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5章 逐邪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05章 逐邪!

    佛乡之外,定座、莫伤春两人首次意外会面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心怀暴戾之意前来佛乡,可是要寻仇?”

    定座依旧单手合十,慈眉善目,柔声请问。

    莫伤春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生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定座神色转向威严肃穆,双目低垂,隐见庄严金芒闪烁。

    “施主,你心有迷惘,若无法认清本心,就此止步吧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微微皱眉,点头沉思片刻,忽然举步而行,方向却是直指佛乡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定座蓦然一唱佛号,周身佛元激荡,在身前划出了一道浅不到一指深的沟痕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不起眼的沟痕,却让莫伤春不敢轻易向前。

    莫伤春面无表情,伸手一指佛相深处,说道:“因果在前,请大师让路。”

    “此因非果,请施主重新寻觅。”

    定座一改往日祥和,竟显得有些针锋相对起来。

    莫伤春抬头,看了看佛乡深处,而后静静地凝视着禅罗阐提。

    足有数息功夫,莫伤春忽然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定座暗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此人气势不凡,而且身上因果之重,令人心惊。嗯他之来意会是什么?吾能挡了这一次,却难有下次,看来有些事情,也需要加快进行了。”

    定座身形一动,化光回返佛乡。

    而在定座离去之后,忽又见莫伤春回返,步伐匆匆,然而就在他即将跨过那道沟痕之时,沟痕忽然金芒一闪,骇得他急忙停步。

    “嗯奇怪。”

    莫伤春面现疑惑之色,似乎连他自己都在奇怪自己为何在此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正转身离去,忽然迎面走过了两名江湖人士。

    “唉,兄弟,武林世道逐渐变乱了。如今恶魔道入世,也不见正道之人做出什么应对,我们还是收拾好包袱回乡下避难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而且恶魔道之人行事嚣张跋扈,上回那个什么蝙蝠妖被杀,本是大快人心,如今竟又抛出了一个劳什子御长空,要约杀死蝙蝠妖的义士在无路之巅决战。我看啊,这其中定然又有什么阴谋诡计。”

    两人面带焦虑,行色匆匆,似乎都不曾看见莫伤春一般,快步走远。

    “恶魔道,御长空,无路之巅,嗯”

    莫伤春一阵沉默,倏然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西南武林,一道身影摇摇晃晃,却又快速而行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寻得无忧草归来的乐梦从心句无章。

    只不过此时的句无章,面青唇白,双眼发黑,毫无精气神可言。

    倏然,句无章双眼之间有幽绿色光芒闪过,整个人忽然自急速奔驰之间停滞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

    句无章一声沉喝,浑身功元激荡,衣袂飘飘。

    足有半刻种之后,方才逐渐平息。

    果然,在毒脉祖地被恶灵附身了。

    句无章沉吸了一口气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潜入苗疆祖地,其内毒脉先人之魂本就是此行一大敌人,只是他自恃以自身能为,足以阻挡恶灵的入侵。

    即便真有不测,也有法门能够将之镇压,驱逐。

    然而此回附身的恶灵,却远远超越了句无章的预估,不仅无法将它驱逐出体外,反倒是自身被逐渐侵蚀,即将为它夺取身体的控制权利。

    此恶灵十分难缠,恐怕只有佛乡戒座之灭度之行,配合其佛心传灯之式,方能驱逐。只是万物有灵之境,却指引我往这个方向而行,难道戒座会在前方吗?又或者,是其他能够替我压制、驱逐恶灵之人。

    句无章自西疆一路赶回,受恶灵影响的程度越来越重,如先前一般不得不奋起一身功元抗衡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担心,再发作几次,自己还能不能扛得住。

    若是当真被恶灵占据了身体,往后之事尚且不论,但是眼前得到无忧草,治疗令师一事也必将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就在句无章心思忧切之刻,忽闻前方疏林有脚步声轻传而来,旋即便见得一道熟悉僧影,大步踏出。

    “啊,戒座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见着来人,不由得心中狂喜,暗道贫道的万物有灵还是那么可爱。

    “哦。是道门的句无章。”

    戒座神色严肃,似乎实在寻找什么,左右顾盼,及至见着句无章之后,才急急近前。

    “嗯,你情况不对,身上鬼气十分浓郁,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戒座还未接近,便感觉道了句无章身上散发着的鬼气,不由得眉头深皱,疑惑地询问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以句无章的能为,断不会轻易为鬼气缠身。联想起自己正追缉某人至附近,戒座眼神不由得微微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句无章敏锐地察觉到了戒座情绪变化,但是却只是认为他在警惕自己身上的鬼气,因此并没有多想,而是摇了摇头,苦笑着说道:“戒座啊,贫道中招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句无章将此行经过,大略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戒座恍然,心中疑惑顿消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毒脉祖地,历史悠久,出现难缠的恶灵也不奇怪。不过你既然能够找到无忧草,那么博娴与令师之命,便需由你拯救了。“

    “嗯,博娴?戒座,此言何意?!”

    句无章听闻此言,顿时面色大变,心中发凉。

    难道,博娴他遭遇了什么不测?

    “此事你稍后往堂一行便知,现在我先替你驱逐体内恶灵。”

    戒座摇了摇头,他甫自佛乡查阅典籍出来,对于此事仅限于听闻,因此不想随意发言,误导句无章。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句无章还有再问,戒座却是骤然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定神!”

    句无章受此一喝,顿感心神一紧,再定睛时,却已发现戒座灭度之行已然出鞘,当即只能按下心中疑惑,沉心定神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戒座疾声一喝,剑指引动,灭度之行铿然而动,直落句无章身前。

    随后右手剑指轻点剑柄,左手佛印捏动,正是玉佛传招

    “佛心传灯!”

    乍见灭度之行上,顿放万丈佛芒,如天灯摇曳,照尽世间黑暗。

    “噫呜噫呜。”

    佛光过处,句无章体内顿时发出阵阵凄厉嘶喊,就连他面上都忍不住泛起了一丝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随后一道幽绿色的恶灵身影,逐渐自句无章后背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戒座见状,双目一凝,剑指倏然而动,直点句无章眉心之上。

    “呜呀!”

    恶灵顿时如遭重创,脱体遁逃。

    “孽畜,哪里走!”

    戒座一声厉喝,便要动身追击,除恶务尽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句无章却因恶灵离体,身躯无力倒地。

    戒座忙转身搀扶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之间,一道黑影忽然掠过,竟是直接将恶灵挟裹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他!”

    戒座面色一变,从气机上判断出了方才那带走恶灵的身影,正是自己这两日来追缉之人。

    “戒座,贫道无恙,忙你该忙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不过是瞬间失神而已,此刻已经缓过神来,也看清了恶灵被人掠走的情况,当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戒座也知情况紧急,而且以句无章能为,驱除了恶灵,也足有自保之力,当即不再多言,收起灭度之行便化光追去。

    而句无章稍歇片刻,也不太多停留,匆忙便赶往堂而去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