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刀胜·刀天下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4章 刀胜·刀天下

    太湖之畔,焰火高张。

    柳无方寻来大锅与柴火之后,便静坐一旁,看着老翁烹饪银鱼。

    银鱼下锅已经有数刻时间,一股浓郁的香气不停地弥散。柳无方鼻翼开合,贪婪地嗅着这股人间美味。

    “单是这股香味,我可以十年吃饭不用菜。”柳无方悄悄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一旁用真力控制着火候的老翁察觉到柳无方的窘状,哈哈一笑,道:“少年人何必如此?太湖之大,银鱼尽有。不如在此归隐,与老头子作伴?”

    这家伙,柳无方想请他出山,他倒反过来撺掇柳无方退隐。

    柳无方虽然嘴馋银鱼,但神智却十分清醒,果断拒绝了老翁的邀请。

    突然,锅中银光闪烁,耀眼刺目。

    老翁眼中一喜,道:“快了,再有一刻,便可开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棒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同样一喜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阵清风突然吹入。一名穿着武士劲装,露出胸前大块肌肉的男子,扛着一柄血色长刀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柳无方看着此人,突然感觉赤龙臂莫名地颤动起来,不由得眼神惊骇。

    同时,男子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,诧异的眼光看向了柳无方。不过很快,他便将眼光移开,投注在老翁身上。

    柳无方心中一紧,身形瞬间移动,护在老翁身前,同时飞絮在手,凝神看着来者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双方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老翁对此却是神色不动,笑道:“你们年轻小伙子血气旺盛,要逞勇斗狠离远点,可别误伤了我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剑花一挽,喝道:“文武千古柳无方在此,来者何人,报上名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柳无方自报姓名的时候,男子眼神波动了一下,旋即身躯一震,血色长刀凌空飞起,呼呼划圈,最后铮然一声,没入柳无方身前地面。

    刀身之上,一个鎏金‘胜’字,异常醒目。

    “生一刀,死一刀,天下谁人堪一刀。刀胜,刀天下。”

    男子轻吟辞号,一步一震地,大步踏前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名小径之上,为妖域一事而再涉红尘的佛识缓步前行。来到中途,却突闻阵阵喊杀声,呼救声。

    佛识步伐一顿,抬头望去,却见远处气焰蒸腾,似发了大火。

    “前往一观。”

    佛识心念一动,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残破的寺庙之内,熊熊焰火似乎要吞灭一切。数十名僧人被捆住,扔在了火焰的中心。

    火火火看着眼前的盛景,高举着斩首镰刀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哈哈哈哈,美丽的火焰之境,你们今生有幸,好好感受吧,这将让你们永生难忘的瞬间。”

    火火火身旁,身量矮小的坤坤儿看着寺庙中挣扎求救的僧人,面色淡然。只有偶然转向火火火身上时,眼神中才会浮现出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相处越久,便越能感受到火火火扭曲的心态,已经完全不似人了。

    突然,一身愤怒的大喝,突兀传来。

    “孽障!莲花降魔!”

    佛识来到,便见到这人间惨状。许多的僧人都被烧焦了,尸油却仍在滋滋作响,散发着一股臭味。当下一股怒火由心而起,一抬手,便是佛门极招。

    “嗯?还有一个臭和尚。”

    火火火转身,镰刀狠戾地斩向急速而来的金色圣莲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力炸开,火火火仓促接招,力有未逮,倒退了数步,口中溢血。

    坤坤儿见状,身形向后一飘,遁入了地面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时,佛识才真正赶到,身形落地,顾不得收敛气劲将地面都踏出两个深深的脚印,便急提元功,佛光再绽。

    “天华日幕。”

    一道圣芒匹练自天而来,受其影响,火势竟有熄灭的征兆。

    而同在此时,火火火也缓过劲儿,死神勾镰挥舞,两道黑芒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魇火流心斩。”

    黑芒之上,突然燃起漆黑的火焰,灼烧着虚空。佛识不敢轻视,双掌一推,掌中浩劲爆发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轰隆大响,周遭地面鼓动,激射烟尘滚滚。寺庙中的火焰也被突来的飓风吹熄了不少。但也因这突然的飓风,让更多的僧人被火焰灼烧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

    佛识强行止住冲击,抬手欲要继续攻击,地面却突然窜出一道黑影,却是坤坤儿偷袭而来。佛识强转身形避开,却仍旧晚了半步,胸前被软剑划破,带出丝丝血液溅射。

    “叽!”

    坤坤儿身形一转,再度攻来。

    佛识元功凝掌,一掌拍出。坤坤儿也并不硬接,借力而退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旁,火火火趁隙攻来,死神勾镰险险划过佛识咽喉,将他肩头划破。

    佛识正逐步陷入了必死之局。

    此时,远处一道流光闪过,现出了拓跋如梦的身形。他默然地看着三人战斗,衣袍下的手掌,却是并指成剑,一股浩然之劲缓缓凝聚。

    他,会对佛识采取杀着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烟都之外,博娴与婉惜两人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婉惜有些不解,问道:“烟都已经被红尘素衣攻破,底牌也被掀起,更存有狮虎族之威胁。博士生为何还要冒险来此?”

    “人世主为人高深莫测,我担心狮虎族一事之下,另有隐情。”博娴不着痕迹地看了婉惜一眼,旋即定定地注视着烟都。

    “稍后我会入内一探,你在此接应。”博娴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嗯,烟都之内情况不明,你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博娴点了点头,刚要说话,眼角却看见两道身影自烟都走出,当下低声道:“有人出现,注意隐匿。”

    两人收敛气息,藏在暗处。

    烟都中,虎宫送着意怀天走出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伤势仍未痊愈,实在不应该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意怀天道:“拓跋如梦救我,必有所图。我在此停留时间越久,入局便越深。”

    虎宫反驳道:“其实人世主为人,并没有江湖传言中那般不堪。至少对于我等,他从未曾亏待过丝毫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身份有别,我所代表的是整个狮虎族,不宜与江湖势力牵扯太深。”意怀天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先回去吧,若有事情,可传讯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少主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意怀天点了点头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虎宫同样回返烟都之内。

    博娴与婉惜两人再次现出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狮虎族人,人世主果然留有暗手。”博娴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真是太狡猾了。假意囚禁,原来只是障眼之法。”婉惜同样说道,心中却已设法,将博娴已经发现此事告知拓跋如梦。

    博娴转首看了婉惜一眼。

    婉惜感受到博娴的目光,心中一惊,面色却不动声色,道:“博士生还要进入烟都一探么?”

    “既已经发现了实情,便不再进入了。先往天绝峰走一趟。”博娴摇头,与婉惜往天绝峰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近漠林中,碎黄泉平静地盘坐在茅屋之前。

    咯吱……

    突然,木门被推开,天魔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权伤势如何?”碎黄泉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无大碍,只是需要些时日静养。”天魔走到了碎黄泉身前,同样盘膝坐下,问道:“听说你来自妖域,加入王权麾下,也是为了借王权之力,助妖域破封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碎黄泉略带惊奇地看了天魔一眼,却只看见黑压压的一片,根本无法看清他的面容。碎黄泉眸子微沉,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可否与我说说妖域的情况?或许,我能在此替你出力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可以。当初妖域被佛乡之祖以自身佛骨舍利封印,只有打破佛骨舍利,妖域才能平稳出世。否则,即便突破了佛乡三座的镇压,也只能算是开了一道通向妖域的大门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毁去佛骨舍利的方法,你可已掌握?”天魔问道。

    碎黄泉摇了摇头,道:“不曾,也许只有佛乡之内,才有记载。”

    天魔沉思半响,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我会替你设法的。”

    碎黄泉闻言,起身道:“我尚有他事待办,需要离开近漠林一段时间。王权的安危,便劳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吗?好,此地我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碎黄泉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天魔微微昂首,注视着碎黄泉的身影,黑袍覆盖下的唇角,露出了一抹笑意。心道:“你已经等不及了么?”

    而碎黄泉同样也感受到了天魔的注视,心中却不禁自问:天魔与王权,真是同心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