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1章 我好柔弱啊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31章 我好柔弱啊!

    晨曦,初阳,露水凝珠。

    水珠之上,倒映着一条踌躇不愿远离的倒影。

    碎黄泉面上郁结之色日渐增重,他知道自己不该耽于这般感情,却总是无力控制,哪怕因此已经耽误了自己的任务。

    妖源如今逐渐复苏,这也代表着妖域与人间友好的关系将会得到持续,同时也代表着两境即将到来的互通有无,以及妖域对人间更深入的了解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为了乐无忧的安全,他势必不能再像如今这般远远看着他,甚至连靠近鹿饮村,都不敢。

    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种情绪,让他愈发踌躇不愿离去,希望趁那日尚未到来之际,多看乐无忧数眼。

    忽然,碎黄泉眉眼一动,匆忙躲避身形,披乱了一身的露水。

    鹿饮村内,乐无忧推门而出,看了看又是一日艳阳天,面上仍是不便的温和神情,只不过目中神光闪烁,显然重修之路,已得成果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武骨倒是超凡,远在舞衣之上。”

    碎黄泉见状,先是失声笑了笑,随后面色有突然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无他,盖因他想到了乐无忧一身武骨,有可能是继承了其父资质而已。

    “哼,不论你是谁,胆敢抛下舞衣母子,若叫碎黄泉遇见,定让你见识何为无生之力!”

    碎黄泉心中暗骂了一句,正要举目再多看乐无忧数眼,却忽然感觉有人靠近,不由得心中一凛,猛然转身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一道黑袍身影,正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,也不掩饰身形,泰然地走向了碎黄泉。

    “是你,天魔乾元!”

    碎黄泉双眼微眯,冷然注视着不断靠近的天魔。

    虽然是他引天魔进入妖域,但是并不表示碎黄泉会信任此人。相反,因为两人都曾在血为王手下共事,他对这个连王权都无法看透之人的警惕,远超他人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妖域八大将之首的无生之力,竟也有如斯温情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天魔来到碎黄泉身前三丈,先是看了看远方村落,而后笑着对碎黄泉说道。

    碎黄泉面色愈沉,冷声道:“你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自上回两人见面,天魔言语之间便似有透露,此刻他既知前来此地,更是让碎黄泉心中确认了此点。

    但是天魔对此事了解程度为何,碎黄泉却也无从猜测了。

    “耶,将首不用动怒,乾元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天魔摆了摆手,目光却又巧妙地看向了鹿饮村之内。

    碎黄泉见状,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担心天魔会以乐无忧的安危要挟,毕竟如今箫独缺伤势已经痊愈,以他的能为,足以护全乐无忧。他所担心的,是乐无忧是舞衣后人的身份被曝光,引来妖尊的注意。

    同时也担心这种身份,会让乐无忧陷入困窘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妖域待着,来此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碎黄泉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天魔闻言,低声一叹,语带担忧地说道:“实不相瞒,乾元此回外出,乃是为了转达将首与司命尊一个讯息王,他病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说什么?王病倒了?”

    碎黄泉闻言一愣,旋即怒视天魔,喝道:“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,快说清楚?”

    天魔道:“此事莫名,妖尊便是忽然病倒了,我们也同感疑惑,因此才会仓促外出,寻将首与司命尊回返妖域,商讨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碎黄泉冷哼一声,不再接话,架起遁光便快速往天御无路窟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,碎黄泉已经回归,接下来只要在寻得司命尊,便可往寻欺魂草了。至于此地与碎黄泉究竟有何联系”

    天魔目送碎黄泉离去,低声呢喃片刻后,目光忽又看向了鹿饮村。

    “也罢,其内有一强者,便暂时不深入探究了。”

    箫独缺的气势虽不曾爆发,但天魔同处绝巅,自然能够有少许感应,因此也不敢妄动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恶魔道之内。

    经历聆音怒闯之后,随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时辰,恶魔道之内,仍旧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尤其是众人居住的村庄,都在极招之下毁于一旦,此刻恶魔道之人正在收拾残垣,搭建临时居住安身之所,一个个面色仍带余悸,眼中充满了迷茫。

    而在神伏殿内,罕见的并没有大摆宴席,因为恶魔道之内的粮食,同被聆音至极一式,毁坏殆尽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,我不依,我不依啦。早知道我就不玩,早点将那个坏女人打死啦。”

    祸苍生正坐在神伏殿门口处,双腿乱蹬,哭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粮食被毁,就意味着他最喜爱的宴会,再也不能摆了。

    在祸苍生身侧,已经暂时处理好了伤势的曲伏,面色苍白地站立着,一双眸子满是冰冷,丝毫没有因为祸苍生的哭泣或是凶名而有任何的收敛,用同样好似不待任何温度的语气,禀报着此回的损失统计。

    “此役恶魔道折损强者八名,普通成员三十一名。居住建筑除神伏殿外,近乎全部毁坏,粮仓同样被毁,粮食尽数化作齑粉。”

    “哇哇呜呜呜,我好柔弱啊。”

    祸苍生听完,顿时躺在了地上,不断地打滚,哀嚎。

    曲伏却丝毫不为所动,微微低头,盯住了祸苍生。

    “此回除去那三人之外,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现身,但是却有十多名强者消失无踪。魔首,他们都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祸苍生滚来滚去,沾染了一身的灰尘,说道:“可能他们悄悄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曲伏面无表情,将一封情报抛向了祸苍生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新传来的情报,你让他们外出袭击道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肚子,我的肚子好痛啊。”

    祸苍生忽然捂住肚子,一蹦而起,撒腿儿跑开了。

    曲伏俯身将情报收起,目光幽冷地看向祸苍生远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在不知不觉当中,原来祸苍生早已经瞒住他做下了这许多动作。

    “中原正道,卧虎藏龙,以恶魔道之力,根本无法与之抗衡。魔首如此作为,是尚有我不知道的依仗,或者是别有图谋?”

    一个聆音,爆发起来几乎将恶魔道都毁去了。而曲伏相信,中原武林,似聆音这等级别的强者,绝对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“魔首,希望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曲伏转身,一瘸一瘸地远离了神伏殿。

    道门,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上清殿内,天华君看着手中情报,一直皆纠结在一起的双眉,总算是舒缓了少许。

    “儒释二教动作倒是神速,根据情报而言,已经有输出道观因受到二教援手,避免了被屠杀的厄运。反倒是道门本宗,此等紧急之事,为何尚未有回应?”

    天华君想着,眉心有禁不住纠结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信鸽飞回,天华君匆忙拆下书信,却发现竟是玄机所传。

    “嗯?教尊传讯嗯原来往道门本宗之信,被他拦截了下来,他让我暂时不用想本宗求援,只需让儒释二教出力即刻,教尊到底有何谋划?”

    天华君将书信收好,又开始沉思猜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章完