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7章 关系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27章 关系!

    风云集,农仁堂之中,烛光摇曳。

    游不平,洛花间等四人端坐,俱都一言不发,各自沉稳。

    只有昭云稍显急躁,目光左右乱晃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仆人奉上香茗。

    田步庚笑道:“听归香客所言,二位好饮花茶,正好前段时间农仁堂新得了一批上好的茉莉香茶,还请二位品尝品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洛花间双目一凝,冷觑了游不平一眼。

    他先前不过是先行了少许时间而已,竟已经与田步庚交代了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对于自己的来历,游不平是否也如实交代了。

    田步庚见洛花间眼神变化,心中会意,笑道:“是了,尚未请教朋友高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独醉红尘洛花间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朝着田步庚点了点头,心中也压下猜测,端起茶杯,轻抿了一口,顿时双目圆睁,赞道:“此茶香馥浓郁,又满带着茉莉清香,茶水七分滚烫,入口口感极佳,果真是不可多得之上品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贵客欢喜便好。”

    田步庚哈哈一笑,轻抿了一口香茶,开始切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言归正传,二位忽然造访风云集,恐非单纯路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们来此的目的,其实是为了寻找一人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将茶杯放好,看了看田步庚,最后又落在了游不平身上。

    “千山渡雪,插手我们行动,洛花间此来乃是为了讨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嘿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低笑一声,却不答话,好整以暇地端着茶杯,轻轻吹气。

    田步庚奇道:“哦?是归香客与二位产生嫌隙了吗?嗯莫非是当日天剑君之事?”

    田步庚心中思索,己方与洛花间等人唯一的交集,便是在此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田步庚继续说道:“此事与归香客无关,乃是田步庚请他出手,若是因此耽误了阁下之事,田步庚在此道歉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摇了摇头:“道歉已无用,如今天剑君掌管藏灵珠已是名正言顺,我们也没有了继续谋夺的想法。至于与游不平之间,却又是另外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田步庚挑了挑眉,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,心中好奇,不过却没有继续出言询问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他们之间的私事,自己还是旁观为上。

    洛花间问道:“田堂主可知我们之来历?”

    “英雄不问出处,二位眼神清澈,气质出群,绝非邪恶之辈。田某知此便足矣。至于来历,若是二位不愿明说,田某也不会追问到底。”

    谁都有难言之隐,在江湖浮沉,田步庚深谙这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洛花间闻言,直道:“多谢田堂主理解,只是洛花间有事欲与游不平单独一谈,不知可否冒昧一番,请堂主暂避?”

    “额,可以。”

    在主人家的地盘让主人家避让,这的确是十分冒昧,饶是田步庚阅历非凡,也稍微呆愣了片刻。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点了点头,走出了堂口之外。

    洛花间对着昭云也说道:“昭云,你也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昭云躬身退出。

    游不平这才施施然地说道:“怎么,将人都叫走,是要给我磕头吗?”

    “叔叔!”

    洛花间面色一沉,直挑明两人身份,怒道:“你为何总是要与山城作对!”

    “耶,你莫乱喊,胡乱攀认亲戚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翻了翻白眼,将茶杯放下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们山城世代规定,不允许干涉武林风波,我不过是好心,替你们维持祖训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明知如今山城丢失了彼岸花,正是着急寻回之刻,你为何总是要更加干涉,破坏山城的行动?”

    洛花间面现怒容,游不平干涉山城行动,并不止天剑君一事。另有许多的行动,都因为他的插手而中断、搁浅。

    甚至如今山城之中,都有了若是遇见游不平出手,可暂时放弃任务的规定。

    因为曾有山城之人无视阻拦,继续进行任务,最后被他打断双腿,废去武功,扔到了山城之外。

    若非游不平本是山城王族,单是此事都足以让他进入山城必杀名单了。

    游不平捏了捏眉心,没好气地说道:“彼岸花阴阴森森的,丢失了就丢失了呗,你们还找它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沟通幽冥,看上去十分神奇,但若认真细想,却只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人死为终,盖棺论定,本是天之常数。

    然而彼岸花的存在,却忤逆了这一个常理,能将已死之人灵魄唤回。

    道门之宝,有逆天之称的藏灵珠都不曾有这个功效,只能用于一息尚存之人身上,而彼岸花则是毫无限制,甚至能够将死去多年之人的魂魄唤出。

    若是此事外传,弄花山城绝对会在短短时间之内,被阴谋者算计崩溃!

    如今彼岸花丢失,游不平反倒是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想了想,游不平继续说道:“反正你们祖训都已经违背了,丢失彼岸花,小事情而已啦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不了解情况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已经很久没有回山城了,你可知道奶奶已被暗伤缠身数十年了?”

    “嗯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游不平面色微变,猛然坐直了身子,随后又有些别扭的转了转脖子,再次随意地坐着,只是口中仍是忍不住问道:“她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数十年前,叔父重创来到弄花山城,奶奶一时情急,为他运功疗伤,却不料反被其体内气劲所侵蚀,数十年来日夜闭关,只能勉强稳住伤势不恶化。”

    “哼,既是远避红尘,就不该与外人有所牵连,楼满月虽是温润公子,可却爱花成痴,注定会出事情。可即便如此,你们竟让他将彼岸花带离山城,总而言之一切的后患,都是你们自找的!”

    楼满月与山城的关系,他自然知道,此刻也忍不住怒骂了几句。

    然而骂完之后,又忍不住地责备道:“你既然知道她身体不好,怎么还敢往外边跑?山城虽却无却也不少,以她的身体,怎么能够处理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办法啊,奶奶的强势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苦笑着摇头,对奶奶的强势,对这个叔叔的傲娇显然都十分了解,说道:“叔叔,你长年在外,对于此事难道就没有丝毫的了解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游不平果断摇头。

    洛花间眼神狐疑,游不平否认的太过干脆了,让他感觉其中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游不平说道:“你如今能为虽登堂入室,但是此事牵扯之广,远超想象,你还是不要插手,赶紧回山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知道如今山城有一奇景血色花海吗?”

    洛花间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游不平诧异地看了洛花间一眼,问道:“血色花海?那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该找时间回山城一趟,因为此事,山城早已经无法置身事外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站起身来,说道:“叔叔,我之所以先来寻你,除了告知奶奶的情况以外,便是希望得到你的帮助。叔叔,你会拒绝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游不平闭上了双眼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洛花间却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,笑道:“我与昭云今夜就会离开,劳烦叔叔替我道别,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洛花间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出得堂口,便见昭云欲言又止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昭云,走吧,去下一个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招了招手,两人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田步庚也随后走了进来,见着游不平闭目沉思的模样,不由得笑了笑,温声道:“老朋友,你看顾农仁堂,已经足够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很久了。”游不平应道。

    田步庚道:“你生性洒脱,将你与农仁堂捆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想必也有些闷烦了。老友,田步庚尊重你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狂夫负盛名啊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忽然哈哈大笑,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友,祝你好运。”

    田步庚目送游不平离去,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