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4章 归香客·游不平(上)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24章 归香客·游不平(上)!

    风云集之外,疏林之内,月色黯淡,映照地面光影斑驳,星星点点。

    夜风轻抚,树叶婆娑。

    御红雪步履匆匆,自顾入林而去。

    洛花间紧随其后,却在疏林之外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咦,书上说逢林没入,可是书上又说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我该继续追下去吗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原地转了数圈,陷入纠结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曾看清那红衣女子的容颜,但是单凭对方的气质,便已经让他心动,这样的对象,他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甚至还想将她带回山城,做他的媳妇儿。

    只是对方好似已经察觉到了自己在尾随,故意进入林中,恐怕也是为了将自己摆脱。

    这一种委婉的拒绝,又让他有些踌躇,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好像泄气的皮球一般。

    “哎呀,好烦啊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面现焦躁,胡乱地抓了抓头发,将整洁的发型都弄乱了,发髻散落,看上去颇有些落魄。

    “难怪书上也说爱情使人盲目,让人落魄,教人憔悴,我这还没开始,就感觉好乱啊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走到疏林便抱着一颗小树用额头轻轻撞着,好似这样就能减轻自己心中的纠结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进入了疏林的御红雪,察觉身后之人不再跟来,便也将此事抛诸脑后,不过行进的方向却并没有改变,反而是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很快,一间依着树干搭载的草庐便出现在了御红雪的眼中。

    御红雪眼神一冷,低声怒哼,倏然衣袖一摆,狂风骤起,席卷茅庐,似乎要将这个看上去就算不得坚固的茅庐直接掀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飓风将至之刻,草庐之外,忽然传来一声苍茫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笑声震荡,音波滚滚,尽显不世根基。

    御红雪信手而发之飓风瞬间倒转,吹的御红雪衣发猎猎作响,玲珑有致的娇躯体态,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然而御红雪却并不在乎此点,仍是目光冷沉地注视着草庐。

    疏林之外,洛花间也同样听闻了这一声大笑,不由得劲力失控,一头磕在树干上,竟是将碗口粗细的小树直接撞断。

    额头皮肤也破开了,鲜血缓缓流下。

    然而洛花间却毫无所觉,目光逐渐变得空洞,神情呆滞,嘴里低声呢喃:“居然,居然是在这里跟其他男人幽会,心好痛,我的心好痛。”

    疏林深处,御红雪一身冷哼,苍茫大笑之声也随即停下。

    御红雪道:“归香客,暗中施手,封我功体,你意欲何为!”

    当日刀天下独闯风雪孤亭,将慕同风重创之事,虽然当时她隐忍了下来,但是却并没有忘却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的交情就是这般,自己吃亏无所谓,却见不得其他人吃亏。

    因此在伤势痊愈之后,御红雪便在暗中察访刀天下的行踪。

    只可惜刀天下一直沉潜,让她没有动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在儒门之外,撞见了甫经大战,功体不全的刀天下,御红雪便准备出手,一报风雪孤亭之仇的时候,却被路经的游不平暗中施手,封印了三成的功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丫头,你太过粗暴了,需要好好克制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哈哈一笑,态度随意洒脱,竟没有丝毫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御红雪眼神一冷,背后冷翡翠蓦然浮现,碧剑红衣,流光一瞬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草庐顿时轰然一爆,草木四溅。

    然而草庐之中,却是空无人一。

    御红雪也不疑惑,目光一动,看向了高空之处。

    倏然,天降异雪,姹紫嫣红。一道不羁的身影,踏雪而来。

    “长剑鸣,短剑鸣。鸣尽古今第一乘,狂夫负盛名。长剑行,短剑行,行遍河山恨不平,天方潜道行。”

    不羁的辞号落下,赫见一名背负长剑,一身侠客打扮。满头黑发不拘不束,肆意飞扬更是平添了数分不羁中年男子,翩然而落。

    正是江湖盛传,千山渡雪归香客游不平!

    “归香客,解除禁制,可免去一战。”

    御红雪负手而立,衣发飘飘,冷翡翠如有灵性,饶身自动,将飘雪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游不平笑道:“到底不过是一粒雪花,不可能持久不化,半月之后,它自会自动消散,无须过多施为。”

    “言下之意,不愿解除吗?”

    御红雪神色不变,一身真元却隐有爆发的倾向。

    “无问西东,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摆了摆手,说出了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你也打不过我,更何况如今你只能发挥七成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游不平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御红雪闻言,顿时一愣怒哼,冷翡翠之上倏然剑芒暴涨,直袭游不平而去。

    游不平伸手一摆,七色之血回荡,将剑芒击退。

    御红雪道:“你虽业艺不凡,但确定要与我为敌吗?”

    御红雪人称女剑神,一身能为自是超凡,纵使是游不平,在御红雪全盛之刻也不敢说有绝对的胜算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她只有七成功体,游不平就觉得轻松很多了。

    当日,最好的结果,自然是不要成为敌人了。

    游不平摇了摇头,叹道:“其实我这般做法,也是为你考虑。刀天下狂生之名,人尽皆知,而且实力强横,当日他的情绪一看便十分不好,你贸然出手,恐怕最后的结果,就是你们两人有一个要彻底倒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与你现在解开我的禁制有什么关系?”御红雪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游不平面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,呐呐地说道:“这个那个,禁制一旦施展,就连我也无法解除,只能等半月之后,雪花融化,禁制自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心情也很不好,你若是贸然还手,我们之间恐怕要有一个人彻底倒下了。”

    御红雪闻言,怒得两眉倒竖,身形一动,碧剑红衣,凌厉而来。

    游不平忙施展步伐,身形舒展,避了开去,再看远处,已被剑光笼罩。

    “无问西东,你冷静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掠影孤鸿!”

    御红雪心中激怒,悍而出手,极招毫不留情地施展而出。

    “唉,无奈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一脸无奈,却也只能拔剑相抗。

    “岿然不动!”

    游不平剑指一引,背后长剑天方铮然出鞘,饶身而悬,竟成剑茧,将之稳稳守护。

    御红雪剑气惊鸿,汹涌而来,顿时剑光激射,横摧周遭草木。

    剑芒碰撞出,更传轰天大响。

    游不平只守不攻,顿时被击退百丈。

    御红雪不依不饶,持剑再攻。

    而在疏林之外,洛花间伤心欲绝,却又忽然听闻疏林之内传来强大气息,不由得微微一奇。

    “咦,他们怎么动起手来了,难道是情杀?”

    洛花间眉头微皱,细细感应了一下,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“红衣姑娘的气息较弱,她恐非敌人对手。唉,先爱上的就是输家,谁让我心动了呢?”

    洛花间低声一叹,身形展动,匆忙进入疏林之中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