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0章 琴,剑,刀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00章 琴,剑,刀!

    万章山,风月学堂之外,气氛凛肃。

    刀天下含怒而来,儒生莫名挺身硬战,一场极端即将爆发!

    “莫名前辈,刀胜前辈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杨无木大急,忙大声呼喊,希望两人莫起干戈。

    ‘刀天下状态不对,不如先让儒生莫名与他一战,消减部分火气后再与他相谈。’

    折桂令倒是发现了刀天下情绪异常,心中念头转动,已有了计较,当即一把拉住杨无木,快速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目标不是你,让开,否则徒然误了性命!”

    刀天下眼神冷沉,却仍保有理智,将手一点,呵斥儒生莫名退让。

    然而儒生莫名受复圣之请守护学堂,又怎有可能退让?

    当下只觉琴声大作,剑声大作,竟连退至远处的杨无木都有些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“沉心,定神!”

    折桂令一声低喝,蓦然发散功元,护住了学堂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心有感应,更无后顾之忧,朗声说道:“吾身所立,便是沉渊。有犯儒门者,将永坠渊底,终生沉沦!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一声长笑,蓦然刀气冲云霄,直撼琴剑双韵。

    “要保人,你有这个能为吗?”

    刀天下心情不佳,不愿多说。儒生莫名看起来不会退却,那么便唯有一战了。

    刀天下蓦然长刀横扫,沛然刀气,竟将整个学堂都囊括其内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双眼一沉,剑指轻叹,镆铘出鞘,顿时剑芒闪耀半壁天穹,尽数将刀天下一击破灭。

    “免试探,直出强招吧。”

    莫名伸手一招,镆铘在手,气势冷沉如渊,同时琴音铮铮,如空谷传响。

    而后左手轻抬,受刀天下刀气所开的鸿沟顿时一阵轰然,恢复了原装。

    “有能耐,不过你能接刀天下几招呢?”

    “响遏行云横碧落!”

    刀天下蓦然跃空而起,双手高擎一战而胜,怒然劈落,顿引空气震颤爆破,百丈气刀,狠戾而下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见状,不敢有丝毫小觑,身周剑风猛然暴涨,凝化至极剑式。

    “**巫山枉断肠!”

    轰隆隆!!

    乍闻天地空鸣,竟是赫见儒生莫名剑意化形,凝作巫山神峰,直应而上。

    双方极限交汇,顿起惊天震撼。

    刀气狂暴,直劈神峰二分,然而落至中途,已然力屈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趁机再赞剑气,顿时神峰轰然一爆,磅礴之威,震惊方圆百里。

    刀天下首当其冲,身形顿时被掀飞,虎口炸裂,沿途洒落鲜血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也不好受,强悍反击之力压迫而来,竟然他双足没入地面,直达膝盖之处,同时唇角微微溢血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杨无木见两人两败俱伤的剧变,心中大急,想要阻止,却又自知自己实力低微,无法参与这等战局,挡下便央求折桂令道:“折桂令前辈,刀胜与我们之间必有误会存在,他们两人如此争斗,只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,如今也只有前辈出手,方能阻止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着急,他们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摇了摇头,却并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她眼力远非杨无木可比,自然能看得出来两人虽然互不相让,但实际都有一定的克制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琴剑双绝,如今只出剑,不出琴,一身实力只能发挥五成。

    但是即便是五成之力,已然能与刀天下平分秋色,只能说明刀天下同样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‘看来儒生莫名也看出了刀天下仅是想要发泄一番,那么刀天下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呢?不解。’

    折桂令黛眉深皱,饶是她身负万物有灵之境,也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名儒子忽然哆哆嗦嗦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?此地危险,你来作甚,速速退回堂中!”

    杨无木面色一沉,不悦地开口。

    此地太过危险,以他的能为都只能在折桂令的护卫之下方能旁观,这些实力不如他之人,很可能仅是战斗余波都能将他们重创。

    “禀,禀报杨执事,有,有紧,紧急情报。”

    儒生哆哆嗦嗦地靠近,眼光看向远处的大战,吓得面色都有些发白,不过却还是鼓起了勇气,将一份用红色布带绑住的信件递给了杨无木。

    “嗯?红色信件,是紧急情报!”

    杨无木面色微变,顾不得继续呵斥儒生,匆忙接过信件查阅。

    “啊,怎会如此!!”

    忽然,杨无木一声惊呼,神情呆滞,信件也不自觉地自手中飘下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折桂令眉头微皱,趁势接过信件一看,顿时面色同样大变。

    “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虽然很快就收敛了意外的情绪,但是眼神之中的慎重却是丝毫不减。她先是摒退了儒生,而后拍了拍杨无木的肩膀,说道:“回神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杨无木回过神来,忙又夺过信件,再次仔细地审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折桂令道:“不用再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折桂令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刀天下,似乎又从他那冷沉的眸子当中,看出了足可滔天的怒火。

    ‘刀天下……也是因为此事而来?只是为什么是儒门?’

    折桂令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杨无木仍是一脸的不可置信,连连在摇头,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夜流光前辈怎会,怎会就这样死了。他有天下急速,世上又有谁能够将他留下呢?不可能的,这一定是谣传。”

    “情报都传到你的手上了,还会有假吗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淡淡地应了一声,心中却在思考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与刀天下的来意。

    逐渐的,思绪似乎有些清明了。

    杨无木却忽然说道:“难道刀胜前辈来此,也是为此?不行,我一定要阻止……”

    杨无木神色激动,就要冲出去阻拦,却被不耐烦的折桂令一记手刀击昏。

    “毛毛躁躁,吵死了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拍了拍手,一脸的不悦。

    方才她灵感涌现,思绪逐渐明朗,却被杨无木一下子都打断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战场之间,忽又各自升腾起了两道无匹之势。

    却是刀天下与儒生莫名两人经过上千招激烈的短兵相接之后,又一次爆发极招了。

    赫见刀天下内元涌动,功体骤然提至极限,跃空而立,身后再现落日西垂异境,竟是近乎神通植物——

    “阳关叠唱·落日无人!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见状,心知对方战意高涨,已不觉使出全力,知道自己也不能继续保留了。

    当即左手一引,空琴铮然而出,悬浮身前。

    琴剑同出,儒生莫名气势蓦然暴涨,气势竟是丝毫不弱刀胜!

    ‘嗯,两人认真了。’

    折桂令双眼一眯,忍不住按住了鹃啼刀柄。

    两人至极一招,胜负谁分?折桂令准备出手,目标为何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