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入世红颜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2章 入世红颜

    柳无方骤然遭遇冰封,心下却并不慌乱。从老者身上他并没有感受到敌意,否则老者也不会让他如此靠近。

    柳无方身躯一震,破冰而出。同时伸出手掌,接过了掉落的一块冰屑。冰屑在掌心的温度下,很快就融化了,柳无方的心,却没有平静。

    老者实力之深,一步步刷新了他的认定。加上如今中原正缺少强力高手,他不由得动起了心思,想要拉拢这名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并没有理会柳无方。随着他一声长喝,真力灌注,便猛然甩起了鱼竿。一杆竹质的,本该脆弱易断的鱼竿,在真力的灌注之下,变得如神兵一般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老者再次一喝,声震长空。地面不堪此力,竟然逐渐陷落。老翁见状,不得不分出一丝真力,将地面凝冻巩固。

    同时,数百米外,突然掀起了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柳无方极目望去,隐约可见一尾晶莹剔透的银色大鱼被鱼丝勾住,正不停地挣扎。巨大的鱼尾每一次拍打水面,都会激起数十米高的巨浪。

    “喝啊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长声一喝,功体催动至极致,鱼丝受寒气携裹,似忽增大了数寸。远处银鱼受寒气影响,挣扎的动作不由得一滞。

    老者趁机,手上用力,宏劲爆发,竟生生将银鱼拽起,夹带着滚滚洪涛,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传说中太湖独特的银鱼么?好家伙,这鱼怕是有不下三百斤的重量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一脸惊奇地看着那鱼,却又突然面色一变,忙道不好,身形爆退。

    然而,仍旧是晚了。一股大水铺天而来,柳无方避之不及,被淋了个通透。随后一声轰隆,银鱼落地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银鱼在水中挣扎的十分激烈,落在地面之后,却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竟然是一头鱼王,倒是意外之喜。”

    老者哈哈一笑,将散去真力后断成数截的鱼竿扔到一旁,走到银鱼身旁左拍一下,右推一下,满意地点头。

    柳无方感觉寒气已经散去,便也收敛了功体,走到老者身前,拱手行礼道:“晚辈柳无方,见过这位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?什么前辈。老头子不过是一个渔翁而已。”老者并不搭理,依旧看着银鱼,神色喜滋滋的,不停地咽着唾液。

    柳无方眼珠子一转,道:“不知老丈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山野之人,哪里需要什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点了点头,似是认可老者话语,转而问道:“此鱼便是传闻中太湖特有的银鱼巨鲦么?听闻此鱼肉质之鲜嫩,天下少有,不知老丈可否割爱,让晚辈一饱口福?”

    老者笑道:“你这娃儿,见识倒是不凡。嗯,也罢,鱼王体积巨大,老头子一人也吃不完,你既然来到了,便匀你一些吃吃。当然,你可不能吃白食,这可是老头子蹲了十几个日夜才钓起来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道:“这个晚辈省的,不知此鱼应如何烹制,又需要何种佐料?”

    “佐料老头子这里尽有,你去拾些柴木,再寻一口大锅来便是了。嗯,记住,你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,过了这个时间,银鱼不入锅,鲜味便要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毒脉,天毒峰。

    在李裔文一行之后,以及毒宴的落幕,加之天心君的介入,毒脉幸运地没有被卷入武林这个漩涡之中,依旧远避红尘,过着自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天毒峰上,泣红颜慵懒而随意地躺在草地上,让青翠高大的草儿将自己深拥。采满了药草的竹篓被放置在一边,只手枕着脑袋,另一只手则是撩起了一丝发丝,在脸颊上无节奏的滑动,不时发出一声痴笑。

    良久,她又长长地叹气。

    “呆子,为何才见你两面,我就一直在心里念着你。难道这就是母亲说的动情吗?”

    泣红颜散去了发丝,双手枕在脑后,失神地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陡然,一道清冷的辞号,打破了泣红颜的痴念,也打破了天毒峰的阒静。

    “帘外几多争战,帘中握尽苍穹。谁悟得机心如梦。念悄然处、狮行虎顾。更掀起、烟雨云风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眼神睥睨,气势天降,直落天毒峰天坛之外。

    泣红颜眸子一转,起身背起竹篓,便往天坛赶去。

    而天坛之上,毒主幽幽转身,一双仿佛映衬着暗青色光芒的眸子,无声地盯着拓跋如梦。同时,空气中,一股异样的气氛在蔓延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双手一负,身周烟气弥漫,将毒主释出的毒气隔离,微微一笑,道:“拓跋如梦此回前来,无意兴武。”

    “堂堂烟都之主,号称最心黑的江湖商贾降临天毒峰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毒主问道,却没有收起弥散的毒气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也不介意,朝着毒主谦逊地一拱手,道:“拓跋如梦听闻毒脉之主藏有一株迷神花,因此厚颜前来,请毒主割爱。”

    毒主道:“同是求人,李裔文比你却要有礼的多了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微微一笑,道:“拓跋如梦知晓毒主无意涉入武林风波,因此才轻身前来。若毒主能不吝此物,拓跋如梦必也尽力满足毒主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天坛之外,泣红颜也在此时来到。听见人世主的话,不由得微微皱眉,面带不悦地看了他一眼。以她心智,自然不会听不出人世主弦外的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毒主自然也不会听不出来,但却没有挑破,而是点了点头,说道:“开口便是交易,人世主不愧商贾本色。只可惜迷神花早已经不在老身之处,人世主恐怕是要白走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“喔?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面上不悦之色一闪而过,问道:“那不知迷神花去处何在?”

    “早在许久之前,便被道门令师取走。”

    “道门令师?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眸子微闭,沉吟半响才说道:“多谢毒主告知,拓跋如梦便不再打扰了,请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泣红颜见状,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毒主睨了泣红颜一眼,收起了毒气,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母亲,那人好高傲的姿态。”

    毒主不答,轻声说道:“红颜,你即刻召集毒脉之人,回返西藏祖地。”

    泣红颜绣眉一皱,面现不悦,反驳道:“以母亲的毒术与根基,何必如此惧怕那人?毒脉不出世而已,若有意武林,区区烟都又算得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毒主沉声一喝,旋即低叹,道:“毒术太伤天和,也太容易受人针对。你看如今毒脉境况,哪里还有争武林威名之力。”

    泣红颜抿了抿红唇,道:“要回返祖地,你们便自己回返。我要留在中原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武学太低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武学根基虽低浅,但毒术已然入室。美毒大成,可以眸施毒,有自保能力。”

    毒主不语。

    泣红颜道:“况且若是遇见能力之外的事情,我也能求助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毒主一叹,说道:“当初你为李裔文说话的时候,母亲便察觉到了你的异样。想不到,只见过两面,你便已经倾心。可是李裔文此人,看其面相,不似有心儿女之情的人,你注定要在这里受伤。”

    泣红颜摇了摇头,道:“太多的道理,红颜不懂。但是红颜想依着自己的内心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江湖之中,危机四伏。母亲仅有你一位孩儿,也只有你,能可继承毒主之位,统辖毒脉。母亲实在不愿你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红颜依照母亲吩咐回返祖地,便有能耐继承毒主之位了?红颜一直在母亲的庇护下成长,虽然毒术有成,但许多方面仍与同龄人没有多少差别。单举毒宴一事,以红颜目前之能,能够主持吗?”泣红颜连问。

    毒主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泣红颜双膝着地,跪在地面,恳求道:“请母亲支持红颜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唉,去吧。有任何事情,母亲以及毒脉,都是你的后盾。”毒主微微昂首,说道。

    泣红颜大喜,连连磕头道谢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毒主抚了抚胸前,似乎那里郁结这一股闷气,要将它抚顺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初展雄姿的雏鹰,但是若想提早经历风雨的洗礼,也只会走上陨灭的道路。一剑轻生……红颜,便交付于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佛乡之内,佛乡五子剩余三人,久见地聚首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红尘匆忙地走了一遭,佛乡五子仅余其三。”佛相低声一叹,旋即低嗽两声。

    佛怒眉头一皱,道:“你自回来,情况似有不妥。这两日也是越发虚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事,应是近来动武太过,在洗身池内修养一段时日应可痊愈。倒是藏虚道长,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佛怒道:“情况很好,应该再过些时日,便能苏醒了。”

    佛相点了点头,道:“洗身池功效非凡,道长醒来之时,想必一身暗伤也已经除去了。”

    佛识这时说道:“我更担心的是玉佛。他自鸣翠山一行回来后便闭关不出,不知发生何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佛。”

    佛相眼神一敛,想起当日玉佛所言,旋即抬头四顾,问道:“念禅师叔呢?怎不见他。”

    佛识道:“他正在洗身池照看藏虚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之事,应有人看顾,师叔也太关心了。”佛相眼神一闪,旋即道:“既然如此,便不等师叔了。佛识此回是要商讨何事?”

    佛识说道:“关于洗身池下,佛魔之岸的事情。详情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佛识将当日佛魔之岸的经历简略地说了一番,道:“目前令妖域破封之事,玉佛也持着支持的态度,我也已经托付红尘素衣协助处理。但此事毕竟是佛乡之事,我意再出佛乡,为此事奔走斡旋。”

    佛怒道:“我也同去。”

    佛识道:“不可,佛相身体不适,你需要留守佛乡。”

    随后佛识看了佛相一眼,道:“你这段时日便在洗身池疗养,顺便替下念禅师叔,照看道长。如何?”

    佛相点头,并无异议。

    佛怒冷哼一声,却没反驳。

    “即然如此,我便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佛识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佛相看着他的身影开口欲言,却又压了下去。跟佛怒说了一声之后,便往洗身池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