻完成,此外尚有一物,乃是一个异蟒之卵,巧天工应也会一同送来,你或许能够设法将之孵化,作为鸣翠山的护山异兽。”

    “壮志高酬凭敌手,巅峰行道论方俦。长天浪纵三千尺,刀负胜名——天下愁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刀天下哈哈大笑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柳三变眉头深皱。

    “好友,唉,希望你莫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博士生、顾惜朝、一易知天;烟都、儒门、恶魔道。武林乱象已现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