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9章 捉摸不透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29章 捉摸不透!

    南武林之地,问天高与求飞掣两人为避开暗之追杀,急急而行。

    奔至半途,倏然人影挡路,势若杀神。

    “再狡猾的狐狸,终无法夺过猎人的耳目。”

    暗单手背负,指捏一抹蝉刃,轻轻擦拭脸颊,淡声开口。

    神态、话语之中,皆充满了十足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哈,谁是猎人,谁是猎物,现在尤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哈然大笑,踏前数步,将求飞掣当挡在身后,解下腰间酒壶猛灌了一口,随即豪迈一抹唇角。

    “进招来吧!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暗轻声应答,倏然黑袍一荡,蝉刃破空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问天高双眼一凛,忽然气劲爆发,将求飞掣推向远处,同时大刀五十丈瞬间出鞘,快愈眨眼,连斩数刀。

    顿闻数声铿锵,蝉刃应声而断,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然而问天高却是瞳孔猛然一缩,身形连续闪动,避让一旁。

    赫见原先被其斩断的蝉刃,跌落地面之后,竟如冰块破碎一般,化水没入地面。

    拟物化性。

    问天高双眼微眯,暗自震撼来者能为,却又忽然内心一凛,忙将大刀五十丈舞成一个圆圈,顿时又是数声铿锵,几柄寒冰蝉刃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问天高目光一扫,却见暗目光转动,朝着远处的求飞掣一挥袖袍,一柄真正的夺命蝉刃,无声急速而近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退开!”

    问天高蓦然一声怒喝,惊得求飞掣匆忙倒退,同时问天高一身功元浩瀚而动,竟发出磅礴巍峨的江河滚滚之声,大刀五十丈上,同爆发惊天刀芒。

    “侠客行冲波折逆川”

    刀式狂舞,势若冲波,逆折河川。

    巍峨刀气豁然而出,如不可跨越之天堑,竟将求飞掣重重围绕,蝉刃虽强,面对问天高极限一式,终也无法突破,力尽而落。

    随即,便见问天高将大刀五十丈横身一转,刀芒竟是不散,反若波涛拍案而回,携更强之势,回击暗而去。

    果不愧是逆波之式!

    暗见状,身形岿然不动,单掌前伸,露出了惨白至近乎不见任何血色的手掌,屈指成爪,凝集浩瀚功元,直接按向了问天高刀芒之上,竟是准备强行挡下此式。

    然而波涛之势,叠叠生威,暗虽有不世根基,却也难以抵抗刀芒之内,叠叠愈上之力,不由得倒退了数步,唇角溢血。

    “呵,有趣。”

    强大的刀芒虽让暗负了内伤,暗却不以为然,甚至不曾擦拭唇角血渍,手腕一翻,便是数柄蝉刃在手。

    问天高双眼微眯,身形一动,便落在了求飞掣身前,低声道:“你先离去,在东面十里处等我,快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求飞掣并不愚笨,知道此刻自己留下,只会成为问天高的累赘,反将他也置于危险之地,当下便点了点头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暗之目光,似乎也随着求飞掣的离去而偏转。

    问天高步伐一动,挡在了暗之身前。

    “高手,与我一战吧,若无法败我,便收起你之心思。”

    暗不答,只是高扬起了捏住三柄蝉刃的右手。

    问天高双肩微沉,全神以对。

    就在极端将起之刻,暗之动作忽然一顿。

    “三招不死,放过那人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招。”

    暗突然开口,随后不待问天高回答,手臂一扬,蝉刃无声而出!

    问天高瞳孔猛然一缩,在他的视线当中,三柄蝉刃倏然竟是消失了两柄,仅仅剩下了其中一柄,直冲自己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对方暗器不可能凭空消失,到底在什么地方?是列成了一线,或是已到了我视线之外?

    问天高双目圆瞪,瞳孔急速转动,企图寻找另外两柄消失的蝉刃。

    然而时不待人,不等问天高有所察觉,眼前一柄蝉刃已然欺到身前。问天高只能暂放其他,专注眼前攻势。

    大刀五十丈急速转动,铿然一声,妙之又妙地顶在了蝉刃刃尖之上,两人恐怖之力爆发,顿时引起阵阵音爆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问天高蓦然高喝,雄劲爆发,就要将蝉刃击飞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蝉刃之上,忽有两重暗劲爆发,一重击散了问天高体内方才凝起之功元,一重直接将问天高击的吐血倒退。

    与冲波折逆川相同的重叠之力?是三柄蝉刃重合到了一起了吗?

    问天高一时受挫,新红高喷,内心却仍旧沉稳,思考着当前形势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在他身后,忽又传来了两道细不可闻的破空之声。

    “嗯?不对!”

    察觉异常,问天高面色一变,暗道不妙,身形猛然扭转,大刀五十丈疯狂劈斩出道道狂暴刀芒,欲要阻挡,然而已经迟了半步,狂暴刀芒仅仅击落了其中一柄蝉刃,另一柄带着急速之势,直接洞穿了问天高之腹部!

    “第二招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暗之声音,如死神索命一般,竟是直接在问天高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问天高身形一僵,而后豁然转身,却见暗指捏蝉刃,如剑而来,直取咽喉。

    问天高瞳孔一刻涣散,却又瞬间凝聚,浑身忽然散发浓烈酒香。

    “侠客行杯酒轻五岳!”

    危机之刻,刀气自生,如酒香散漫,毫无间隙。

    暗一时之间,竟觉无从下手,只能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随后便见问天高将刀一引,酒香刀气横亘虚空,直击而来。

    暗蝉刃偏转,浩瀚功元奋起,将问天高一式引导卸力,转向了左侧,顿时裂地百丈,林木尽催。

    “第三招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暗低声一喝,倏然平举蝉刃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此人绝对是剑道强者。

    问天高双眼微眯,功体运转,内元沸腾,随时皆可激发破限之能。

    然后就在此时,互见暗微微侧头,似是有些不悦地冷哼了一声,随后收起功元,也不再言语,身形一转,竟尔化光消失。

    “嗯?人无故离去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见对方离去,也不追赶,只是心中疑惑更甚。

    以对方表现出来的能为,隐约间犹在自己之上,然而就在胜券在握之刻忽然退去,启人疑窦的同时,也更让人难以摸清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此人非凡,日后需要好生提防,先与求飞掣汇合。”

    人已离去,多想无益,问天高处理了一下自身伤势之后,便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