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1章 葬花,护花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11章 葬花,护花!

    北武林之地,道观,悲惨正在持续。

    实力高强的恶人,以无匹真元为线,化出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囚笼,用手中的钓竿,肆无忌惮的勾走一条又一条的性命,满足自己内心扭曲的疯狂。

    就在人命将陨,矮汉眼露嗜血之色的时候,忽然风送异香,百花花瓣,缤纷飘落。

    “落英缤纷!”

    一声轻喝传来,旋即赫见人影闪烁,竟是强行突破了功元屏障之限,直接出现在了众道人之前,屈指一弹,将钓钩弹飞。

    同时单掌一推,漫天花瓣倏化利刃,直袭高处矮汉而去。

    “桀,多管闲事,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矮汉一声怪笑,钓竿瞬时舞作圆圈,将花瓣剑气尽数挡下。而后钓竿一甩,钓钩急速而出,直取洛花间咽喉。

    洛花间神色淡然,举止潇洒,并指于身前一点,指尖上花瓣浮现,稳稳顶住了夺命而来的钓钩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气劲碰撞爆发,余威震撼,也让诸多道人受到波及,纷纷吐血。

    洛花间见状,指上加力,将钓钩迫退。而后足点虚空,竟是朝着矮汉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桀,近身搏斗,你能撑住老子几刀。”

    矮汉一声冷笑,面对洛花间的逼近,毫不退避,反是自钓竿底部抽出了一柄细若手指的剔骨小刀,冷冷地等待着洛花间的靠近,随后一刀横削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雪白刀芒耀目,森冷刀芒,竟然人在青天白日之下感到阵阵刺骨惊惧。

    洛花间双眼微眯,十分不喜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葬花决落花成泥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伸手一招,花瓣飘飞,而后迅速凝成一柄百花之剑,直刺雪白刀芒。

    顿时铿锵之声不绝于耳,百花之剑,竟是逐渐凋零!

    然而矮汉却是面色一变,急忙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时,刀芒破碎,洛花间持着剩余的半截百花之剑,直直刺入了矮汉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遭受重创,矮汉一声痛呼,功元猛然暴走,竟是将洛花间逼退了数丈。

    “敢插手恶魔道之事,你死期不远了!”

    矮汉狠狠地留下一句话之后,便要化光遁逃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道宏大掌劲倏然而来,直接将他遁光打破,让他吐血落地。

    却是昭云尾随而来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昭云朝着洛花间点了点头,随后目光又落在了矮汉身上。

    若是方才他没有听错,这个矮汉难道会是恶魔道之人?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那可有些不妙啊。他们两人此回需要低调行事,然而如今武林正逢恶魔开道,若是他们牵扯其中,指不定不用数日,便要在这个武林之内出名了。

    洛花间说道:“生死纲常,天地有数。此人横造杀孽,乱杀无辜,有违天常。昭云,赐他护花之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少爷他是恶魔道之人。”

    昭云有些迟疑,若是当真将此人行刑,恐怕就要因此招惹上恶魔道这个庞然大物了。

    这对他们往后的行动,有害无益。

    然而洛花间态度坚决,尤其是此刻身周上横躺着许多尸体,更是让他心中不忍。

    而这股不忍,转到矮汉身上时,便又化作了坚定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低叱了一声,眉头紧皱,显然对于昭云的犹豫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昭云无奈一叹,心中只觉得这回想要低调行事,恐怕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当即只能摇了摇头,一指将矮汉点晕,扛向了远处。

    所谓的护花之刑,正是以其血肉作为肥料,浇渥花朵。

    洛花间等昭云走远之后,才低声一叹,衣袖一拂,卷起了道人的尸体,回到道观之中。

    众多道人本就神经紧绷,此刻见洛花间带着尸体归来,顿时控制不住情绪,号啕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人死不能复生,诸位请节哀。至于罪首,已被在下诛杀了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何曾见过如此情况,当下不由得受到感染,双目泛红。

    “多谢壮士出手相救了,唉,都是劫难,劫难啊。”

    一名老道振作了一下精神,朝着洛花间躬身道谢之后,又是忍不住抽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饶他经书读遍,世情看尽,面对如此悲惨,仍难免心生悲哀。

    洛花间不忍见此情况,匆忙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在离去之前,却放下了一袋银两。虽不算甚多,也算是尽了一份绵薄之力了。

    在道观远处,昭云处理好了矮汉,便眉头深锁。

    目前唯一庆幸的是洛花间的出手,并无他人看见。而且山城武学,外界少有人知,只要后续少爷不再大庭广众之下动手,暴露山城武学特性,应也不至于太快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在他沉思之际,洛花间神色阴郁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昭云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洛花间却忽然拍了拍昭云当即肩膀,说道:“昭云,我们一定要低调行事,绝不能够将灾难招引至弄花山城。”

    说着,洛花间转向身后的道观,泛红了许久的眸子,终有一滴清泪落下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悲剧,我不想再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”

    昭云唇角抽了抽,洛花间本就是有些伤春悲秋的性子,会因为目睹惨事而心生恻隐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只是我的少爷啊,你真的能够低调行事吗?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摇头轻叹,收拾收拾了情绪,说道:“我们走吧,这个武林还在等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昭云问道:“少爷心中已有了目标了吗?属下听闻武林之中,有一位贤人名唤红尘素衣柳三变,此人通晓武林之事,或许能寻他一助。又或者是前往寻找筵亭秋水?”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摇了摇头,说道:“叔父之事,急切不来。接下来我们要寻找的人,是归香客游不平!”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昭云闻言,不由得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出发吧,目标农仁堂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深吸了一口气,而后重重吐出,似乎要将在道观遭遇的一切都随着折扣浊气排出,而后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昭云见状,只能赶忙跟上。

    而在两人离去之后,道观远处高峰,忽然有黑影浮现,正是那疑似道化应虚子之人。

    “嗯?事情落幕,是来晚了吗?”

    他低声呢喃,忽然伸手一招,一朵花瓣忽然飘来,落在了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不曾听闻的武学,非凡的剑艺,出手之人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没有答案,也没有下文,他身形一转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