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4章 蝉刃夺魂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14章 蝉刃夺魂!

    东武林,倏然两道流光一前一后,划过天际。

    最后,流光落在了一处偏僻疏林之内,现出了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在前一人,黑袍罩身,浑身不见一丝肌肤,赫然便是当日暗中挑起黑白双苗之争的夜!

    后面一位,佛像庄严,目光凛然,不是戒座,却是何人?

    “秃驴,追了大半个武林,你当真如此着急寻死吗?”

    夜冷视着戒座,语气阴森,满含杀机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在西武林闲逛了一圈,谁知道正好被自佛乡而出的戒座盯上,一直从西武林追到南武林,再追到东武林。

    足足追了他近乎半个中原!

    老实说,夜很想锤死这个秃驴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秃驴实力强大,又修有克制他的武学。两人简单对战了几招之后,夜便不敌而逃了。

    “阴谋奸宄,世所不容。你虽有人性,却无人姿,更是一身阴邪之气缠绕,又挟走恶灵,如此恶形恶迹,尸罗圆谛定斩不饶!”

    戒座一声冷哼,袈裟鼓动,灭度之行豁然而出,顿时佛光灿灿,威严天地。

    佛光普照之下,夜之阴魂之体受到克制,顿时连连倒退了数十步,方才借助身侧一株大树的遮挡,勉强站稳。

    然而被他所擒的恶灵就没有他这般道行了,顿时发出凄厉痛呼,好似将要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夜见此情况,不由得冷哼一声,忽然一把将恶灵抽出,将他吸入了体内。

    顿时,阴魂之体愈发凝实,对于佛光的抵抗之力,也大幅上升。

    戒座见状,更是双目喷火。

    “吞噬恶灵,壮大己身,如斯邪能,断不能饶!”

    戒座一声怒喝,灭度之行上骤然佛光大亮,携带万千诛邪剑气,横扫而出,愤怒之意,诛邪决心,尽折林木!

    夜不敢轻视,并指一点,互见地脉轰动,四堵坚硬泥墙忽然拔地而起,将他护住。

    万千剑气所落,虽碰撞出灿烂火花,但是却无法将泥墙击破。

    尸罗圆谛假装,持剑而来,一剑横斩,四面土墙瞬间拦腰而破。

    然而土墙之内,却已经没有了夜之身影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戒座双目一凝,暗道不好,正要抽身后退之刻,忽觉左脚足踝被人抓住,而后一股恐怖之力传来,地层坍塌,竟是硬生生被拉入地面之中。

    顺延至今,戒座腰部以下,尽数埋入地面。

    戒座猛然一掌拍向地面,脱困而出。同时灭度之行舞动,数发剑气,直击凹洞之处,顿时黑烟缭绕,再现了夜之身影。

    吞噬了那恶灵,他的能为竟有如斯进展,实在可怖。

    戒座虚空而立,神色凝重地看着夜,心中凛然。上回在西武林,两人初会之时,对方绝无这般能为,然而仅是吞噬了那恶灵,却足足让他功力暴增了近乎三成!

    “嗝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夜忽然打了一个饱嗝,竟也吐出了一丝浓郁的鬼气。

    鬼气弥散,却又瞬间被夜之身躯吸收,恍惚之间,夜之气势更盛数分了。

    “让我浪费了一个完美的素材,你做好了承受本尊愤怒的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夜本是灵魂之体,又精通奇术。这一个恶灵十分特殊,若是加以调教,必能爆发出恐怖的能耐,成为他最好的利器。

    只可惜被尸罗圆谛逼至此境,他也不得不有所取舍,将恶灵吞噬,炼化了恶灵体内庞大纯粹的鬼气为己所用。

    只是他魂魄不全,而且这种吞噬之法,每一回吞噬之后,都需要闭关吸收。如先前那般,迅速将鬼气转化,只能持续半柱香左右的时间。

    半柱香之后,鬼气将会消散,无法再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难得一见的恶灵,已经注定无法为他带来任何的收益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夜张嘴无声狞笑,身形忽然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戒座心中一惊,忙搬动体内功元,顿时周身佛光灿灿,凛然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然而吞噬了恶灵,实力短时间内暴涨的夜却不再惧怕佛光,迅速在戒座身后凝聚成形,漆黑鬼爪,狠狠拍向了戒座身后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戒座中掌,顿时大口喷血,身形被击飞。

    然而千钧一发之际,却也完成了反击,戒座反持灭度之行,于身后一划,饱含了纯正佛元的剑身划开了夜之腹部,顿时黑烟滚滚,滋然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夜受此创伤,顿觉对方佛元炙热如滚烫淋身,不断侵蚀他的阴魂之体,顿时一声怒喝,伸手一拍。

    鬼手迎风便涨,瞬息之间,竟是化作了数十丈大如泰山压顶一般压向了尸罗圆谛,似乎要一掌将之打入泥犁。

    危急之刻,互见尸罗圆谛腰身一拧,血滴剑身,顿时佛元浩荡,极招倏出。

    “梵海空尘!”

    尸罗圆谛长剑连点,剑芒冲宵,直破通天鬼爪。

    然而尸罗圆谛毕竟仓促回应,蓄力不足。强招碰撞之下,更受冲击,吐血而飞,直直撞断了数棵大树。

    至于夜,同不轻松,满含了纯正浩荡佛元的剑招,先天便克制了他的阴魂之体。鬼爪被破之创伤也同样映射在了他的手掌之上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右手掌心之处已经洞开了一口缺口,缺口边缘不断有黑色烟气弥散。

    该死,这个秃驴的难缠程度,远在预料之外。哼,若非是被人设计,再失一魂,本尊岂会将你放在眼中!

    夜捂住破损的手掌,阴魂之力汹涌而动,将伤口处残留的佛元清除,洞穿的掌心也逐渐恢复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恶灵之力消耗剧烈,已经接近耗尽了。

    可恶,为何暗还不出手,是要看本尊出丑吗?

    夜心中低吼,怒意昭彰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会在此地选择应战尸罗圆谛,自然不可能是一时冲动,而是他能够感应到暗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是他吞噬了恶灵,并且将恶灵之力消耗殆尽,自认也同负创伤,却仍不见暗出手相助,让他十分恼怒,心中暗骂不断。

    尸罗圆谛虽然受创,体内气血翻滚,却仍是凛然不可侵犯,威严而立,以剑柱地,怒道:“邪不压正,孽障,今日尸罗圆谛,定要将你亲手送入黄泉!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声轻笑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呵,佛门之人,也会如此妄言么?”

    轻笑声之后,紧随而来的是一阵细不可闻的破空之声,宛如死神奏乐,勾魂而来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