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1章 何为狂生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01章 何为狂生!

    空气逐渐沉肃,天地之间,仿佛仅剩余了刀芒,剑气,琴音。

    双分天下!

    “如斯落日美景,虽是虚幻,却也值得琴曲相送。”

    “一曲高山流水,与君共——听!”

    沉声一喝,儒生莫名体内浩瀚内元骤然爆发,顿引天惊地颤,神哭鬼号。

    莫名将手一扬,空琴竖起悬浮身前,而后莫名持剑而舞,剑声铿锵,琴音铮琮,竟是以剑代指,拨动琴弦。

    顿时天地之间,莫名琴韵飘荡,恍兮惚兮,竟是不见了读书堂之踪迹,反是呈现出了一片高山巍峨,流水潺潺之景。

    ‘嗯,此式已初具神通之意,悬琴置剑确实不凡。’

    刀天下双眼微眯,心中更多了数分认可,然而刀上之力,却是再添三成。

    旋即,天刀直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

    一声长喝,威势更添。刀天下长刀往后高举蓄力,而后轰然斩落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日月两分,乾坤辟易,一道宏大剑气,好似劈开了阴阳一般,直斩而来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心有感应,面神沉肃,然而剑舞愈快,琴声愈急了。

    倏然之间,高山流水直接,荡起了阵阵透明波澜,而后无数水汽竟是升腾而,化作了密密麻麻的剑气,冲宵而起。

    再之后,赫见高峰颤抖,拔地而升,竟是以山峰为骨,水汽为锋,锻出了一柄举世无双之剑。

    “峨峨兮若泰山,洋洋兮若江河。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忽然高声吟唱,山水之间,顿发万丈浩茫,直扑刀天下而去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刀天下一声厉喝,长刀落下。

    刀剑交击,顿显恐怖波涛。

    虚空之处,轰爆连连,两式近乎神通的极限武学碰撞,顿时引起天地惊变,日夜颠倒。

    万章山附近,忽然烈日失光,坠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浩瀚余威丝毫不减,整个万章山顿时陷入了恐怖的震荡之中,垂垂将塌。

    危机之刻,忽闻折桂令一声疾喝,莲足重重跺地,功元自足下为起点,开始迅速蔓延,如树枝根茎一般纠结盘旋,稳定着万章山地脉。

    杨无木见状,也迅速反应了过来,忙将手一甩,《明德》简章悬浮高空,垂下了淡淡的玄黄之气,笼罩万章山,助折桂令稳定这股波动。

    然而万章山四周之地,却无如折桂令这般强者守护,顿时被这股恐怖的冲击波所震撼,崩毁。

    不过数个呼吸,山石崩塌,烟尘弥漫。万章山方圆数里,竟是被一举夷为平地了!

    而与战两人,更是直接承受了最直接的反震之力。

    刀天下猛然仰空大吐鲜血,双手虎口炸裂,身形直接倒飞数百丈,沿途洒落血雨。

    至于莫名,更是不堪,庞大压力直接压下,让他身形都似乎佝偻了数分,同时足下土地不堪承受,竟是直直被巨力打入了地底百丈,双足血肉模糊,唇角血液一如方才流水,潺潺不断。

    空琴与镆铘,也好似瞬间失去了灵性一般,坠落在地。

    双方同受创伤,然而高下之分,已入明人眼中。

    折桂令步伐轻动,来到了地坑边缘,伸手一招,便有一股柔和之力发散,将儒生莫名自地下拉出,同时度过一丝内元,替他温养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多谢。这一次,是我栽了。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咳出了数口污血,摇头低叹,而后深吸了一口气,就地盘膝调息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如何了?”

    极招余波散去,万章山不复震颤,杨无木也收起了《明德》简章,急忙趋近查看。

    “他无大碍,暂时不要打扰他运功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伸手拦住了杨无木,轻轻摇头,而后目光看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那里,正有一道浴血的身影,肩负长刀而来。

    “刀胜前辈!”

    杨无木面色一紧,匆忙走到了儒生莫名身前,一脸警惕地注视着杨无木。

    折桂令却表现的很轻松,走前了两步,说道:“如何,刀天下,你发泄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发泄?”

    杨无木面色一奇。

    刀天下依旧面无表情,擦了擦唇角血液之后,目光环视众人,最后落在了儒生莫名身上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儒生莫名也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刀天下忽然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虽强,但是却非我要寻找之人。”

    杨无木急道:“刀胜前辈,你此来可是为了夜流光前辈之事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刀天下闻言,豁然双目一瞪,眼中怒火与杀意交织,竟吓得杨无木面色一白,连连倒退。

    折桂令见状,一把按住了杨无木的肩膀,将他拉倒了自己的身后,对着刀天下笑道:“如此吓唬一个后辈,可就无趣了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冷哼一声,说道:“此事你们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半刻之前方才收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将情报信件用力一甩,投掷向刀天下,口中说道:“说实在,对于这个消息,我们也十分意外。但是看你的态势,恐怕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刀天下一声冷哼,功元勃发,将书信振成粉末,而后沉声说道:“那想必你很清楚,我为何来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动手之人是儒门之人,甚至是我们其中之一吗?”

    折桂令摊手耸肩,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只凭你们三人,绝对无法留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看了三人一眼,似乎在心中评估双方实力,然后才说道:“此回围攻顾惜朝与夜流光的阵容,乃是烟都人世主与云天心,此外尚有两名不再人世主之下的强者参与。四人围攻,夜流光拼死送出了顾惜朝,又正逢李裔文经过,方才将重创濒死的顾惜朝救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?如此阵容,夜流光竟也能将顾惜朝送出。嗯……围攻之人当中有儒门之人,这个消息应该也是李裔文那个小哥哥说出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黛眉微微蹙起,而后说道:“只是如此阵容,想要拿下夜流光两人应不至于付出太大的代价,再来一个李裔文,恐怕也无法战胜吧。难道你就不曾怀疑李裔文说话的可信度?”

    “折桂令前辈,李裔文前辈绝不会做出此事的!”

    杨无木闻言,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折桂令无力地翻了翻白眼,不想接他的话。

    刀天下说道:“其中一位儒门之人被李裔文当场斩杀,以那人能为,绝非无名之辈。你们留意最近儒门有何人死亡或是失踪便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刀天下目光横扫,说道:“听闻航道千书也已入世,怎不见他之人影?”

    杨无木道:“航道千书将会担任儒圣诞辰的随侍,需要百日斋戒,刀胜前辈恐怕短时间内见不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儒门,诞辰,哈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哈然一笑,豁然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折桂令无力地抚了抚额头,暗道杨无木坏事。

    看刀天下的态度,分明是要寻畅和风晦气,甚至可能已经掌握了某些情报。

    以刀天下狂生性子,很有可能敢直接打上儒门本门!

    虽然儒门避世偌久,谅刀天下能为再大,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寻得。然而儒门地址虽然隐蔽,但是儒圣诞辰却不可能暗中进行。

    ‘完了,看来这一回的儒圣诞辰,要有好戏看了。’

    折桂令心中叹气,忽然回身对杨无木说道:“我有事外出,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悬琴置剑了,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匆匆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唉,多事之秋。”

    杨无木无奈地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