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7章 幕后黑手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17章 幕后黑手!

    道门,宗上天峰,上清殿内。

    天华君罕见地大发雷霆,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“可恶,该死,真欺我道门无人吗!”

    砰砰砰!!!

    上清殿内,天华君双目圆瞪,怒火高喷,浑身杀意弥漫。

    他右手所拿情报已被捏的皱皱巴巴,左手不断地重拍桌案,怦然作响。

    情报乃是垢无尘传回,个中内容自然是道观受滋扰之事迅速升级为屠杀。

    “恶魔道,你让天华君愤怒了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天华君一声冷哼,猛然将手中情报拍在案卓之上,气劲难受,案卓终于不堪摧残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天华君却毫不在意,任由碎木溅射一身,仍难收敛心中怒火。

    若非宗上天峰不可无人镇守,他真想持剑而出,往恶魔道杀上数个来回,荡清这些人间恶魔!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上清殿外,忽然传来了天剑君疑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天华君,何事让你愤怒至此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便见天剑君与凌香梅两人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凌香梅左右看看,奇道:“天要塌下来了吗,天华君竟如此愤怒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性子恬淡随和,甚少发怒,更遑论怒及如此,连案卓都被他毁去,也难怪凌香梅如此讶异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见是两人,深吸了一口气,稍微平复了一下心中怒火之后,说道:“你们忽然归来,是有何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一些小事,不劳挂心,反倒是你”

    天剑君看着天华君眼中尚在压抑的怒火,眉头微蹙,担忧地问道:“你向来不轻易发怒,如今怒至失态,到底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凌香梅补充道:“我们最近忙于他事,也不曾观察武林情况,莫非是情势有变?”

    “唉,你们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低声一叹,将被他捏的皱巴巴的信封甩向了天剑君。

    天剑君接过一看,顿时也同样怒气冲冠,浑身剑意勃发,竟是控制不住地将手上情报粉碎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天剑君冷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又故意破坏情报,不想让我知道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却不悦地瞪了天剑君一眼,随后看向了天华君,道:“发生何事,你快跟我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自然不可能控制不住自身剑意,只不过是不想让凌香梅担心,才故意将它毁坏而已。

    只不过凌香梅十分了解天剑君,丝毫不买他的账,直接询问天华君。

    天华君也无心隐瞒,说道:“武林数处道观皆遭受了屠杀,根据垢无尘调查,此事应是恶魔道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恶魔道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双眸微眯,显然对于这个如今风头正盛的名字也有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天剑君道:“天华君,此事你待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“武林道观众多,以宗上天峰一脉之力,无法护持,我会传信会道门本宗求援,同时也会请儒释二教遣人相助。”

    武林何其广,道观何其多。纵使倾尽宗上天峰一脉全部力量,也难以护其二三。为今之计,也只能往道门本宗以及向儒释二教请求援助了。

    天剑君闻言,轻轻点头,这个处理方式,算得上是最为稳妥的了,只不过在时效上面,或许会有所欠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天剑君道:“若有任何需要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来得其实正好,确实有一事急需高手负责处理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点了点头,说道:“原先仅是道观遭受滋扰,此事我已经请托全道之锋负责调查。然而却也不曾料想势态升级如斯迅速,我担心以全道之锋的性格,会贸然前往恶魔道,登门除恶。”

    “啊?嗯确实,也他的性格,很有可能会做出这种决定。只是恶魔道深浅不明,祸苍生更是一代巅峰强者,全道之锋若是前往,恐怕有去无回。哎呀,不行,我需即刻动身前往了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越想越不放心,恶魔道开道偌久,在武林之中也掀起了不浅的风浪,然而却至今都无人胆敢前往寻衅,便是在忌惮恶魔道的实力。

    以垢无尘如今的能为,若当真前往,必将陷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天剑君说道:“我即刻动身,若势态有何进展,再通知我吧,请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同去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急忙叫道。

    天剑君点了点头,两人匆忙而去。

    “唉,有天剑君两人前往,即便全道之锋当真前往恶魔道,想必也能全身而退。嗯即刻传信往儒释二教以及本宗求援,天下道观,片刻都耽搁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即刻收拾笔墨,就地而书,随后召来信鸽发出。

    “但愿此回灾厄,能可早日结束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内心一叹,却又莫名想起了道印玄机。

    “教尊,你心中到底有何谋划?”

    南武林,栆月墟地界。

    两道流光闪过,现出了烟朱等人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呃噗”

    甫一落地,人世主伤势爆发,便忍不住一口污血喷了出来,同时体内残存剑意发作,功体时聚时散。

    烟朱见状,眼中异色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人世主似若未见,沉声道:“烟宫,助我逼出体内剑气,喝!”

    说完,人世主奋起功元,浑身烟雾缭绕,清除着李裔文剑招残留,仍在不断侵蚀他功体的剑意。

    烟朱见状,功凝双指,猛然点向人世主后背,度元而去。

    得烟朱雄浑之劲相助,拓跋如梦身躯一震,体内骤然剑气爆发,直摧前方山石。

    “吁,多谢云宫相助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点头道谢,李裔文剑气逼出,他的面色也好了许多,身上伤创,再有一些时日的调养便可无恙。

    烟朱点了点头,并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看了看云天心,如此颠簸,他仍未醒转,看来上次受到的伤势,的确十分严峻。

    “烟宫,看到如此境况,你有什么疑问吗?”

    人世主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烟朱有些愕然,疑惑地看了人世主一眼,却仍是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仍是这般沉默,不合于群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不在执行计划,而是前来寻我,可是发生了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“是。在我假扮恶魔道之人,令人在武林各地袭杀道观的时候,偶然遇上了道门万物方齐。此外,我发现似乎另外还有人在暗中操弄着相同的动作,详情如此。”

    烟朱将聆音怒往恶魔道,以及另有他人同作袭杀道观之举的事情一一道出。

    人世主闻言,不时微微点头,道:“聆音怒往恶魔道,这倒是一个意外之喜。至于另外的人马,暂时不用理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继续引人袭杀道观吗?”烟朱问道。

    人世主想了想,道:“不用了,此事发酵已经足够,继续下去,风险太大。反正如今既然有另外之人进行此事,我们便趁机抽身,让他们将此事尽数背负。嗯你往恶魔道附近等待,看能否伺机与祸苍生取得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烟朱点了点头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人世主目光落在云天心身上。

    如今我与云宫皆受创伤,须得找一个安静之所疗伤,嗯

    心中沉思,人世主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栆月墟之上,似已有选择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