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2章 尝试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02章 尝试!

    鸣翠山,深柳读书堂。

    老柳树下,柳三变一人独坐。一手捧着《夺天奇堪》翻阅、思索、推磨,一手不停比划着各种玄奥的印记。

    骤然,柳三变屈指连点,竟有黑白棋子四散,看似毫无章法地散布在了柳三变身周。

    “夺天破运,造化无极!”

    柳三变一声低喝,剑指发光,引动黑白棋子光芒大作,竟是有透明光线延伸,将诸多棋子串联。本是杂乱无章的棋子,此刻看上去竟只觉玄之又玄,无法言说。

    然而法阵成形,柳三变却如受反噬一般闷哼了一声,面色迅速发白,似乎消耗十分严重。

    而在同时,三道身影急速赶来,正是绝涯与天剑君夫妇。

    “红尘素衣,是你?咦,不对,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三人赶至,绝涯看了看柳三变,忽然疑惑开口,心中只觉得此刻的柳三变,给人一种极度违和的矛盾之感。

    天剑君两人同样眯起了双眼,也察觉了柳三变此刻的异常。

    柳三变笑了笑,伸手一挥,将法阵解去,顿时苍白的面色恢复如常,一身气息也同样恢复了众人所熟悉的状态。

    绝涯奇道: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话语不前不后,柳三变却听得分明,笑着解释道:“三位不必讶异,方才柳某正在实验一种秘法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绝涯恍然,随后说道:“转变自身气机,此法不简单,你一切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柳某晓得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将《夺天奇堪》收起,站起了身来,看向了天剑君两人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见他们依偎在一起的模样,忽然感觉有些刺目,不由得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绝不嫉妒,或是羡慕对方,这股感觉来的太过奇怪了。

    天剑君道:“柳三变,博娴如今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情况你已经知晓了,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将这个怪异的感觉抛向脑后,领着三人便往后山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在柳无方曾经闭关的山洞之内,见到了博娴与令师的冰封了。

    “博娴,令师……唉!”

    饶是早知此事,绝涯再见冰封,仍是忍不住眉头深皱。

    天剑君则是急急来到冰封之前,伸手触摸。

    然而冰上绝对的寒气,让他如触电一般,快速抽手。

    柳三变说道:“此冰封十分奇怪,分明有着绝对恐怖的寒气,却又似乎只在冰上蔓延流转,对于外界没有丝毫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点了点头,功凝双指,轻缓再次点在了冰封之上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才眉头深皱地收回了剑指。

    凌香梅忙问道:“夫君,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此冰非是单纯降低四周温度,凝水成冰而成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摇了摇头,忽然看向了绝涯,问道:“你还记得宗门史册所载,当年发生在道门宗武堂之事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否则也不会联想到寻你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绝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凌香梅问道:“你们在打什么哑谜?”

    柳三变则是若有所思,说道:“此事柳某倒是有所耳闻,听闻在久远之前,邪道入侵道门宗武堂,在宗武堂即将沦陷之刻,一名道人身化亘古玄冰,将宗武堂与邪道之人一同冰封,从而保全了宗武堂之事。嗯……如此看来,与博娴之事,性质倒是颇为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不,相去甚远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摇了摇头,目光看向了冰封之内的博娴,说道:“当年那位前辈,舍身护道,心中仅有救世济世之念。而在解除冰封之刻,邪道已退,因此这股执念也随之减弱。如今博娴所寄诸之情绪太过复杂,而令师一事又尚无结果,想要解开冰封,恐怕十分艰难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闻言,也禁不住眉头深皱。

    凌香梅说道:“夫君,能否尝试一下呢?”

    绝涯也说道:“不错,你便先尝试一下吧。反正我们数人在此,即便当真破解了冰封,也能将令师擒住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让我一试,你们先退开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摆了摆手,示意众人退出山洞之外,而后奋起一身功元,剑指顿发万丈金色剑芒,将这个山洞都映照得金灿灿,正是黄金剑指运转至极致的体现。

    山洞之外,柳三变叹道:“天剑君回归道门之后,实力再得提升。见他如今武境,恐怕那传说之中的境界,也相去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绝涯冷哼了一声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他与宗上天峰的关系,自三教内战之时开始便一直不怎么愉快。不过虽然情感上让他不想置评,但是心中也不得不承认,道门七天,个个皆是英杰之才,而其中身负黄金剑指的天剑君,武骨更是道门七天之首!

    他能接触此境界,本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

    柳三变无声笑了笑,也知道对方的关系,因此并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反倒是凌香梅一脸自豪地说道:“夫君能为,一直无人能够看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山洞之内,天剑君神情严肃,一身功体逼至极端,额头已经稍稍见汗。

    “博士生,得罪了!”

    倏然,天剑君一声沉喝,剑指连点,不见丝毫剑气横生,却隐约感觉虚空震荡,如受切割。

    正是斩断虚无之剑境!

    虚无剑气突入冰封之内,顿时引发万千铿锵之声,万千崩裂之声,本是庞大的冰封,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。

    此冰的确神奇,溶化之后直接凭空消失,并没有留下丝毫的水渍。

    天剑君眼中喜色一闪而过,正欲加催功元之际,忽然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妙!”

    天剑君心中忽起不详预兆,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忽感玄冰一震,竟是迅速扩大,循着无形剑气,直扑天剑君而来。

    天剑君面色一变,匆忙抽身后退,然而玄冰扩张速度十分恐怖,天剑君退至洞口之时,玄冰已经临身。

    危急之际,互见柳三变挺身而出,一剑崩毁山洞入口,顿时山石倾塌,将洞口封闭,同时也止住了玄冰不断蔓延之势。

    凌香梅急忙跑到天剑君身侧,一脸紧张地检查着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无事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揉了揉凌香梅的脑袋,而后看着柳三变两人,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绝涯问道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天剑君说道:“我之剑境,的确可以解除冰封,然后却无法消除冰上博娴的意志。先前正是因为出发了博娴意志之力的反抗,才会导致冰封反噬,险些将我也囊括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消弭博娴意志,仍是首要条件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绝涯眉头紧皱,道:“博娴心之所系,无非令师之事。只是此事之棘手,众人公知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则是说道:“不然,乐梦从心不是也已经入世协助此事了么?或许我们能等他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说着,回头看了看已经被封闭的山洞,道:“而且令师也同被冰封,这也能为我们争取到更加充足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在柳三变看来,令师既然能从宗上天峰破封而出,那必然是表示着宗上天峰对于令师的封禁,十分吃力。如今冰封,也算是另一种方式的封禁了。

    绝涯叹了一口气,没有在说话。

    天剑君道:“既然如此,我想先回宗上天峰,一看当前情况,便不久留了,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天剑君夫妇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绝涯与柳三变又聊了数句,也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‘嗯……今日一试,倒是印证了天剑君能够破解冰封之事了。至于其内意志,博娴曾委托之秘法,本来难有存进,然而得了《夺天奇堪》却也让我有了一丝的思绪。也罢,封闭命格之法,从先前来看已见成效,接下来便先钻研博士生之委托了。’

    柳三变低头沉思,逐步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巧夺天工之外,一道身影逐渐接近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