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5章 守护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15章 守护!

    “嗯?这个声音,是他!”

    戒座闻声,面色骤然大变,同时浑身汗毛竖起,直觉死神临身,顾不得思考其他,身形匆忙闪避一旁。

    然而仍是慢了半步,一柄蝉刃直接洞穿了他的胸口之处,将他瞬间重创。

    唯一庆幸的是,瞬间的偏移,避过了心脏处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闷声响起,蝉刃透体而出,戒座身躯摇晃,只能以剑柱地,才堪堪勉强站稳。

    随后,暗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尚有事,此人便交你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后,声息全无。

    夜嘎嘎一笑,缓步接近尸罗圆谛,抬起手掌,似要按向戒座天灵,口中说道:“秃驴,你害得本尊失去了一个上好的素材,那便用你自己的灵魂来赔偿吧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戒座遭蝉刃贯体,已失抗衡之力。然而佛者无畏,当即微闭双目,坦然面对死亡。

    就在危机之刻,倏然

    “天寒不落梅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寒风骤袭,触物成冰,一瞬间极度的寒气袭来,竟是瞬间将夜与戒座两人同时冰冻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

    下一瞬,夜身躯一震,破碎冰封而出,同时心知对方来者不善,当即屈指成爪,快速按向尸罗圆谛,企图在对方来临之前将之诛杀。

    然而来者很快,几乎是在夜震碎冰封的同时,便如一道黑影一般欺身而来,掌上凝聚强绝之力,毫不留情地按向夜。

    若夜质疑要击毙尸罗圆谛,毫无疑问必也将因此而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夜瞬间权衡,偏移鬼手,与来人强力交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来人面目显示,却正是攀花手意长年!

    嗯?这种模样,是狮虎族。

    一眼照面,夜便瞬间认出了意长年的来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攀花手掌力加催,猛然出力,竟是借助反震之力,带着尸罗圆谛迅速远去。

    夜身躯一动,欲要追赶,却冷不防意长年再发强招袭击。

    夜伸手一拂,破开攻势,却已经失去了对方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嗯狮虎族竟也入世了,还出手救下佛乡之人。”

    夜并没有继续追去,先前两式,已经充足体现了出手之人的根基不在尸罗圆谛之下,若非对方救人心切,认真一战的话,恐怕落败的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他原地思考了一阵,方才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,流光闪过,现出了意长年两人身形。

    “沉心运气!”

    意长年一声低喝,连点了戒座数处大穴,为他止住流血之后,双掌抵在了他的背后,疯狂运转功元,为其疗伤。

    甚至因元功剧烈运转,意长年掌上与天灵都有丝丝雾气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足有将近半柱香时间,意长年一身功元几乎都要耗尽了,尸罗圆谛才闷哼一声,幽幽醒转。

    “呼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意长年见尸罗圆谛醒转,方才松了一口气,缓缓收功,搀扶着尸罗圆谛坐好。

    戒座的胸口被洞穿,虽然不曾伤及心脏要害,然而却也损毁了不少的主要筋脉,若非意长年及时赶到,以冰封暂缓情况恶化,恐怕也已经回天乏力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,攀花手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尸罗圆谛朝着意长年点了点头,随后取出了一枚丹药服下,运功炼化,片刻之后,浑身漫出阵阵烟雾,伤势逐渐变得稳固。

    意长年问道:“戒座,那人是何方神圣,竟能将你重创至此?”

    “重伤我的,并非是他,而是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戒座抚了抚胸口,轻轻摇头,并不打算让意长年涉入此事,反而是问道:“我先前虽然昏迷,也能感觉到你与那人有过交手,你可曾感到异常?”

    “异常吗?的确是有。”

    意长年伸出了与夜对了一掌的右手,握了握拳头,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那人虽然实力强横,然而对战之刻,却总让人有一丝虚无缥缈,无处着力的感觉。十成之力落在他的身上,至多能有九成发挥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戒座还不曾说那人是何方神圣呢。”

    意长年说着,旧话重提。

    “关于那人身份,我也并不知晓。我与他乃是在西武林偶然相遇,因他满身邪气,才会一直追踪至此,发生大战。”

    戒座摇了摇头,他的确尚不知道那人身份,不过却足以肯定,他与太极宫背后的神秘组织,绝对有莫大关联。

    他胸口的创伤,便是最好的证明!

    “这样么。”

    意长年皱了皱眉,不过那人身份也不是非知不可,当即将此事放下,说道:“你伤得不轻,让我送你回佛乡疗伤吧。”

    戒座点了点头,正要说话之刻,忽然一道流光急速而来,落在两人身前,却是乐梦从心匆忙赶来。

    “啊,戒座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一见戒座神色,便知道自己来迟了。不过幸好有他人出手相助,不然事情恐怕要遭。

    “嗯乐梦从心,久见了。”

    意长年看清来人,微微颔首致意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狮虎族攀花手出手相助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朝着意长年拱手道谢。

    两人显然是旧识,不过看起来关系似乎并不融洽。

    幸好仍能和平共处,不至于见面便发生争斗。

    “不必,此乃该为之事。”

    意长年摇了摇头,而后对着戒座说道:“既然有句无章在此,此处也不需要我费心了。我尚有他事在身,便先告辞了,请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请。”

    戒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意长年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句无章说道:“看到意长年此人,就忍不住要感慨柳三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啊。”

    狮虎族本属独立,甚至于偏向正道对立的阵营。尤其是意长年的入世,目的便是直接针对李裔文。

    然而在柳三变巧心之下,不仅化解了这段仇恨,隐约之间,也让意长年与正道建立起了友谊。虽然不至于成为忠实盟友,但起码不会轻易变作敌人。

    戒座笑了笑,问道:“你怎会突然来此?”

    “上回一见,我便感觉你恶气缠身,心中放心不过,在往堂了解了博娴之事后,便匆忙赶来了。幸好有意长年出手,否则等我赶到,一切都晚了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摇了摇头,眼中也有一丝后怕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种感觉,莫非是那人所带来的么?”

    戒座低声自语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戒座说道:“乐梦从心,实不相瞒,我胸口之伤,乃是另一人所为,详情听说。”

    戒座将事情的经过与自己的猜测大略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句无章惊道:“你是说,他们都是出自那个组织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戒座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如今意外受创,恐怕暂时无法跟进此事。你身怀万物有灵之境,正适合调查此事。而且此事垢无尘也同在调查,你们皆是道门之人,行动配合更加方便,此事便劳烦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放心,此事道门不会坐视。你伤势严重,我先带你回佛乡疗伤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能自顾。”

    戒座摇了摇头,说道:“时间尚短,或许你还能追查出一丝蛛丝马迹,至于我已无大碍,能够独自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,当真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句无章有些迟疑,显然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戒座轻轻一笑,让他放心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无奈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戒座一切小心,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句无章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戒座则是看向了左侧密林,笑道:“我之安慰,可是全靠你护全了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缓步拖着伤重之躯,往佛乡而去。

    而在戒座身后,一道熟悉的身影,同样一瘸一瘸,暗中守护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