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3章 风云集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23章 风云集!

    东武林,风云集之内,随是入夜时分,此地却仍是异常热闹,花灯如昼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洛花间行走人群之中,兴致盎然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中原武林,夜里也有如此多姿多彩的活动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左看右看,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反倒是随在他身后的昭云,面带疲累之色。

    “少爷,一路奔袭,我们是否该先寻找地方歇息?”

    农仁堂总部,便在这风云集之内。只是如今入夜,自然也不适合登门拜访,而且更主要的是,昭云有些拿不准洛花间的心思。

    你说要来农仁堂,好好地从南武林直接到东武林不就好了,为什么偏偏要去北武林绕一圈?

    出了弄花山城,昭云感觉洛花间有些放飞自我了,行为举止太过随性而动,难以把握。

    洛花间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所言有理,这样吧,你先去找落脚之地,我再转一转。”

    说着,洛花间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,足下步伐转动,转眼间便消失在了人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唉。”

    昭云无奈摇头一叹,正准备转身离去,寻找落脚之地的时候,却忽然面色一变,步伐也不由得顿住。

    在他身前,赫然便是田步庚含笑而立。

    “朋友,我们见过,是么?”

    田步庚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面,洛花间随意游赏而行,最后停在了一处奇怪的表演所吸引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赤膊大汉,满面油光的,嘴巴不时鼓起然后吹起,便能喷出一大段炙热的火焰。

    在大汉身旁,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孩童,同样赤膊,手上抛着十多柄小刀,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圆圈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一名老者,手上拿着红布,不时轻轻抖动,便能变化出诸如花朵,鸽子,刀剑等各类物品。

    “哇,这就是书上所说的戏法吗?”

    洛花间看的有趣,一脸猎奇,忍不住哇哇惊叫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十二三岁,书童打扮的小朋友见洛花间一惊一乍的模样,忍不住多看了他数眼,摇头轻叹。

    “书呆子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:“”

    好吧,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跟你计较。

    洛花间心中哼哼两声,转身去别处继续游荡。

    倏然,他眼前一亮,看见了远处一个好似贩卖灯笼的摊子。

    以洛花间的眼力,能够清楚地看到灯笼之上,尚还贴着字条,根据书上所言,似乎是一种叫做灯谜的玩法。

    只不过根据书上所言,不该是上元时才会有这些消遣的呢,如今距离上元还有一段时间,怎么这么早就有了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重要,反正洛花间只是猎一下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花间哼着小曲儿,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走不过两步,忽然红衣擦身而过,洛花间步伐骤然一顿,而后猛然转身。

    却见红衣飘飘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遭了!”

    洛花间忽然面色一变,猛然捂住了胸口,瞪大了双眼看着那逐渐元气的红衣身影。

    “是心动的感觉!”

    “书上说过,见到心动的姑娘,一定要勇敢主动,上前搭讪。正所谓勇敢一小步,前进一大步,哎呀,快追!”

    洛花间自言自语之间,却见那道身影逐渐远离,当下心中一急,也顾不得猎奇,仓促便追了下去,

    御红雪神情淡漠,急匆匆地行走在人群之中,却好似周遭一切,皆不入她的眼中。

    她身形飘忽,就好似游离在天地之外。

    偶然间目光转动,也是落在了右手手背上,一粒橙色雪花之上。

    除开颜色之外,雪花看似没有任何的异常,然而却经久不化,好似死死镶嵌在了她手背上面。

    素手橙雪,本是赏心悦目,然而御红雪眼中却不时有怒火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就是这小小的,看似不起眼甚至还将她的手装饰得更加美艳的雪花,却足足将她一身功体,封锁了三成!

    “千山渡雪,哼!”

    御红雪一声冷哼,目光隐晦向后看去。

    纵使一身功体被封三成,她的感官依旧敏锐,已经察觉到有人在后面跟随了。

    当即御红雪步伐一转,往风云集之外而去。

    洛花间紧紧而随。

    而在同时,农仁堂堂口。

    田步庚、昭云分主次而坐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仓促一面,田堂主竟能记住在下容貌,实在是令人讶异。”

    昭云目光四下打量着农仁堂布局,最后落在了田步庚身上,苦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先前的疲累,早就在见着田步庚的同时,便瞬间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一副好记性,是我们情报人员最重要的利器,而且阁下身手非凡,当日更是险些擒下天剑君,那等英姿,叫人难忘啊。”

    田步庚爽朗大笑,似乎此事十分有趣。

    昭云有些拿捏不定,问道:“田堂主,恕在下直言,我们素昧平生,仅有的一面之缘也几乎可以说是敌对阵营,堂主为何还会邀请在下前来做客?”

    单是一个田步庚,昭云并不惧怕,哪怕田步庚看上去颇有些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让昭云心中发毛的,是站在田步庚背后之人。

    那日,天降异雪,千山竞渡的情况,昭云就觉得浑身有些不舒坦。

    若真是那人要出手对付他,他真不知自己能够挡下几招。

    田步庚呵呵一笑,道:“那日见阁下出手,来历非凡,田某早就存了结识之心。今日偶遇,又是在农仁堂之地,自然该要好好招待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田某听说与阁下一同前来的,尚还有一名青年,不知他现在何处,怎不与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嗯?你监视我们!”

    昭云面色微变,神情不悦地看向了田步庚。

    田步庚忙摆了摆手,笑道:“息怒,息怒。只是这风云集到底是农仁堂本部,有陌生的外来强者进入,我们自然需要有过因应,这一点想必阁下也能体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昭云皱着眉头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只是理解归理解,心中总是有些芥蒂的同时,也免不得想起日后行事需要更加小心了。

    否则将会如今日一般,甫一进入别人地盘,就被人家发现了。

    田步庚笑道:“聊了许久,还不曾请教壮士名姓。”

    “唤我昭云便可,至于与我一同之人,乃是我家少爷。”

    昭云点了点头,却没有过多透露自己身份,反而是点出了与洛花间的从属身份。

    田步庚点了点头,果然也如昭云所想,不再深究。

    毕竟昭云作为属下,许多事情皆不方便开口。

    田步庚笑了笑,正要说话之刻,两人忽然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是少爷,他与人动手了!”

    昭云豁然起身,来不及告辞,便匆忙而去。

    田步庚则是苦笑了数声,道:“老朋友啊,你还真是不安分。”

    显然,对于动手之人,田步庚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