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5章 归香客·游不平(下)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25章 归香客·游不平(下)!

    风云集外,疏林之内。

    御红雪怒火升腾,持剑快攻,剑光霍霍,所过之处,树木皆折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草庐附近百丈范围,已是平坦宽阔一片。

    游不平虽然有些不好意思,因此只守不攻,不过看着自己幽居之地被破坏如斯,也忍不住眉心狂跳。

    但终究还是忍耐了下来,同时身形都在这百丈范围内闪避,不再殃及更远处的树木。

    “无问西东,冷静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喊道,两人虽仅是剑接,然而御红雪每一剑都倾尽了全力,这数百回剑接下来,也着实消耗不小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御红雪一声冷哼,冷翡翠之上,忽然剑芒大涨,极招蓄势。

    “无奈啊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低头一叹,忽然奋起功元,一把将御红雪击退,同时身形瞬移,流风回雪,眨眼间便来到了御红雪身后,准备将他制服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声大喝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休动我的小红衣!”

    “落英缤纷!”

    喝声落下,倏见漫天落英缤纷,绝美之中,饱藏杀机。

    嗯?这种武学,是那个地方的人!

    游不平双眼微眯,却并不强抗,身形转动间,快速推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洛花间身形突入,就要抓向御红雪手臂。

    却冷不防冷翡翠横空一划,险些伤着了洛花间。

    御红雪身影一动,也瞬间避过了落花范围。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洛花间看着一左一右,仍在对峙的两人,又有些茫然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问话,目光都落在了洛花间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个,在下洛花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洛花间朝着御红雪靠近了一些,说道:“姑娘放心,我是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御红雪皱了皱眉,疑惑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游不平笑道:“看来你追求者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你们不是情杀啊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似乎发生了什么,奇怪的说道,眼中也同时闪过了欣喜之意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自己还是很有机会的啊。

    “噗情杀,小伙子你想象力很丰富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洛花间的话,游不平忍不住笑出声来,反倒是御红雪玉面含霜,剑锋一指洛花间,冷道:“休得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”

    洛花间缩了缩脑袋,但随即又鼓起勇气,凑近了御红雪,说道:“正所谓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做个好友。在下独醉红尘洛花间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御红雪不答,并指地上一划,冷道:“越线则杀!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暴力吗,我奶奶不喜欢暴力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低声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御红雪怒瞪了他一眼,吓得洛花间又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御红雪目光转动,又落在了游不平身上,忽然说道:“洛花间,你若是将此人击败,我便告你名姓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洛花间面色一喜,看向游不平的眼神之中,充满了跃跃欲试的冲动。

    御红雪一扬雪白下巴,道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咧嘴一笑,大步朝着游不平走去。

    游不平心中摇头,嘴唇张合,传音入密,说道:“弄花山城的小子,你若是敢动手,我便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洛花间面色微变,停下了步伐,惊疑不定地看了游不平一眼,忽然回过头来,问道:“姑娘,这个男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归香客游不平。”

    “游游不平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唇角扯了扯,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游不平没再搭理洛花间,而是说道:“无问西东,一阵倾泻,想必你此刻也无战意,此事是我莽撞了,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如何?”

    御红雪低头沉思片刻,这才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游不平,御红雪的人情,可不是那么好偿还的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处,倩影渺茫。

    洛花间回身目送孤鸿远去,有些想追上去与她比翼双飞,又有些不敢。

    游不平道:“怎么,风流的公子哥,在爱情面前的勇气就这一些了吗?”

    洛花间闻言,顿时涨红了脸,怒道:“我这是给你面子,不然你就要出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山城之人不可入世,近年来却频繁遣人进入武林,你们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双眼一瞪,冷声开口。

    洛花间梗着脖子,怒道: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昭云的喝声忽然传来,旋即人影起落,来到了洛花间身侧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无恙否。”

    昭云低声问了一句,随后看见了远处持剑而立的游不平,忙踏步上前,将洛花间掩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名忠心的仆人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低声赞了一句,归剑入鞘,说道:“上回便觉得你来历有些不同寻常,却想不到是山城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,你知道是你,归香客游不平!”

    昭云面色微变,但是念头一转,已然猜测出眼前之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眼力不差,比你这个沉迷女色的少爷要好上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女色?”

    昭云疑惑地看了一眼洛花间,却见他面色有些涨红,当即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游不平继续说道:“你身上有农仁堂的檀木香,看来田步庚已经跟你接触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我不是让你寻找落脚之地吗,你怎么直接去农仁堂了?”

    “这我们行踪早在进入风云集的时候便落入了农仁堂的眼中,是田步庚亲自邀请我往农仁堂做客的。”

    昭云忙将事情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游不平却说道:“行了,不用解释太多,又不是生死仇敌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若有深意地看了洛花间一眼,说道:“此地非是谈话之所,田步庚想来也应该准备好香茗招待,我们会农仁堂再谈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两人是否会来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洛花间两人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昭云还是忍不住心中好奇,问道:“少爷,归香客说的女色是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多嘴!”

    洛花间怒瞪了他一眼,顿时吓得昭云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洛花间说道:“既然行踪暴露,又已经与归香客正面相会,那我们也不用迂回,便与他明谈吧。走,往农仁堂去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伸手一招,两人快速而动,紧随游不平而去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天御无路窟之外,患不救亲送天魔而出。

    “劳烦相送了。”

    天魔躬身道谢。

    患不救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们不便外出,司命尊与将首又一时难以联系,因此此事只能拜托天魔尽快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乾元明白,妖尊无故病倒,此事非同小可,我定然会用最快的速度,找到司命尊或将首,将此事转达。”天魔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患不救也不浪费时间了,请。”

    患不救躬了躬身之后,转身进入了天御无路窟。

    嗯欺魂水三滴已经尽数让妖尊服下,但是却仅仅让他病倒,根据妖师所言,是低估了妖尊的实力。或许需要再一滴欺魂水方能达成目标。只是欺魂水材料难寻,看来计划又要拖延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天魔眉头微皱,显然对于内妖域判断失误有些不悦。他多次对妖尊下药,虽然做的天衣无缝,然而整个妖域仅有他一个外来人员,发生了这般蹊跷之事,他已经隐约感到众人看向他的眼光已经不同。

    此回让他玩出寻找司命尊等人,也未尝没有借故将他调离之意。

    最后一滴欺魂水,想要成功让妖尊服下,恐怕难度更大了。嗯先寻碎黄泉等人。

    天魔心中思索完毕,身形一转,化光而去,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