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7章 厄障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07章 厄障!

    东武林,群峰之中,一道身影急急而奔。

    正是道门衔令者,万物方齐·聆音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的聆音,身上并没有往日的沉稳不惊,面上神色复杂,带有三分疑惑,三分欣喜,与四分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嗯,追至此地,又失去他的身影了。”

    疾奔的身影逐渐停下,聆音禁不住眉头紧锁,顾目四盼。

    “会是他吗?吾应不至于看错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聆音眉头紧蹙,忍不住又自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只是,真的是他吗?”

    “道化·应虚子,道门有史以来,唯一一个以毫无根基之躯,遍阅三千道藏,一夜先天之人。是被看做能可超越玄机的后起之秀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此人早已经失踪多年,会是他吗?”

    宗上天峰一脉,的确是人才辈出,甚至多到人都有些眼红。

    玄机的传说,除开他本身便具有这般能为之外,不少原因也是因为宗上天峰之人的陪衬。

    道门七天,个个皆是英杰之辈。养子虽然平淡十多年,然而一鸣惊人,名声一夜响彻整个道门。

    就连他之师弟,道印·玄机如今也是一代宗师强者!

    “行踪已失,也罢,若是当真是他,必有相会之日。如今他避而不见,或许是有所谋划。嗯……”

    聆音皱眉沉思,忽然眼角看见前方隐有火焰升腾而起,而且隐约之间,似乎听见了一阵阵杂乱之声。

    “荒郊野外,应无人家,何来火焰冲宵。那个方向……吾记得似乎有一座道观,嗯,前往一观!”

    聆音心中疑惑,身形一闪,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而在聆音离去之后,一道黑影忽然浮现,隐匿在一棵数人合抱的大树之后,翘首而望,似乎是在目送着聆音离开。

    若是天剑君在此,定能讶异地发觉,此人正是当日在无妄沼泽一闪而逝之人!

    他目送着聆音离去,知道天际再见不着她的身影,才缓缓一转身躯,消散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,一座道观之内。

    今日却再无了郎朗诵经之声,再无团坐静心之形。

    余下的,是刺目的猩红,与升腾的狼烟。

    “哇哈哈,一个不留,杀杀杀!”

    一群蒙面强人,手持利刃,高举火把,逢人斩人,遇物燃物,似乎不为解仇,不为求财,单纯地享受着这种破坏的刺激之感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侧,十多名衣衫破烂,浑身染血,道髻松散的道人却也同样手持利剑,不惧死亡地与恶人抗衡,守护着自己心中圣地。

    然而这批强人,足有数十之众,一个个身量高大,虎背熊腰,分明便是长年行恶之徒,道人们纵也长年锻炼,却哪里禁得住这些刀口饮血之人的进攻。

    更遑论尚有如此人数差距!

    “诸位同门,今日誓死保护道观!”

    “誓死保护道观!”

    十多名道人大声呐喊,装着自己的胆魄与气势,然而劣势并没有因此而扭转。

    一名不过十五六岁的小道童举剑刺向了前方一名大汉,身形灵动,看得出来平日里没少认真锻炼。

    然而那名大汉大刀横向一拍,巨力传来直接让他长剑脱手而飞。

    同时大刀余威不减,直直斩向了道童咽喉,顿时血涌如泉,首级高飞,稚嫩的面容,尚还带着对人世的十分留念,以及丝丝的愤懑不甘。

    “清寒!”

    “该死,贫道与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道士见此惨状,登时睚眦欲裂,浑身青筋暴涨,奋起体内所欲不多的功元,长剑连点,瞬间斩杀了三名蒙面强人。

    然而如此爆发,却也让他陷入虚弱,当即只觉得眼前一花,身形摇晃,急忙以剑柱地,方才看看站稳。

    只是械斗至此,些许意外都将导致生命的流逝。

    一名大汉见中年道士这个最强之人陷入虚弱,顿时求胜心切,匆忙奔来,欲要一刀将之斩杀。

    就在危急之刻,忽然一声震天怒吼。

    “孽障尔敢!!!”

    “铮!!”

    怒喝声落,顿闻天音降临,琴声铮琮,饱含无尽怒意,竟是直接将数十名蒙面强人,全数击得吐血倒飞,一个个倒地不起,只能痛苦呻吟。

    随即,冷然的辞号,冷然的道人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无有我,无无我。见诸相,见诸果。灵识一体,万物方齐!”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聆音落地,怒不收势,十数名道人受此一阵,俱都身躯跄踉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恶人,聆音更是特别对待,震动之力狂暴无比,顿时又将他们掀飞,重重跌落。

    十多位伤得较严重的强人经此一颤,再无力撑持,结束了罪孽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如此能为,也敢挑衅道门威严。说出幕后指使之人,聆音赐你们痛快一死。否则,狱火炼魂,百年不熄!”

    聆音确实愤怒至极,眼神阴沉,牙关紧咬,看着仍在燃烧的道观,不远处横七竖八的道人尸体,只觉得心中怒火犹胜眼前熊熊之火,直欲将眼前之人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这怒火之中,她仍是勉力保持了一丝清醒。

    眼前这些虽算悍匪,但也不过是乌合之众而已,若无人背后指使,就是再给他们十个胆子,也绝对不敢挑衅道门威严。

    “咳咳,饶,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大侠饶命,我们也是逼不得已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大侠饶命,我等必然将所知之事尽数告之。”

    强人们见聆音不可力敌,顿起了胆怯之心,纵使浑身骨骼欲碎,疼痛无比,却仍是挣扎着起身,朝着聆音不断磕头。

    聆音面沉如水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反是那些道者一个个开始怒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屠我同门,烧我道观,如今竟还有脸面求饶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今日若不尽诛尔等,我将来有何面目去见黄泉之下的众多同门!”

    “咳咳,诸位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那名中年道人总算是缓过来了一口气,先是止住了众人的喧闹,而后颤巍巍地走到聆音面前,深深鞠躬。

    “见过衔令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位前辈是衔令者?”

    “见过衔令者。”

    其余道人见状,虽然讶异,却也随着中年道人一同鞠躬行礼。

    “诸位不必如此,是聆音——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聆音轻声一叹,伸手一拂,将众人搀扶而起。

    那中年道人却在此刻狂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迟了,是啊,你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倏然,他一直火焰通天的道观,说道:“修道之人,不着外物。道观毁了便毁了,要重建我们也不怕辛苦。只是,你看呐。”

    他又指向远处横七竖八,穿着道袍的尸体,然后又落在先前小道童的尸体之上,说道:“这些都是人命啊,甚至还有孩子啊,他们又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苦果啊。”

    “道观可以重建,人死能够复活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深山修行,为何还会染上这种红尘劫难啊。”

    中年老人情绪激动,涕泗横流。虽话中仍是因聆音身份而有些顾忌,委婉。

    然而其话中之意,却依旧如同一把利刃,直接插入了聆音心口。

    是啊,若非三教各自追逐利益,导致如今正道威盛不昌,邪恶横行。

    这些宵小,又怎敢胡乱动主意?

    说到底,仍是自己无能,是自己无能啊!

    聆音想到郁结之处,忍不住身躯跄踉,后退了数步,忽然一捂胸口,喷出了一口污血。

    长久以来的郁积,终也开始对她的功体造成影响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有一名强人见聆音吐血,认为机会来到,当即纵身欲逃。

    聆音眼神一冷,拂尘轻荡,顿乏宏大气劲,直接将此人击得爆体而亡,碎肉血液遍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,都该死!”

    聆音目光豁然一转,横扫了其余强人一眼,忽然踏前了一步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气劲爆发,靠前三名强人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啊!”

    “饶命,我什么都说,我什么都说!”

    聆音似若未闻,又是一脚踏出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又是数人爆体而亡,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随后聆音连踏两步,顿时漫天飞肉,满庭积血,流若小溪。

    而此刻,来犯之人仅剩最后一名,却也被吓得肝胆俱丧,排泄失禁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都说啊,让我们来此的是一位自称来自恶魔道的大人。不止我们,还有其他很多人,分别在不同的地方屠杀道人,烧毁道观。我都说,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啊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聆音一步踏出,顿时声笑人灭。

    而后聆音豁然转身,眼中杀意,竟让一众道人感到如芒刺股,纷纷缩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聆音纵豁此命,也必为道门枉死之人,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恶魔道,哼!”

    聆音身形一转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遁光之中,竟是隐带了一抹猩红。

    远处高峰,一道艳红身影静静关注着一切,默不作声。正是烟都·烟朱。

    在聆音离去之后,他也同样转身离去,一言不发,心思莫名。

    恶魔道为何屠杀道人,烟都在其中又扮演者怎样的角色?

    聆音怒火燃天,又会采取怎样极端的行为?

    在烟朱离去之后,一道黑影倏然浮现在他原先立足之地,只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关注烟朱离去的方向,反是看着聆音离开的方向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万物方齐,如此悲惨之事,已让你心魔有机可乘,你能将它压制么?”

    低声呢喃过后,黑影悄然消散,天地再入清明。

    只有远处道观,血液仍在流淌,火焰仍在燃烧。

    人间,悲惨仍不曾停歇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