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合欢蠲忿,萱草忘忧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496章 合欢蠲忿,萱草忘忧!

    春山眉黛。

    经过了当日绝涯与剑主一战,春山眉黛附近地形改变不少,不过在等待的这段时间,玉飞倾又重新修葺了一番,虽与往昔外观不同,景致却一样典雅。

    此时,春山眉黛之内,寻根与玉飞倾两人对坐。

    “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。筵亭秋水,有时候我是真心欣羡你这般生活状态,轻松惬意。”

    寻根端起茶杯,轻轻抿了一口,忍不住出声赞道。

    玉飞倾苦笑数声,道:“好了,你在这样一天称赞了三五次,玉飞倾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暂作了引导古颜子怀疑、调查畅和风的心思,因此在上回稍作引导之后,两人便暂居春山眉黛,等待情况进一步的发展。

    而在这短短数日,寻根对此地一直赞不绝口,话中向往之意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玉飞倾替寻根续了一杯香茗,笑道:“只要你愿意,春山眉黛,将永远欢迎你来做客。”

    “若有可能,寻根倒也十分乐意叨扰。”

    寻根也苦笑着摇头,因为他清楚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了,你既然想信息透露给古颜子,但是为何儒门久久未有动作?我们不在监视畅和风,我担心他也会趁此机会算计他人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沉思少许,点头说道:“你之顾虑也的确有理,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让儒门自己调查畅和风,若是我们继续尾随监视,恐怕会引起反面效果。至于儒门方面迟迟未有动作,我们在此枯等也的确不是办法,看来仍是要设法推进此事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商讨对策之刻,玉飞倾面色忽然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嗯?你怎样了。”

    寻根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进入春山眉黛了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眉头皱了皱,站起了身来便准备外出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剑君的身影遥遥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筵亭秋水,天剑君有事请见。”

    “天剑君,嗯?他怎会在此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低声呢喃,与寻根对视了一眼,俱都看出对方眼中的诧异。

    寻根起身说道:“天剑君已经恢复了道门身份,若无事情,绝不会寻到春山眉黛。莫非是上回绝涯等人前来之事?”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一会便知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低声开口,当先走下山去。

    寻根想了想,也尾随而下。

    而在春山眉黛之外,天剑君与凌香梅两人相偎而立。

    “春山眉黛,倒是一个雅致之地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依偎在天剑君怀中,目光打量着春山眉黛的景色,不停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此地比不上弄花山城那样雅致脱尘,却也称得上是浑浊江湖中的一片安详静地。

    天剑君拥紧凌香梅,笑道:“再如何雅致,也记不得我们的梅香小筑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嘿嘿一笑,按住了天剑君换在自己腰上的手臂,娇憨地说道:“夫君,等问过那个筵亭秋水之后,我们便会梅香小筑暂居数日吧。好久不曾回去,也不知如今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依你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点了点头,笑道:“虽然我也许久不曾回过梅香小筑,不过却托人定期前往洒扫,应不至于荒芜。”

    虽然自从凌香梅沉睡,他心灰意冷,没有再回过这个属于他们的家,但是心中也存了一丝期望,故而请托了附近的一户人家,每月定时前往整洁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你侬我侬之时,玉飞倾与寻根两人匆忙而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?是你,你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看见寻根在此出现,不由得略一呆愣。

    只是他如今无心妖域之事,因此呆愣之后,也仅仅是点头招呼。

    “久见了,虞……嗯,也许该叫你天剑君了。”

    寻根与天剑君早有多次接触,只是那时他仍是观冰不语·虞千秋,而如今却是恢复了道门天剑君的身份。

    虞千秋之名,已成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名字不过是称呼而已,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摇了摇头,并不想就此说太多,便问道:“你又怎会在此?”

    “近来有一些事情,需要与筵亭秋水一同进行。你来此地,想必是有事要与筵亭秋水相谈吧。”

    寻根摇了摇头,目光落在了即便是在外人面前,依旧依偎在一起的两人,眉头不由得微皱。

    “二位虽然恩爱,但是在我们这些陈年鳏夫面前,可不可以给点面子,收敛一下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苦笑着开口,眼中却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天剑君叛出道门是因为凌香梅的‘死亡’,但是凌香梅为何‘死亡’,而天剑君有为何会因此叛出道门,其中缘由,始终是一个未解之谜。

    当年此事发生的时候,他正以评技者的身份行事,对此事也略有耳闻,但是稍加查探而无结果之后便放弃了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一见,隐约之间他或许明白了一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玉飞倾目光瞄向了寻根,见他眉头微皱的模样,心想或许他此刻也有如自己一般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“噫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闻言,面色臊红地拍了拍天剑君的手臂,自他怀中挣脱,不过却又挽住了他的臂弯。

    两人历经了生死重逢,对彼此之间的感情看得更重了,丝毫不愿意分开。

    天剑君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错,我来寻你,的确有事商谈。嗯,事关听雨楼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听雨楼?!”

    天剑君话未说完,玉飞倾百年面色微变,忍不住打断了天剑君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筵亭秋水不用心急,此事且听我慢慢为你道来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摆了摆手,而后目光看向了一旁沉默的寻根,说道:“只是天剑君与人有约在先,此事不可让除筵亭秋水以外之人知悉,因此还请寻根暂时回避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无妨,正好我也有事待办。”

    寻根点了点头,对玉飞倾说道:“筵亭秋水,后续我们再联系,请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众人颔首识别,寻根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玉飞倾心中激荡也逐渐平复,说道:“此地非是谈话之所,我们先进入春山眉黛再谈吧。二位请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将手一招,接引两人进入。

    两人此回谈话,是否将引出听雨楼覆灭的真相呢?

    而在同时,西疆毒脉祖地,句无章虽然迷失方向,却仍是终于再次寻到了弃无命金坛所在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句无章眼中一亮,大步前往,将金坛移向一旁,赫见金坛之下,竟是一株寻常萱草!

    “啊,怎会如此!”

    句无章面色一凝,眼露失望之色,但是随即却又疑惑,先前那种雀跃的感觉乃是万物有灵所带来的,而万物有灵之境,绝不会无端雀跃!

    想到这类,句无章再次仔细端详眼前看似不出众的萱草,果然发现其根茎处于寻常萱草不同,反倒是与合欢草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“《养生论》上曾有记载,合欢蠲忿,萱草忘忧之语,只是一直以来任世人多加尝试,合欢、萱草二物始终不曾展现神奇之处,故而《养生论》此言,多遭世人怀疑。只是如今看来,此书上所言之合欢、萱草并非是我们日常所见,反而说的正是这无忧草!”

    句无章心中念头转动,小心翼翼地将无忧草连带着周边泥土挖出,并用早就准备好的玉盒盛放。

    ‘嗯,无忧草已经得手,传讯通知毒后,而后即刻动身回返中原。’

    句无章伸手一拂,顿时剑气冲宵,而后身形展动,快速回赶中原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不曾留意到,在他挖掘起无忧草的同时,那个恶灵已经无声无息地附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连万物有灵之境都不曾给予丝毫的警示!

    而在毒脉之内,毒后见得句无章剑气,知道他目的已成,心中讶异世上竟然当真存在无忧草这等奇物的同时,也在期待着铁蟒的回归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