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3章 要求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13章 要求!

    太湖之上,巅峰一战,终至尾声。

    两人极限一式,顿引天地变色,神哭鬼号。

    呜呜呜呜

    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,更有九天之上,乌云堆积,电光霹雳。

    如斯气势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柳无方受此震撼,只感目眩神迷,心神激荡,一身功元,飘飘欲散。

    玉飞倾见此情况,忽然用力一拍柳无方肩膀,沉声喝道:“回神!”

    柳无方猛然一惊,回过神来,面色却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样了?”

    柳无方目光转动,为自己先前状态疑惑。

    玉飞倾道:“两人此式,境界远超你如今所能接触的。方才你心神已经沉陷其中,若非我及时将你唤醒,恐怕他们极招相会之刻,便也是你神魂破碎之时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听完,吓得面色更白了,匆忙向玉飞倾道谢。

    老翁也说道:“封闭五识吧,接下来一式,以你目前境界,难以承受余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不敢作死,忙盘膝而坐,闭目运功,封闭了自身五识。

    老翁见状,屈指一弹,划出了一个无形气罩将他笼罩。

    玉飞倾笑道:“前辈,你对他倒是颇为照拂。”

    老翁不答,指了指远空,说道:“看吧,你应也快要接触那一个境界了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点了点头,同样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而在高空,乌云电之下,两人身影凛然而立,衣发猎猎。更有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,衬得两人身影,如神如魔。

    剑千秋至极一剑,破空而行,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虚空之中,忽然浮现无尽气刃,不断地撞击剑千秋所化之庞然巨剑,铿锵之声响彻天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然而剑千秋剑意凛然,纵受千万剑阻拦,千万剑夹击,仍是丝毫不弱,势若开天。

    逍遥子神色平淡,不为外界所扰,一足踏阴,一足踩阳,周身阴阳而起盘旋缠绕,丝丝袅袅,奥妙玄徼。

    忽然,逍遥子伸手一招,左手自在剑,右手乾坤扇,双者缓缓聚拢,顿时阴阳之气疯狂凝聚,而后扇剑轻分,乍然虚空扭转,扇与剑之间,一点黝黑倏而浮现,并且逐渐扩大,状若圆盘。

    其间无边深邃,好似天地万物,皆可吞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剑千秋剑锋及至,恰恰点在黑洞之上。

    骤然,狂暴吸力汹涌而生,竟是强行拖曳着巨剑,缓缓没入黑洞之内。

    逍遥子此招融入了道门奇法,威能的确不凡,但是我不相信,你真能将归道唯一之式,尽数吸纳。

    剑千秋双眼微眯,竟是不闪不避,更是奋起一身内元灌注古剑之上,顿时巨剑之上,剑芒再涨,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剑千秋再奋奇力,竟是顺着黑洞吸力,强行将巨剑刺入其中。

    一瞬之间,黑洞吸纳的速度加快了许多,逍遥子面上也忍不住有些涨红,显然有些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就在巨剑剑身被黑洞吞噬,仅剩余剑柄之时,逍遥子唇角也忍不住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剑千秋见状,蓦然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骤然之间,剑柄粉碎,黑洞湮灭,剑千秋如受重击,吐血倒飞。

    至于逍遥子,受创更深,扇、剑脱手而飞,跌向浩荡太湖,人也吐血倒飞了一段距离,而后无力跌落。

    老翁见状,身形瞬动,接下了逍遥子的身躯,同时伸手一招,将扇、剑收起,而后快速回到岸边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玉飞倾也接下了同样负创不轻的剑千秋归来。

    两人心有默契,一言不发,开始各自替两人度元疗伤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两人各自吐了一口污血,缓过了气来。

    逍遥子摇头苦笑,道:“是我败了。”

    自己落败,造化球他也就再没有脸面去夺回。一想起在聆音面前打的包票,逍遥子就只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。

    这回丢人可是丢到家了。

    剑千秋说道:“半式之差,若非是奇异果助我调整功体,今日一战,胜负或许将要颠倒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赢就是赢,输就是输,不要在这里互相安慰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老翁摆了摆手,将扇、剑交换逍遥子,说道:“你们两人伤得不轻,不过并无大碍,自己去疗伤吧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接过扇、剑,苦笑了两声,跟众人道别之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剑千秋说道:“这段时间多谢前辈照拂,剑千秋尚有他事在身,这些伤势,在路上调养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剑主,你”

    玉飞倾皱了皱眉,却见剑千秋轻轻摇头,当即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老翁说道:“随你们喜欢吧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,请。”

    剑千秋躬了躬身,与玉飞倾两人离去。

    老翁则是伸手收起了先前用以保护柳无方的气罩,柳无方心有感应,转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?诸位前辈呢?”

    柳无方张目四顾,见无人迹,不由得奇道。

    “架都打完了,当然是回家吃饭了,不然还等你吗。”

    老翁没好气地啐了一口,说道:“你小子又来这里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每次到来,肯定都是要事要帮忙的。不过老翁对柳无方感觉还不错,觉得这是一个能够拉拢过来一起归隐的好苗子,因此才会多次相助。

    柳无方趁机将博娴冰封一事道出,而后说道:“前辈对此冰封完毕,想必对于此道应有了解,因此想请问前辈,该如何救出博士生?”

    “这嘛”

    老翁皱了皱眉,沉思片刻之后说道:“依你所言,要接触冰封之内的人,最主要的还是消弭寒冰之中的道人意志,否则不论使用何种方式,都会对他造成伤害。至于接触冰封,嗯也罢,看你小子顺眼,若是你们有办法消除寒冰内的道人意志,老头子便走一趟,替你们破解冰封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大喜,忙躬身道谢。

    老翁说道:“口头上的道谢,一文不值。你若是真心感谢,事成之后在太湖陪老头子归隐十年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十年!”

    柳无方双目一瞪,不可置信地看着老翁,说道:“前辈,十年啊,你是要将我这个花季少年摧残成沧桑的中年吗?”

    老翁闻言,顿时大怒,连拉带扯地将柳无方赶走,口中怒道:“不识好人心,你走,你快走,老头子不想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嘿嘿一笑,再次道谢之后才快速而去。

    老翁哼哼了数声,才将扁舟重新放入水中,飘荡而去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