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6章 宿战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06章 宿战!

    太湖之地,依旧烟波浩渺,风华不染,翩然俗世之外。

    武林的风,似乎在吹到这个地方的时候,都为沉沉水雾所沉淀,而后入水东流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,一直以来皆平静的太湖,却终于也卷起了不一样的风暴。

    轻涛拍岸,漂浮其中的一叶扁舟,仅靠着一根老旧的细索固定着。一名老者侧躺在扁舟之上,睡眼惺忪,百无聊赖地看着太湖之上,凌波而立的两人。

    有了奇异果,再经过这段时间的疗养,剑千秋伤势已经痊愈。

    而今日,则是剑千秋与逍遥子兑现当日巅峰一战,决定造化球归属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两人凌波而立,身形随着水波飘荡而不断起伏,四目皆沉,凝着一身精气。

    双方对于彼此实力,各有了解,因此都没有急着动手,只等待对方露出破绽之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外流光闪过,旋即再闻熟悉辞号。

    “哀筝一弄湘江曲,声声写尽湘波绿。纤指十三弦,细将幽恨传。当筵秋水慢,玉柱斜飞雁。弹到断肠时,春山眉黛低。”

    辞号落,人影现,赫见筵亭秋水翩然而降,落在了老翁身侧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翁打了个哈欠,有气无力地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玉飞倾点了点头,并无应声,而后将目光投向了两人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先前天剑君所说之事一直萦绕在他心中,因此纵使眼前是他期待已久的一战,也让他难以提起太高的兴致。

    老翁似乎察觉到了玉飞倾低沉的心情,说道:“尽抛他事,全神一观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点了点头,旋即闭目深吸了一口气,再徐徐吐出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之事,眼中已经恢复了清明一片。

    老翁见玉飞倾如此心性,也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玉飞倾笑道:“一直以来,剑主与逍遥子两人,都被看做是七尊剑现存成员之中的最强者,我们早就期待他们一战高下,今日总算是得偿夙愿,只可惜裁决者不在此地,平白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玉飞倾目光看向了老翁,说道:“前辈,不知对此战结果,可有预测?”

    “胜利的人总会胜利,有什么好预测的。”

    老翁懒洋洋地应了一句,没再继续答话。

    然而则懒洋洋,看似充满了歪理的一句话,落入玉飞倾耳中,却让他感觉此战结果,老翁已经心有定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玉飞倾目光转向水波之上对峙的两人,不由得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因为他仍是看不出二者高低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有一阵脚步声传来,玉飞倾回首看去,却发现是柳无方急急奔来。

    “啊,前辈,你在这里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柳无方神色一喜,匆匆忙忙便一跃而来。

    熟料他甫踏上扁舟之时,老翁忽然屈指一弹,便有一股寒气袭身,顿时将柳无方整个人都冰冻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下一刻柳无方便破冰而出,不过却也知道了老翁的意思,是让他此刻不要多言。

    也知道此时,柳无方才发现扁舟之上,还有一人。

    “是筵亭秋水前辈,晚辈柳无方,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匆忙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玉飞倾点了点头,躬身回礼。

    老翁则是捏着怪怪的腔调,打趣道:“也没见你对老头子这么尊重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嘿嘿一笑,忙又给老翁行礼。

    老翁摆了摆手,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:“好了好了,繁文缛节的烦不烦,你来得也算正是时候,这一场大战你好生留意,对你的修炼也会有一定的裨益。”

    “哦?大战?”

    柳无方心中一奇,旋即似有感应,张目远眺,与于烟波渺渺之间,看见了凌波对立的两人,不由得惊声叫道:“啊,是逍遥子前辈与剑主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压下疑问,认真观摩吧。”

    老翁见柳无方唇角蠕动,似要问个清楚,当即便先行开口,堵住了他的话语。

    柳无方无奈,只能带着疑惑的心情,盘膝坐下,远远观摩。

    而在水波之上,两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哈,这个观众的阵容,还当真是巧合啊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与柳无方的到来,自然瞒不过两名五识全开的强者,因此逍遥子忍不住开声调笑。

    遥记得当日,剑主被送来时,便是这数人在场。

    剑千秋不答,双目微微一敛,古剑忽然自身侧浮现,不住地旋转着,带起了阵阵剑风,搅乱了半片湖波。

    逍遥子神色不变,面含轻笑,伸手一招,一面黑阴,一面白阳的阴阳蒲扇便出现在他的手中,轻轻地扇着风。

    以他立足之处往前三丈之外,波涛滚滚。三丈之内,却仍是一片平静,仅有凉风轻拂荡出的细细波澜。

    “先声夺人,看来这一点果真是对战之中亘古不易的的策略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见此情况,虽心中震撼,却也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老翁闻言,斜睨了他一眼,说道:“年轻人,眼界不要太浅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柳无方偏过头,疑惑地看着老翁,却发现他并没有继续解答的想法,正要再问时,玉飞倾的声音却又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好看吧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点了点点头,继续关注战局,却发现此刻两人,逐渐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赫见剑千秋豁然向前踏出一步,身后湖水顿时翻滚席卷,竟掀起了百丈波澜,遮天蔽日,扑向逍遥子而去。

    逍遥子见状,沉心静气,以不变应万变,忽见其足下水波拔升而起,竟同升百丈之高。而后巨浪扑来,虽于波涛汹涌,浪潮翻覆之间将逍遥子送出数百丈以外,然而他却没有丝毫损伤,反是足下步伐轻点,数个闪现之间,便又来到了剑千秋身前。

    “剑主,这不是试探,是不悦呀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招了招蒲扇,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无须试探,剑千秋先前攻击,不过是在表现他心中的不悦而已。

    剑千秋目光深邃而平静,与身后波涛汹涌的湖泊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面对笑嘻嘻的逍遥子,他只有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出剑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腰间的自在剑虽是木质,然而了解内情的人皆知道,这是一把不逊色于任何神兵的宝器。

    因为使用它的人,是逍遥子!

    “哈,注意来!”

    “不拘一格行我性,是非正邪自我评。”

    “自在剑,出!”

    乍然听闻逍遥子一声长吟,乾坤扇凌空一招,腰间木剑如受牵引,顿时爆发剑声铿锵,霎然出鞘,悬浮在逍遥子身前。

    随着自在剑出鞘,逍遥子身上锋芒之意展露无疑,竟引身后半壁湖水浮现了密密麻麻的剑压水涡。

    逍遥子首现能为,他与剑千秋之间胜负谁分?

    造化球一事,当真就此落幕吗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